第六章:烦人的小子

时间:2015-01-21 11:38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新的一天开始,昨日还是缠/绵不离的恋人,今日就形同陌路。我忽然觉得这一切就是我花心的报应,我辜负了莉香,又和别的女孩纠缠不清,所以乔贞儿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

 

不知道是哪个活腻的把我和贞儿之间的事传了出去,更可恶的是还添油加醋,说我灌醉了柯涵在宿舍里准备那啥的时候被贞儿撞了个正着。

 

我不知道这些小道消息是哪来的,我只知道我第二天刚到休息大厅的时候,柯涵男朋友陆安哲再一次出现了。

 

这一次,我才真正看清楚他的长相,身材瘦长,留着老实的平头,肤色微黄,五官勉强还算周正,但又不知怎的有种尖嘴猴腮的感觉。

 

我还以为这小子又是来找茬儿,可当他看到我的时候,居然众目睽睽之下双腿一瘫,跪在我跟前求我离开柯涵。

 

被他一闹,这事更加火上浇油一发不可收拾。不等我第一天上桌发牌,主管就把我叫到办公室一顿臭骂。说什么我乱搞男女关系,私生活不检点,还警告我收敛一点。我当时真想和他顶回去,可一想到我以后还要在娱乐城混,只得忍气吞声。

 

下午我第一次上桌发牌,来玩的人比较少。我就拿着扑克牌坐在台面旁,傻愣愣的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群。

 

正当我怔怔失神时,有人坐到我身边,凑到我耳边问:“喂,荷官,发什么呆呢?发牌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他,他穿着一身穿白色西服,里面配着粉红色的衬衣,戴着一副搞怪的蛤蟆镜,看起来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正嘻嘻哈哈哈地冲我吆喝着。

 

我看了看空荡荡的赌桌,妈的,这小子逗我玩呢!你一个人玩个毛的德州扑克,还叫老子发牌?药磕多了吧!

 

“先生,不好意思,德州扑克是二人以上的游戏。”我尽量耐着性子道。毕竟他是客人,我也不好得罪他,要是被他投诉了,那以后升星就麻烦了。

 

“你不是人么?”年轻男子依旧一脸嘻哈相儿。

 

我被他逗笑了,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有见过客人和荷官玩牌的么?再说了荷官准则第一条,不得在工作的场子赌博。

 

“先生,要不你等一会吧,等有玩家了再开局,荷官是不能参与游戏的。”我尽量恪守本职,再次劝说道。

 

“真无聊,这地方已经够无聊了,没想到荷官也这么无聊。”他悠闲地靠在转椅上,说着拿下了蛤蟆镜。

 

我这才看清这小子的长相,没想到他长和棒子国的当红明星都教授很像,属于那种温暖的奶油小生。他好奇地冲我微微笑了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啊,小子,你是不是新来的?”

 

我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你叫什么名字?”

 

“傅铭。”

 

“多大啦?”

 

“二十三。”

 

“有没有女朋友啊?家里几口人啊?”

 

我实在受不了了,呼出一口气:“大哥!你有完没完?”

 

这小子见我这样还乐了,在一旁自顾自笑了起来。我忽然感觉我以后我出门一定要看黄历,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早上被主管骂,下午还要被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烦。

 

而就在我准备想怎么摆脱他的时候,组长过来了,他凑到我耳边和我说:“今天负责VIP德州的荷官生病了,现在你过去代他发牌。”

 

真是天助我也,终于可以摆脱这小子了,我站起来二话不说就离开了赌桌。

 

我怀疑要是我继续待在这,这小子还要滔滔不绝的话,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动手打他。真是太TM的烦了,昨天贞儿的事情已经弄的我够头大的了,还有柯涵……

 

来到VIP包厢门口,主管已经在那等着我了,他就是今早骂我的那个,姓张,一脸衰相满脸麻子,我们都私底下喊他张麻子。

 

“傅铭,你来了?我跟你说,今天这里面的人都是重要客人,你发牌的时候要是敢出什么岔子,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张麻子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我看他八成就希望我出错。

 

此时,一张椭圆形的赌桌旁已经坐了四个人,我先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开始娴熟地发牌。坐在我正对面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长得挺有老板范儿,穿着一身阿玛尼黑色西装,手上带着一块金色劳力士表。他旁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妩媚女孩,也是一身名牌,什么香奈儿的发夹啊,Karaganda的外套,一看上去就感觉十有八/九是被人包/养的小蜜。

 

旁边还有一位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一件不知什么牌子的T恤,手上带着一块万宝龙手表,拿着手机一直在聊天。

 

另一位则是个大美女,也是最抢眼的一个,她穿着一套紧身亮蓝色小西服,一头栗子色的大波浪卷发,瓜子脸柳叶眉,模样挺标致的。从我坐下来时她就一直在盯着我看,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三圈牌下来,玩手机的年轻男子输了二十万美金,样子看起来不痛不痒仿佛在玩过家家似的。西装美女则一直在赢,差不多赢了八十万左右,运气好得不可思议。每次跟牌下注她都会沉思片刻,神情捉摸不透,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中年男子打牌很浪,不管什么牌他都要跟进去看看,而且还特喜欢偷鸡,上把牌西装美女拿着一副AA,他拿一副22,他就使劲的朝台面扔筹码,要不是最后发出一张A来,我估计西装美女都要弃牌了。

 

倒是坐中年男子旁边的那个妩媚女,玩牌一直很谨慎。凡是她要选择跟进去玩的牌,基本都是大牌,就连四条K她都装作一副忧郁的样子跟到最后,好几次其他人都被她的演技给骗了。几把牌下来她赢的钱都快超过西装美女了,要不是她刻意只玩大牌,估计早就翻几番了。

 

话说回来,他们赢多少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关心的是小费。给他们差不多发了两个小时牌,也就中年男子和西装美女给了我一些小费,那年轻男子心不在焉,那妩媚女又小气得要死。

 

我默默统计了一下,放在我身旁的小费筹码,也就一千多一点。之前我还听说,什么VIP发牌一个小时几千到上万不等小费,难道我今天真的倒霉?两个多小时才一千多?

 

发了两个小时牌,我手有些微微酸痛,也不知道主管有没有准备找人来换我,还是说要我这样一直发下去。

 

“荷官,你怎么只‘旺’美女呢?这么久了就给我拿过一次好牌。”此时中年男子松了松领口的领带,用一口带着广东腔调的普通话对我说。

 

我礼貌一笑回道:“老板,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嘛。说不定等下您就能拿到大牌了。”

 

听我这么一说,男子嘴一咧笑了起来:“呵呵……你这荷官说的话,我喜欢听。”说完朝我丢了一枚大面值的筹码,我定眼一看居然是一千!

 

心里顿时有些暗爽,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就相当于我之前的一个月工资了。就在我感概之际,包厢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男子。

 

“哟,黄总,阿杰,你们都在这啊?!怪不得我在外面没看到你们。”进来的居然是之前在大厅那个烦人的小子,这小子一见了我,又自来熟似的冲我笑道:“没想到荷官你也在这啊!真是巧啊,看来今天不玩两局我都不好意思了啊。”

 

中年男子见他进来,脸部不自然的抽了抽:“阿K,今天我们是友谊赛,主要是陪美女随便玩玩,你小子来凑什么热闹?”

 

阿K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西装美女又看了看妩媚女道:“黄总,你真不够意思啊,有美女的牌局怎么能少得掉我呢?也不介绍介绍我认识?”

 

被叫做黄总的中年男子冲他翻了个白眼,很不情愿的和他介绍了一下。

 

西装美女叫Shirley,是新加坡人,本来是在香港和黄总谈生意的,借此机会黄总送她回新加坡也就坐船来放松放松。妩媚女则是黄总的“女朋友”,名字叫小欣。

 

至于那个年轻男子则叫阿杰,是个富二代,是天女号常客,有事没事就在娱乐城玩德州,输钱如流水。

 

之前我还好奇来着,黄总怎么这么不待见阿k。之后黄总跟Shirley介绍阿k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小子竟然是个职业牌手,常年游走在各种娱乐场所,专门靠打牌为生,自己也有一些家底。

 

Shirley随手拨了拨她那一头大卷发,冲阿k优雅地笑了笑,“没想到你就是传闻中的All-in(全押)K?”

 

“哈哈,没想到美女也听过我的外号?也不知道是谁帮我取的这外号,让你见笑了。”阿K一脸贼笑道,“不知道美女待会儿有没有空?我们去喝几杯?”

 

“阿K!你是来玩牌的还是来捣乱的?”黄总阴沉着脸道。

 

阿K干咳两声尴尬的笑了笑:“玩牌,玩牌。荷官,加我一个,发牌。今天我就陪各位玩玩,黄总不好意思了啊,又要你破费了。”

 

黄总白了他一眼:“这话说得太早了吧!”

 

我也懒得理会他们,开始自顾自的发牌,只是时不时打量一下阿K和Shirley。我觉得这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对德州扑克也研究过一段时间,虽不敢说厉害,但也略有小成。

 

几局牌下来,我也有些知道了他们两的一些套路。Shirley喜欢玩起手的大牌,阿K喜欢玩杂牌。

 

不过可以看出,两个人都是高手。在坐五个人,他们两一直在赢钱,除了小欣保持不输不赢的状态,阿杰和黄总一直都在输钱。特别是黄总,半个小时下来已经买了好几次筹码了,每次买入都是五十万起步。可我的小费还是少的可怜,自从黄总给了那一千之后,就再没有人给过我小费了。

 

那死阿K,说什么大家也算认识一场了,也不给点小费的。我心里一直在诅咒他输钱,可偏偏每次都是他赢。

 

我此时的状态就好像在看小电影,只见别人爽,自己憋的要死!就冲黄总和阿杰那技术,我怀疑要是我坐下去玩,估计也能赢个十几万。

 

“妈的,不玩了!怎么感觉老子一直在送钱!”黄总在也忍不住把手牌一丢,骂了起来。

 

小欣见状,把身子靠了过去伏在黄总身上嗲声嗲气的道:“黄总,您别生气。这次可是陪Shirley来玩的,你累了就休息休息,要不叫任霖来替你玩。”

 

黄总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和Shirley道了个歉说自己状态不是很好,要不叫自己的保镖来替自己玩,自己先下去休息休息。

 

Shirley微笑点点头道:“那黄总您先去休息吧,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在玩几把也不玩了。”

 

“那怎么行,你难得出来玩。我可是答应过你哥哥要好好招待你的,既然出来玩就要玩的开心,等下叫任霖来陪你玩。我先去休息一下,等下晚上一起吃饭。”黄总说完叫小欣好好招待Shirley,便自个儿走出了包厢。

 

没一会儿,一个高大威武年轻英俊的男子走了进来,想必这人便是他们口中所说的保镖任霖了。小欣见到他的时候还冲他挤了个媚眼,一副很暧/昧的样子。我一看心里就开始各种揣测起来,这两人肯定有一腿。想着想着,我就开始替黄总默哀,自己带了绿帽子还不知情。

 

一想到这里,我就想到了贞儿昨晚和郑浩接吻的场景!心里一阵莫名的鬼火!

 

任霖的到来倒是替黄总赢回不少筹码,我也对这个保镖好奇了起来,真没看出来他也是个德州高手。很快台面上就变成了三足鼎立的形式,阿杰输了许多钱之后开始便的谨慎,小欣属于打酱油,Shirley和阿k、任霖三人不断的明争暗斗。

 

而我的小费一直没有增加,我发牌的兴致也越来越低,恨不得快点结束,我手酸得快断了。

 

也许是我的祈祷真的灵验了,这一次五个人居然都没有弃牌,而且注码也下的越来越大,还没发三张公共牌,低池都快超了一百万了。我试着“读”了一下每个人的手牌,我估计阿K的手牌是同色牌,因为这小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牌。

 

Shirley的手牌我估计是“起手对”,至于任霖的也差不多是“起手对”。其他两个人的,阿杰最多就是AK、AQ之类的牌,小欣的很可能也是“起手对”。

 

分析之后,我发了三张公共牌,分别是黑桃A,梅花9,红桃Q。轮到阿杰说话,他直接加注到10万,阿K跟,Shirley跟,任霖也跟了,小欣选择了弃牌。

 

发第四张牌,红桃10。现在台面上分别是黑桃A、梅花9、红桃Q、10。这种牌面阿杰一点也不退缩,我估计要么他是三条,要么就是顺子,Shirley很谨慎除了跟注没有其他动作。

 

这时阿K加注了一百万!

 

我暗暗咽了咽口水,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按照其他人的“动作”来分析,在坐的很可能就他的牌最小,现在居然下注一百万?不过也好,输死你小子,谁叫你这么抠,一点小费也不给我!

 

“四百万!”阿杰开口道。

 

当他叫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我有种想叫主管的冲动!现在台面上已经过千万了,妈的第一天发牌就这么大的局?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他们赌是他们输,关我屁事。我手有些开始颤抖了,点筹码的时候,我也小心翼翼,生怕数错了。数好筹码后,我便对阿K说:“到您说话。”

 

他笑了笑看了看阿杰,反而问我说:“你说,我要不要跟呢?”

 

我被他问得莫名其妙,看他那一脸贱贱的坏笑,我恨不得输死他,巴不得让他跟,但我知道我只是一名荷官,不能唆使客人玩牌。于是我只得淡淡道:“对不起,荷官不能参与游戏。”

 

“无聊,真是无聊。荷官,你说话口不对心啊。我看你样子很希望我跟嘛,怎么?读出我的牌了?”阿K嘴角上扬,冲我扬了扬眉。

 

我发誓,要不是因为工作我就一巴掌拍死这小子!

 

“你到底玩不玩?”这时阿杰不耐烦地冲着阿K道。

 

“玩!怎么不玩!我全下了!All-in!”阿K把面前差不多七百万的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我心里一紧,这小子不会真的傻了吧?虽然有些讨厌他,不知怎么心里还是有些不希望他输钱的念头,不过也只是一些。

 

任霖弃牌道:“这么大的局,我就不参与了。等下输多了,要被骂的。呵呵……你们玩。”

 

Shirley犹豫了片刻,皱眉看着阿K道:“你是顺子?不过也不至于All-in吧?我赌你还在听牌。我跟了,七百万!”

 

听牌也就是指还在路上的牌,Shirley说阿K还在听牌,那就证明阿K这小子一直都是在打心里战。最后一张牌要是没有发出他想要的牌,他就拜拜了。不过我到是挺佩服这小子的,心里开始好奇他到底是什么牌。

 

阿杰前前后后也下了许多注,此时叫他弃牌肯定也是不可能的了,他硬着头皮也跟了下去。由于阿杰和Shirley的筹码多过阿K的,所以接下来就变成了Shirley和阿杰的对战。

 

阿K全下了,只要等着摊牌就好,至于Shirley和阿杰接下来下注什么的也与他无关了。他点燃了一支万宝路,坐在一旁悠闲地抽了起来。

 

我偷偷打量了一下Shirley和阿杰,Shirley还镇定自若,阿杰则不一样了,只见他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我开始发第五张公共牌,居然是红桃A!现在台面上的牌是:黑桃A、梅花9、红桃Q、红桃10、红桃A。

 

Shirley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优雅地宣布道:“All-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