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失误

时间:2015-01-21 11:38来源:未知作者:HeLin

她All-in了!Shirley全押了!难不成她是四条A!或者同花顺?!

 

我顿时屏住了呼吸,开始猜测起她的底牌,现在的局面,偷鸡是绝对不可能的。先不说能不能偷阿杰的鸡,一个阿K已经让这把牌变成了不可偷鸡的局面了。

 

现在她全下了,那就证明她的确是有牌的,最小也是三条!

 

阿杰深吸了一口气试探道:“你是同花顺?”

 

“不是。”Shirley摇了摇头。

 

“确定?”

 

“确定!”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跟了!All-in!”阿杰一下把面前的筹码全部推出,放下手中的手机缓缓站起来翻开了自己的手牌:“黑桃JK,顺子!”

 

Shirley伸出食指摇了摇:“这把牌多亏你救了我,主池我赢不了,可边池也够我拿回这次的本了。”说完她摊开了手里的牌,梅花A、方片A!加上公共牌的两条A,Shirley居然是四条A!

 

我一直认为Shirley是起手对,但我没想到她居然是AA起手!从一开始她就领先,三张公共牌发出的时候,她已经是三条了!她一直在赌,她在赌最后一张牌!没想到最后一张牌真的发出了一条A。

 

我有些开始佩服Shirley,没想到这个女人城府这么深,从一开始她就只是跟注。最后发出A的时候,她也是装作无所谓的态度,而且阿杰还问过他是不是同花顺,她说不是。

 

按照Shirley这种打法,要是换做我是阿杰,我也会认为她是同花顺,在确定了她不是同花顺之后,作为手拿顺子的阿杰百分之百以为她在偷鸡!

 

“好了,我看今天就这么结束吧,也差不多该吃饭了。”阿K站起来,把主池里的筹码开始朝自己位置上拿。

 

阿杰一把抓住他的手,怒斥道:“你干嘛?!”

 

阿K笑了笑:“能干嘛,拿自己赢的钱呗,阿杰啊,认识这么久你的牌技还是那么烂。”说完翻开了自己的底牌红桃JK。

 

阿杰一下没反应过来:“人家四条A,你这什么牌?”

 

而坐在一旁没说话的任霖和小欣脸部都微微抽搐了起来,Shirley好像已经读出了阿K的手牌,并没有多惊讶,只是自顾自玩弄着手里那最后一枚筹码。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阿K的手牌拿到了中间,和公共牌放在一起。作为一个荷官,牌局结束之后,要把最大的牌拿到中间,然后把公共牌和客人的手牌凑在一起形成最大的牌。

 

“红桃JK,加上公共牌红桃Q、10、A,同花顺胜!”在我宣布出结果之后,阿杰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双手抱头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Shirley微微笑了笑:“All-in K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我相信一早你就读出了大家的牌了吧?”

 

阿K回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哪有,我只是一直在跟注而已,至于All-in嘛,我也是在赌。要是最后一张牌没有发出红桃A,现在输钱的可就是我咯。”说着他抓起几枚面值五千的筹码丢到了我面前道:“这次还要多亏荷官,这么大的牌都发得出来。荷官,等下我请你喝酒。”

 

到了这会儿,我知道他们都不打算玩了。阿杰站起来用手指捏了捏鼻梁,一副很疲惫的样子:“这次输大了。”

 

阿k搂住他的肩膀道:“你小子,这么烂的技术还跑来玩这么大的局,活该,没输死你已经不错了。”

 

赌局结束了,大家都准备收场了。我叫人进来把大家筹码整理好,拿了阿K给的小费之后,正准备走出包厢时。

 

Shirley路过我旁边,冲我神秘一笑低声道:“谢了。”

 

我听了一愣,什么意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Shirley就走出了包厢。我站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和我说谢谢了?她为什么要谢我?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回头看了看有些杂乱的赌桌,看着凌乱的扑克牌,和他们每个人位置上的筹码……等等!那是什么?!

 

趁整理筹码的人还没来的时候,我赶紧回到了赌桌。看了看四周,我的心跳顿时如擂鼓!我这时才发现,削牌少了一张!!

 

发最后一张公共牌的时候,我居然忘记了削牌!我顿觉口干舌燥,见四周没人,我赶忙把扑克牌整理好。幸好包厢里没有摄像头,不然的话这场牌局的损失就算卖了我也赔不起!

 

所谓的削牌,就是每发一次牌都要削一张牌,比如说我现在发前三张公共牌,我要先盖掉一张,然后发出三张公共牌,接着再盖一张,发第四张,再盖一张,发第五张。刚才那一把,我居然忘记盖牌了就发出了第五张牌!!

 

我好奇的翻了一下扑克牌的下一张牌,心跳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要是被谁知道了,那我荷官也不用做了。不止这样,还有刚才的牌局还要我来赔偿损失!

 

正当我六神无主时,整理筹码的服务员已经进来了。我慌忙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忐忑不安的离开了包厢。

 

我想可能只有Shirley发现了我忘记削牌,其他人肯定没发现,不然的话之前早就暂停牌局了。我安慰着自己不用太紧张,反正现在赌局已经结束了,死无对证。

 

只是Shirley她为什么要和我说那句谢谢?她到底是什么意思?真心谢我?我看未必,难道说她是在提醒我什么?

 

我感觉今天是十分混乱的一天,而且运气也是差到了极点。

 

我心不在焉地走进休息室,除了一些平常认识的荷官之外,还有贞儿。她见我进来,看都不看我一眼,马上就离开了休息室。我本想和她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听说了没有?郑浩好像包了整个Theme餐厅请乔贞儿吃饭。”

 

“听说了,这件事情现在都成了整个天女号的热门话题了。”

 

“可不是,听说郑浩的叔叔可是天女号的股东之一呢。”

 

“真浪漫,要是谁包一个餐厅请我吃饭,我直接就嫁给他了。”

 

……

 

休息室是最八卦的地方,平时大家没事都会在休息室里闲聊。我听着众人嚼舌根,心里忽然一阵微微刺痛。

 

郑浩居然包了Theme餐厅请贞儿吃饭?看来富二代泡妞确实是我们不能比的。有哪个女的能拒绝得了这种金钱浪漫的诱/惑?我苦笑了笑,我和贞儿是不可能了。

 

可能是由于我来到了休息室,大家讨论着就把话题转向了我。有几个还来问我和贞儿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懒得解释就只好跟他们说我和她只是朋友罢了。

 

虽然大家都不信,可现在的状况,我和贞儿到底谁是谁的谁都无所谓了,说不定这些人表面上善意的人,此时正在心里暗暗嘲笑我呢。

 

我本打算在休息室等陈超然下班,让这小子陪我去喝几杯。可他却迟迟没有出现,在我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他发了个短信告诉我说和张小琦有点事,今晚不回宿舍了。

 

这年头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我只好一个人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我想去Theme餐厅捣乱,可又没有那个勇气,我想和贞儿解释,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想到贞儿和郑浩接吻时的情景,我心里又有那么一团无名野火烧了起来。

 

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我只得爬起来去酒吧喝两杯。

 

来到灯红酒绿的酒吧里,我用今天赚取的小费筹码点了一杯威士忌。(娱乐城的筹码在天女号上都是通用的,所以大多数人身上都是不怎么带现金的。)

 

这是我第一次喝威士忌,以前总觉得这种太烈的洋酒肯定很难喝,可今天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刚喝完第一杯,阿K那小子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