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金钱的诱惑

时间:2015-01-21 11:37来源:未知作者:HeLin

“荷官,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啊?”阿K和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我没有理他,低着头摇晃着手里的酒瓶。

 

“怎么?有心事?”他坐在我身旁的转椅上,继续问道。

 

我扫了他一眼,淡淡道:“你问这么多干嘛?”

 

阿K咂了一口洋酒,道:“我看你今天就心不在焉的,怎么和女朋友分手了?还是被领导骂了?”

 

说真的,我平时就不怎么喜欢长的一副小白脸样子的男人,更别说长的一副小白脸话又多的男人了。我拿起杯子,离开了吧台,不想在和那小子坐在一起。他就像只苍蝇一样,整天在我耳边嗡嗡地吵来吵去。

 

我找了处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还没等我屁股坐热,阿K又跟了过来。我正想说叫他离我远一点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让我顿时如五雷轰顶。

 

“今天你忘记削牌了。”

 

我立马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们,这才咽了咽口水道:“你想怎么样?”

 

我心想今天要不是我忘记削牌了,你小子怎么输的都不知道,现在提起这件事情来他到底想干嘛?

 

阿K死皮赖脸地笑了笑:“别紧张,今天还多亏了你。不然的话,我的钱都要打水漂了。我只是想请你喝杯酒,谢你一下。”

 

说着他弹了一个响指,又点了一瓶威士忌,给我倒了一杯示意我干杯。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我知道他绝不是单纯想请我喝酒这么简单。

 

随便喝了一口,他放下酒杯问我:“你想不想赚钱?”

 

我有些疑惑,他为什么问我这个?

 

“当然想了,我来这上班不就是为了赚钱的么?”我故作冷淡道。

 

阿K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耳边神秘兮兮道:“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帮忙,如果成功了的话,我给你一百万作为报酬。”

 

我心里顿时一阵惊涛骇浪,什么事能赚到一百万,他到底想干嘛?

 

看我一脸严肃,阿K翘了翘嘴唇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后天我自己组织了一个赌局。本来我有一个一直合作的荷官,可是最近那荷官好像有点私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临时决定要你帮我这个忙,怎么样?”

 

一百万对我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如果是单纯的发牌,绝对不可能赚到这一百万的。他要我做什么?帮助他出千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到时候被抓到了怎么办?可要是成功了的话,我真有了一百万,那我就不用委屈当个小荷官了!

 

“为什么是我?”我问道。

 

阿K笑而不答,只是拿起杯子缓缓的将液体滑入口中,然后点燃了一只雪茄问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你好好想想吧,如果想好了就来找我,我就住在4021。”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只留下我傻愣愣的坐在吧台旁发呆。

 

我忽然特别紧张,这一百万绝对是一把双刃剑!成功了我就不用在留在船上了,如果失败了,我也不用留在船上了。

 

可成功和失败就是两个概念,今天是我第一天发牌,为什么阿K会找上我这样经验不足的荷官?或者说这是一个圈套?可谁会设计这么大一个圈套来对付我这么一个小荷官呢?

 

我觉得我太高抬自己了,说不定这就是一个机会。我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半杯酒,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我为什么不可以不抓住这次机会?

 

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陈超然在内。因为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要是稍微走漏一点风声的话,我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第二天趁着午休之际,我找到了阿K。我已经做了决定,一百万对于我来说,真的能够达成很多心愿,我不想浪费这次一/夜致富的机会!

 

“你来了?”阿K似乎猜到我一定会来,打开/房间门示意我进去再说。一推开/房门,我便看到了身着杏红色修身小西服的女子,她有着一头美丽的栗色大卷发,竟然是Shirley!

 

她冲我笑了笑:“我们又见面了。”

 

我看着阿K问:“怎么回事?!你们?”

 

阿K笑着点了点头:“Shirley是我的搭档,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Shirley和阿K是搭档?我忽然感觉我似乎进了不该进的地方,而且还参加了不该参加的事,我觉得我卷进了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里。

 

“你不用大惊小怪,我们大家在一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钱。其他的都不重要,这次我很高兴你能来。”阿K递给我一支万宝路。

 

一支烟的功夫,阿K分配了我要做的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的确是要我帮助他出千。

 

这次来找他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一个荷官唯一能赚快钱的方法莫非两种。第一种卖肉,不过这种方法明显我行不通,第二种出千。

 

为了保险,在和阿K他们达成协议之后,我要了一笔定金。我的心理价位是二十万,没想到阿K直接给了我一张存有五十万筹码筹码卡。

 

拿着筹码卡,我第一时间回到了娱乐城,找了平时关系还不错的一个筹码部门的同事把筹码兑换成了钱存到了我的银行卡里。

 

按照阿K的意思,我当天所做的事情十分简单,他会给我一副特制的扑克牌。只需我“晒牌”的时候,告诉大家这是一幅正常的扑克牌即可。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第二个任务就是只要阿K说“想喝红酒”,我就装作不小心洗牌失误,把牌弄乱,让它们飞得到处都是。

 

我不知道他具体要怎么操作,但我知道我只需做好这两件事情就可以了。虽然这两件事情听起来蛮轻松的,但做的时候一定要稳住自己,只要出一点差错被抓住,我就真的死无葬生之地了。

 

阿K他们能出一百万找我出千,那他们肯定有自己脱身的办法。就像阿K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Shirley和他合作一般,他有着他的底牌。而我的底牌则是阿K,只要我不出错,到时候有突发情况,我觉得阿K会保住我。

 

如果他到时候不管我的死活,那我也只有把他们的阴谋全盘托出,当然这是下下策。最好的结局就是当天能够一切顺利,之后我的日子也将飞黄腾达。

 

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了。按照我做荷官赚钱的进度,大概要做个好几年才能挣到这些钱。

 

我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可我这次竟鬼使神差地答应阿K替他铤而走险。可能是郑浩包餐厅请贞儿吃饭刺激到了我,也可能是我受不了这一百万的诱/惑。然而在答应做这件事情之后,我多少次想把钱退还给阿K告诉他我想退出。

 

要说我怕了,我还真没怕过。以前做混混的时候,一个人拿着一把刀追着一群人砍了一条街我眉头都没皱一下。可能让我真正放不下的还是那些羁绊,贞儿、陈超然、柯涵、恩……还有莉香,那个虽说只有一/夜之情的女孩。

 

等这次事成之后,我肯定不能再在船上久留了,我打算到时候分个二十万给陈超然,然后辞去工作。再过一个星期“天女号”就到新加坡了,或许我能拿着钱去新加坡做点生意,也或者回国发展。

 

一说到新加坡,那里是我不得不去的地方。我之所以会来这艘船上做荷官,是因为我要去新加坡。我要去那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去找我多年未见的母亲和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