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合作

时间:2015-01-21 11:37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我的父亲是一家煤矿公司的老板,算是小有财势,因此非常有女人缘。而我母亲只是他包/养过的一个情/妇,因为意外而生下了我和妹妹。

 

其实那天在KTV里,我说我的身世凄惨并没有欺骗莉香。我母亲离开父亲的时候带走了妹妹,把我留给了父亲。托父亲的福,我生活在组合式的大家庭中,兄弟姐妹众多,没名分的我自然而然成了最不受待见的一个。

 

从小在那个家庭我就感觉到生活很压抑,天生叛逆的性格让我在那个勾心斗角的家庭里寸步难行。

 

我很早就离家出走,整天混迹在社会上。

 

这样一混就是几年,在我辗转回首的时候,不知不觉我就已经二十三岁了。在社会上经历的多了,人也成熟了许多,当我真正认识了“家”的概念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离家多年,再次回家却得到了父亲患癌症去世的噩耗。就连父亲最后一面我都没见到,我没有留恋父亲留下的财产,我只是后悔没能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父亲的去世对我的影响很深,也是因此我没有再打算再做个街头混混。我想找到失散多年的母亲和妹妹,我想在接下来的人生里能够和母亲妹妹一起生活。

 

我从老家的亲戚那里打听到了她们在新加坡的消息,为了去新加坡,我踏上了“天女号”并做了一名荷官。

 

答应阿K的这件事情,或多或少也是为了母亲和妹妹。我不知道她们现在的状况,钱总是能解决很多问题,要是找到母亲的时候她们生活不是很富裕,我希望我至少能够弥补一些什么。

 

下定决心以后,按照阿K的指示我自己躲在宿舍里偷偷练习了几次。我要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只为万无一失!

 

这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大厅的德州扑克桌坐着,正当我思考着阿k要如何安排的时候,主管张麻子找到了我。

 

“傅铭,你去四号VIP包厢发牌。”

 

我转头看了看他,心里有些着急。阿K那小子到底搞什么鬼?怎么还不来通知我?现在主管叫我去VIP包厢发牌,到时候他找不到我怎么办?

 

这些顾虑在我推开四号VIP包厢门的时候全部都荡然无存,阿K和Shirley还有阿杰、和之前的黄总他们已经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了。

 

还有一个人我第一次见,是一个和黄总差不多年纪的男子,身穿一身唐装,端坐在座位上,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以前我见过许多大人物,隐约我能在他身上感受到那些大人物的气息。这男子从我一进门似乎就在打量着我,被他这么一看,我心里也很是不自在,一想起要和阿K一起出千,我便有意无意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一个身穿和服的日本人和一个金色卷毛的意大利人。

 

见我进来,阿K站起来一把抱住我欣喜道:“荷官又是你啊!哈哈,看来我今天又要赢钱了,这荷官可是十分旺我的呢!”

 

说话之际,我感觉到手里被塞进来一个东西。借着触感,我清醒的知道这是一幅扑克牌,看来阿K的计划开始了。

 

我淡定地坐到发牌的位置,一把将桌上的扑克牌拿起来,装作习以为然的样子放进了口袋,然后随手把阿K给我的那副扑克牌拿了出来,开始娴熟地拆牌。

 

“等等!”这时黄总狐疑地看着我道,“干嘛要换牌?”

 

他这么一说,阿杰他们都疑惑地看向我,只有阿K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玩弄着自己的筹码

 

我心里慌张,迅速想了想,立刻放轻松继续拆着扑克牌道:“我用不习惯别人帮我准备的扑克牌,总觉得用自己带的牌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所以我自己带了一副牌过来,希望也能给老板们带来好运,老板们玩得开心我小费也会多一些。”

 

眼看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我又慢慢吞吞的补了一句:“我比较迷信。”

 

说完我朝着他们笑了笑,黄总一听也笑了:“没想到荷官你也信这一套,好好好,涂个好彩头,这个给你。”他说着朝我丢过来了一枚五千面值的筹码。

 

这时我才看清楚,桌面上最小的筹码也就是五千。我深吸一口气,没想到他们今天玩的局如此之大。面值最小筹码五千,那就意味着最大面值的筹码是一百万。这样一局下来,输赢可以到达千万!!

 

我假装淡定地晒完牌之后,开始继续发牌。阿K给我的扑克牌和娱乐城的普通扑克牌没什么区别,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可以肯定这扑克牌背面一定有着常人察觉不了的记号,我没有仔细去观察,我也不敢去观察,要是我的莫名举动被众人怀疑了那我也就玩完了。

 

几个小时过后,阿K赢了差不多几百万,Shirley不输不赢,倒是黄总和阿杰赢了很多。输钱的一直是那个日本人和金毛老外,至于那个唐装中年男子则一直保持着水平线。说实在的要不是他偶尔跟个几把,我真的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此时我的心情已经没之前那么紧张了,洗牌发牌理筹码都井然有序。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推来了,进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他身穿一身黑色西装,刘海刚好到眉毛,眉目挺秀,帅气程度和阿K不相上下。

 

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蓝色裹胸裙的妙龄女郎,女郎红发飘逸,五官精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一丝不明的情绪扫了我一眼。

 

我怎么也没想到郑浩和贞儿会出现,这几天听人说贞儿辞职了,我还猜测她去哪了。此时我算是明白了,看来她两是真的在一起了。

 

郑浩似乎也注意到了贞儿的目光,也朝我看了一眼,还假惺惺地冲我笑了笑。我没有理会他,就算他是天女号股东的侄子,我也不想买他的帐。

 

他丝毫不在意我对他的藐视,自顾自得和众人打着招呼,一副大明星到场的架势。

 

“阿K你小子真不够意思啊,这种大局也不叫上我?”郑浩和贞儿找了一处空位坐了下来。

 

阿K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你鼻子到是挺尖的嘛,这么快就找过来了?不过也是,这是你叔叔的船,有什么事肯定也逃不过你的耳朵。”

 

郑浩笑了一笑,没有回答阿K的话,而是转头开始和其他人寒暄起来。一番交流之后,他居然说也要参加赌局!

 

面对此时出现的意外情况,我暗暗看了一眼阿K,看他是否有什么指示。

 

“荷官你看着我干嘛啊?发牌啊,多一个人多一分钱,有人来送钱还不好?”阿K随意丢给了我一枚筹码叫我继续发牌。

 

郑浩的加入并没有出什么状况,倒是坐在他旁边的贞儿一直让我心神不宁。没想到这么快她竟和郑浩发展到如此程度了,想着想着,我脑子里时不时还浮现出之前和贞儿缠/绵的画面,一想到这个动人的尤/物身旁睡的不再是我,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说实话,我对贞儿的感情多数是建立在她的外貌下的。我喜欢她的外貌多过她内在的东西,我对她的了解仔细想想还真是少得可怜。与其说我不够了解她,还不如说都还没来得及了解。

 

她安静的坐在郑浩身边,手臂有意无意地轻抚在郑浩身上,我尽量忍着心里的邪火,要是平时我觉对马上站起来走人,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

 

可现在,今天,此时,我不能这样做!

 

我开始期望赌局早点结束,期望阿K早点发暗号,我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其他的事情而是认真的发牌。

 

“阿K,你小子今天手气也不好啊!”黄总打量了一下阿K位置上的筹码道。

 

阿K靠在椅子上痞笑道:“可不是,没想到Shirley美女今天手气这么旺,这才半场吧?就赢了这么多了?黄总,你是不是故意带Shirley这么一位高手过来扫场的啊?”

 

被阿K这么一说,黄总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没想到Shirley玩德州这么厉害。”说着黄总又冲Shirley道:“你以前在新加坡也经常玩德州?”

 

Shirley回答道:“偶尔玩一下,我哥哥倒是经常玩,去年他去参加WSOP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也就研究了一段时间。”

 

“WSOP里面的人可都是高手啊,不知道你哥哥怎么称呼?”阿杰这时好奇问道。

 

“我哥哥姓Gan叫颜杰。”Shirley道。(新加坡颜姓念作Gan,和日语发音有些相同。)

 

正当大家边玩牌便闲聊之际,阿K一句话打断了众人。

 

“All-in!”

 

阿K全押了,初步估计了一下他的筹码大概六千多万。按道理来说,这么大的局一般情况下是很少出现全押这种事情。毕竟筹码量太大,没有人会这么冲动。可此时阿K全押,也就代表着他有绝对取胜的把握,如果是我是绝对不会跟注的。

 

可事情总是不按照预料发展,黄总死死盯着阿K的手牌犹豫了很久,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居然跟注了。

 

不仅是他,就连阿杰也跟了下来,连那个日本人也参与了。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我再没有心情去想贞儿和郑浩之间的事情。

 

“既然大家都跟了,我不跟也过意不去了,好,我就陪你们玩玩!我也All-in。”郑浩也做出了选择,跟注之后他一把搂住了贞儿的腰。

 

我看得出他此时也很是紧张,刚被压下去的邪火又冒了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搂住了贞儿,还是因为他搂住贞儿,贞儿还特意朝他胸口靠了过去!

 

这时Shirley突然站了起来,扫视着众人道:“既然大家喜欢玩大的,那不如再加点局外赌?”

 

“局外赌?!”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恩,正好,我新加坡有一套天海湾别墅。是去年我生日的时候,哥哥送给我的,价值三千万新币,折合成RMB大概是1.4亿。不知大家有没有兴趣?”

 

Shirley说完双手优雅地抱在胸前,等着众人的回答。

 

“大家都只是出来玩玩,不用这么认真吧?”黄总脸部有些微微抽搐。

 

日本男表情阴晴不定,倒是唐装男子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好像这张桌子上赌多大都与他无关,而视线都放在我身上。说着的要不是牌局还在继续,我真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好!我赌!”阿K说着从拿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随意的丢在了桌子中间,“这里有1.5亿。”

 

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阿K和Shirley此时两人就犹如赌气的孩子一般杠上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演戏,还是假戏真做!我的思绪变得十分混乱,这么大的局,要是被发现我帮助他们出千,我的下场是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