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出千被抓

时间:2015-01-21 11:37来源:未知作者:HeLin

阿K和Shirley的演技让黄总和那沉默的日本人跟了进去,他们都拿出了相对的价值的东西押上了。黄总押的是自己公司的股份,日本人则是拿出了对应的现金银行卡。

 

等众人商议结束之后,阿K接下来说的话让我神经都绷紧了!

 

“唉,这么大的局,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突然好想喝红酒。”阿K这么一句话,让我全身毛孔都缩紧了。

 

他要我现在失误?!

 

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我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了郑浩搂住贞儿的手臂,手故意一抖,牌全都飞了出去!

 

“ばかやろう!”日本人狠狠地骂了一声混蛋,胡子都翘了起来。

 

“荷官你干嘛!!”

 

就在此时,一巴掌猛地扇过来将我打得天旋地转。我莫名其妙地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回过头来才发现打我的人竟是阿K。我顿时火冒三丈,正想豁出去,他却死死地瞪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这样做能够先发制人,于是我强忍着火气咬了咬牙,心想为了一百万被扇一巴掌也不亏!

 

就当我以为要结束的时候,郑浩居然走了过来,冷不防地一脚踹在了我肚子上。我疼得干呕了一声,一个重心不稳竟然摔倒在地毯上。

 

“你怎么发牌的?!滚下去!”郑浩睥睨着我,冷冷道。

 

“你们要干嘛?牌散了就重新发呗,反正手牌不动就好。”Shirley站了出来道,“不就这么点钱吗?用得着这样?”说完她摇了摇头,轻蔑地斜了郑浩一眼。

 

黄总观察了一下局势马上接话道:“真是的,一点小事就这么点素质?怎么忽然感觉坐在这十分掉价。”说完他嘲讽的看了一眼阿K。

 

“是我冲动了,不好意思。”阿K走过来将我扶起来,还假惺惺地问我有没有伤到。

 

“让各位见笑了,我承认我素质低,这把牌可是我的全部身家了,惭愧惭愧。”阿K说着,从桌上的筹码堆里拿了一枚面值十万的筹码丢给了我,作为道歉。

 

他这么一装模作样,倒是让一旁的郑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在这时,贞儿居然走到郑浩身旁,挽着他的手臂亲昵道:“好啦,亲爱的,你也别生气了,气坏身体就不好了。”

 

我心里顿时酸溜溜的,以前她口口声声喊亲爱的那个人不是我吗?我忽然觉得我和她之间是如此陌生,她真的是曾经那个永不认输,骄傲率真的乔贞儿吗?还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婊/子?

 

我暗暗握紧拳头,用力到关节发白。郑浩,我记住你了!今天踢我踢的很爽?我们走着瞧!

 

“好了好了,荷官你继续发牌。”黄总向我投来一个安慰的眼神,“也真是的,对自己人也下得去手。荷官你要是不想做荷官了,可以来我公司,我保证不对自己人下手,哈哈……”

 

黄总指桑骂槐的嘲讽着我时也在嘲讽着郑浩,他这样更是让我心里的怒火爆棚,也许下一秒我就再也控制不住。

 

我喘了几口气,竭力压制着心情,拿起散乱的扑克牌,重新洗了一遍,开始发三张公共牌。

 

一切都在阿K的计划中,牌局结束了阿K成了最大的赢家。而我却像一只落水狗一般,失魂落魄的逃离了现场。

 

之后我得到了我应有的报酬,阿K 私下把剩余的五十万给了我。拿着这些钱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阿K为他那一巴掌向我道歉。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原谅了他。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说如果有机会以后再次合作。

 

所有的事情看似都结束了,接下来我准备要离开这里。

 

我想过临走前去报复一下郑浩,也想过把和贞儿和我上/床情形公之于众。可这些都只是愤恨的想想,我可没那么无耻。

 

约了陈超然在酒吧,我决定给他二十万,之后去辞职,大后天船就靠岸了,我准备去新加坡。

 

“你真的想好了?”陈超然问我。

 

我点了点头:“恩,我准备去新加坡发展。到时候你有时间,可以来找我。”

 

“妈的!乔贞儿那个婊/子,真亏我以前瞎了眼。她连莉香都不如!什么玩意!还有郑浩那小子,还真以为自己股东是他叔叔了?还不是靠着他/妈和股东睡换来这么一些利益而已。”陈超然为我愤愤不平的骂道。

 

我摆了摆手,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口威士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居然对这种洋酒感兴趣了。

 

“好了,别说了,反正都过去了。我下船以后,也没有机会再和他们见面了。以后我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他们走他们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恩!待在这鸟地方的确受气,要不是我买房子的钱还没赚够,明天也跟着你下船了!”陈超然无奈道。

 

我安慰他说,我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兄弟一场无论在哪都是兄弟。陈超然有自己的女朋友,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希望我打乱他的生活,作为兄弟,我只想看到他过得好就行了。

 

喝得差不多了,我们又买了一些酒回到宿舍喝得天昏地暗。最后我把一张二十万的筹码卡给了他,他没有问我是哪来的,只是一个劲儿地拒绝。

 

在我再三劝说之下,他终于肯收下筹码。拿着卡的时候,这么一个大爷们哭的跟个孩子似得,一直说对不起我,说不能陪我一起走,也不能给我什么帮助。

 

我安慰他说来日方长,要是以后你小子混的好了,到时候别忘了我就行。

 

第二天,我还在朦朦胧胧的睡梦之中时,宿舍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感觉到双手被一个冰冷的东西箍住时,我猛地惊醒了过来。

 

只见两个男人二话不说,粗暴地把我强行架了起来。我大叫着问他们要干什么,其中一个一拳打在我胸口上,痛得我只能吐口水,想叫都叫不出来。

 

我望着一旁还在睡梦中的陈超然,心里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被带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内,就像电影中的牢房一样,墙壁上只有一扇铁杠窗,而我正被绑在房间中唯一的铁椅上。没过多久,郑浩居然走了进来,我愤怒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嘛,难道他想教训教训我?

 

“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啊!”他说着一巴掌扇在我脸上,我感觉脸庞火烧火燎,怒目切齿地瞪着他。

 

“说!阿K在哪!”我一听,一颗心咯噔一下沉到了海底,完了!难不成阿K出千的事情已经曝光了?船不是还没靠岸吗?怎么会找不到阿K?还是说这小子在诈我?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草泥马!你到底想干嘛?”我吼着道。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走进来几个人,我仔细看了看。原来是赌桌上那些人,有黄总、有阿杰、日本人、金毛老外。最令我吃惊的是,竟然还有Shirley?!倒是那个唐装男子没有出现。

 

Shirley怎么还在这儿?她不是和阿K一伙的吗,还是说她也被阿K摆了一道?

 

黄总双手插袋,冷冷地看着郑浩道:“郑浩,我现在不想知道阿K在哪!我想知道我的钱在哪!荷官勾结客人出千,这件事情你们天女号要全权负责!至于你怎么处理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拿回我的钱!”

 

“我已经通知我叔叔了,他会派人过来处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阿K,这样就能追回我们的损失了。我不也是受害人吗?”郑浩故作可怜道。

 

黄总气势汹汹道:“我已经听手下说了,阿K昨晚已经乘快艇离开了天女号,你们居然连这都没察觉。真不知道你们天女号是吃什么的!要是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我敢保证以后会让天女号名声扫地!”

 

“阿K给了你多少钱?”郑浩没有正面和黄总说话,反而过来质问我。

 

我无言以对,开始在心中问候阿K的祖宗十八代!他奶奶的居然跑了!

 

我知道我这次在劫难逃,要是我真的熟悉阿K,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或许还能捡条命,但我对阿K真的一无所知!就算我现在跟他们解释,他们会信吗?如果我告发Shirley和阿K一伙的,他们会信吗?我到底该怎么办?

 

见我不说话,郑浩招呼着其他人走出了房间。出门时,他回头对我阴阴一笑,说待会儿会有人来处理我。

 

我知道接下来我肯定免不了皮肉之苦,严重点说不定还会落得个残疾。我开始惴惴不安,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我?交给警方吃个几年牢饭?还是说私人处理?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个月前天女号失踪的那个荷官,不禁打了个冷战!在公海上,治安真的没有陆地上那么安全,船上偶尔少一两个人也实属正常。因为就算杀了人,抛尸大海也会被鱼类吞噬得尸骨无存,到时候来个死无对证。

 

这时我又不禁想起阿K之前说过的话,“本来我有一个一直合作的荷官,可是最近那荷官好像有点私事。”

 

私事?还是死事?

 

在这阴暗的房间里,黑暗像裹尸布一般将我包围,我有一种几欲窒息的感觉。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这世上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是那么多。我不想死,我还没见到我的母亲和妹妹,我想和她们一起过上安逸的生活。

 

可等待着我的,究竟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