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兄弟情深

时间:2015-01-28 11:43来源:未知作者:HeLin

不知过了多久,我嘴唇枯干无比,肚子里也咕隆咕隆叫个不停。我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心里一阵失落与害怕,难道他们是要打算这样饿死我吗?

 

在这个黑暗空间待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从一开始的担心害怕,到现在的饥饿无比,我犹如经历了几个漫长的世纪。

 

就在我浑浑噩噩之际,门终于咔擦一声被人打开了。进来两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不由分说就是对我拳打脚踢。我眼前一片昏天暗地,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疼痛在浑身各处蔓延,连惨叫都丧失了力气。

 

毒打过后,其中一个男人出去弄了一些食物进来,摔在墙角处两人就离开了。我挣扎着把凳子扳倒,蠕动着身体拖着凳子爬到食物旁,我闻到了久违的面包香味,艰难用舌头把地上盘子里的面包勾到了嘴里,干涩地咀嚼着。

 

渐渐地,我恢复了一些神智,眼泪不知不觉什么时候已经从眼角流出。现在的我像什么?简直就连狗都不如!

 

我想到了陈超然,我不知道我给他的钱有没有被查出来,要是被查出来连累到了他,那不用郑浩他们动手,我都会直接内疚死。

 

说到陈超然,其实我欠他一条命。以前我还在社会上混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他,那时候我们两可以说形影不离。有一次老大叫我们去一家工厂里收账的时候,被别人埋伏了,那时候要不是他帮我挡了一刀,说不定我现在就去见阎王了。

 

自从那次之后他在我的劝说之下回归到了正行,消失了一年多再次联系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天女号做上了荷官,也正是因为他,我才能顺利来到天女号做荷官。可以说我欠他的已经不能用钱来偿还了。

 

想着想着,我更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我一定要活着出去,这是我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双手和双脚都被死死的绑在了椅子上,现在这把椅子就好似和我合为了一体。我的一举一动都艰难无比。我挪动手脚试图挣脱这绳锁,可这样做却只能让我的手脚关节处愈加伤痕累累。

 

挣扎了一会之后,我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除非有人帮我解开,不然我是不可能挣脱开来的。我喘着粗气的躺在地上,耳朵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我能隐约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是那么的有节奏。

 

我的眼皮有些沉重,就在我快要睡着时,门不知道被谁“砰”一下撞开了!

 

一声巨响,把我惊醒过来,我斜眼看到一个魁梧的人影正立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一根钢筋条!

 

看着他那坚毅而朦胧的脸庞,我胸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

 

陈超然!我的好兄弟!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被关在了这里,又是怎么找到了这里,我只知道这世界只有这么一个兄弟,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三步作两步跑到我面前,蹲下来迅速解开我的绳索,焦急道:“快!快走!”

 

由于被长时间捆绑,我的双手和双脚早已麻木不堪,他扶着我站起来的时候,我险些摔倒。

 

“你怎么来了?”我沙哑道。

 

陈超然将我手臂架在了他的肩膀上道:“我一从张麻子那里得知了你的事情,第一时间赶过来了!这次你麻烦大了,我已经叫小琦偷偷准备好了救生艇,只能先跑了再说。”

 

出门的时候,我看到两个男子正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其中一个头部已经被钝器打伤,正在汩汩地往外淌血,我知道这些都是陈超然的杰作。

 

看着这一切我感动得无言以对,我可以想象当他不顾一切来救我的时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他架着我穿过了船舱,我们走的都是员工通道,侥幸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郑浩等人。就在这时,我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等下我们一起走吗?”我开口询问道。

 

陈超然严肃道:“先逃出去再说!”

 

我们俩好不容易才一路东躲西.藏,偷偷摸摸到达了船尾的甲板上。这时海上夜色正浓,借着甲板上昏黄的灯光,我隐约看到张小琦正站在一艘悬空的救生艇下方,背上背着一个大背包,手里正紧紧握着什么东西。

 

陈超然扶着我走了过去问她:“钥匙弄到了没?”

 

张小琦点了点头,打量了我一下,看见我满脸淤青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露出怜悯担忧的表情来。

 

张小琦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也不会穿衣打扮,却是一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女孩。作为陈超然的女朋友,她和我平时也很聊得来。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曾经还开玩笑说等他俩结婚了,一定要让陈超然喊我岳父,谁叫我是张小琦的哥哥呢,长兄为父嘛。

 

陈超然从张小琦手里拿过一把锥形的钥匙,利索地打开了其中一艘救生艇,启动了开关,救生艇便下降到了与我们水平的位置。张小琦于是扶着我坐了上去,我用眼神示意陈超然快上来。

 

他认真的看了我一眼,有些悲壮道:“这里必须要留一个人操作开关,你们先下去,等下我再下来。”

 

我大叫说不行,便打算踏出救生艇,我说我来控制开关,你和小琦先下去。可就在这时,小琦固执地抱住了我的手臂,两人执意不让我下到甲板上。

 

“铭哥,你就让他弄吧。你现在的状态需要好好休息,等下阿然弄好了,下来就好了。”张小琦对我道,然后望了望陈超然,眼里透露着深深的担心和后怕。

 

陈超然冲我点了点头,认真道:“你先帮我照顾好小琦。等下你们下去,我立马就下来。”

 

我沉默着冲他点了点头,任由张小琦抱着我的手臂。

 

救生艇被绳索拉扯着慢慢的朝下降落,我和张小琦正坐在救生艇中央一点点接近海面。

 

由于是深夜,大海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只有轮船上的五彩灯光粲然夺目。张小琦紧紧地抱着我的手臂道:“铭哥,你说我们这次会不会有事?他们会不会找到我们家里去?我有些担心我爸爸和我弟弟。”

 

她这么一问,我才恍然醒悟,对啊,陈超然和张小琦跟我不一样,我是一个没家的人,他们可都是有亲人有家的。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到深深的愧疚。这一次,我可是把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全部拖下水了。不过,要是他们真的敢动他们的家人的话,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让这帮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我扣紧牙关,将拳头捏得咯噔咯噔响。

 

就在救生艇离海面还有四五米的时候,甲板上传来了几句骂声,我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在打斗。

 

就在这时,甲板护栏那探出一个人头指着我们大叫道:“他们在那儿!!”

 

还没等那人说完,我看到陈超然一把就把那人拖了进去,又是一阵打斗声。我知道陈超然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叫张小琦待在救生艇里,一跃到轮船的扶梯上,忍着身体地疼痛爬了上去。

 

等我好不容易爬上甲板时,只看到陈超然已经被几个男子制服在地,其中一人正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死死地摁在了地上。紧接着,救生艇也被他们升了上来,张小琦从救生艇上爬下来,有些害怕的躲在了我的身后。

 

与此同时,又有几个人陆陆续续赶到了,领头的是郑浩。他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睡衣,正边走边慵懒地打着呵欠,跟在他身后的是穿着同样宽松白睡衣的乔贞儿。

 

“好大的胆子!把他们抓起来!”郑浩气急败坏的吼着。

 

就在一帮手下准备上前制服我时,我抬了抬手大声道:“放了他们,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你抓我就好了!”

 

郑浩看着我冷笑道:“与不与他们有关,我说了算,动手!”

 

现在对方人多势众,再加上我有伤在先,我已经不打算抵抗,很快便被其中两个人给拿下,心中只求不要再连累陈超然和张小琦。

 

就在他们准备将我拖下去的时候,乔贞儿忽然开口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郑浩一把搂住她的腰,得意道:“宝贝,这些事情你不用管,过几天我叔叔派的人就到了。到时候会有人处置他们的。”说完还在乔贞儿脸上亲了一口。

 

我移开视线,已经没有心情去幻想这对狗男女的所作所为。

 

被人押走时,我看到了陈超然和张小琦眼神中的担忧,我难以遏制心中的内疚,这一次是我连累了他们,不知道郑浩会怎么处置他们。我非常担心,害怕乔贞儿会吹“耳边风”,更怕我的好兄弟和小琦会遭罪。

 

就在我们路过餐厅的时候,我不知哪根劲抽住了,忽然大叫起来“救命啊!杀人了!!”

 

刚喊没几声就有人捂住我的嘴巴,我一口咬住了那人的手,可能是用力过猛,嘴巴里一阵腥气,一股腥热的液体飚了出来。我趁机转身一脚把身后另一人踹倒,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餐厅里,肆无忌惮地大叫了起来:“杀人了!救命啊!!”

 

原本还有些许热闹的餐厅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狐疑地看着我这个疯子般的男人。我心里一横,一把掀翻了跟前的一张桌子,又是一阵瓷器玻璃碎裂的声音。

 

客人们惊恐地面面相觑,有些女士甚至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郑浩等人迅速冲了进来,我看到他煞白无比的脸,心里顿时有一种喜悦的快感。

 

反正这次我横竖都是死,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只要我再被关到那间小屋子里,等待着我的必定是绝路。趁着混乱之际,我冲进了厨房里,我知道厨房里有一条通道可以饶到客房。

 

也许现在唯一能帮我的人就是Shirley,无论如何我要搏一把!我不相信她真的被阿K摆了一道,或许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只要能找到她,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帮助我。退一万步说,就算到时候真没有办法救我,只要能救出陈超然他们也就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