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绝处逢生

时间:2015-01-28 11:43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慌慌忙忙从厨房后门冲出去以后,我反手把门给锁上了。我直奔客房通道,一边跑一边扫视着房间号码,我在脑子里搜寻Shirley的房间号,上次阿K提过她好像住在他隔壁房间,那么应该就是在4022。

 

匆忙之际,我找到了她的房间。我并没有急于敲门,而是跑到了走道的中间,跳起来一拳把顶上的摄像头打碎。由于用力过猛,手被摄像头刮伤,鲜血横流。来不及管这么多,我再次跑到了4022房间门口,急促地敲起门来。

 

“谁啊?”房间里传出了Shirley的声音。

 

“您好,服务员。”我镇定道。

 

等了片刻,Shirley终于打开了门,我一把推开门就冲了进去,匆忙地反手锁上了门。

 

喘了两口粗气,我这才发现Shirley被我撞倒在地, 只见她头上还戴着浴帽,身上裹着的浴袍被我撞得有些散乱,露出若隐若现的迷人沟壑来。

 

“你干嘛?!”她慌忙失措的整理着浴袍,脸颊两侧一片羞红。

 

我用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姿势,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在我确定没人追过来之后,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Shirley裹着浴袍坐在床上,双手抱胸死死的盯着我道:“你怎么逃出来的?”

 

她不问不要紧,一问我就一肚子火,当即质问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跑出来?阿K呢?”

 

“走了。”Shirley轻描淡写道。

 

“走了?!”我大声吼道,“他/妈的,他就这样走了?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会被发现,故意让我当替死鬼?!”

 

Shirley站起来倒了一杯水,轻抿了一口:“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会被发现,按道理来说,我们做得天衣无缝。而且包厢里也没有摄像头,事后我们也把扑克牌处理了。”说到这儿,她反过来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好似在猜测什么。

 

我打断她的思绪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不会还以为是我告的密吧?妈的,我自己害自己?”

 

她的神色恢复了正常,有些歉意道:“对不起,我承认这一次给你带来了麻烦。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很感谢之前你没有把我供出来。”

 

听她道歉之后,我也冷静了几分,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想办法怎么离开这艘船,还有怎么救陈超然和张小琦。

 

于是Shirley问我进来她房间的时候,有没有人发现。我便说了摄像头被我打坏了的事情,她这才放心下来,说等明天船靠岸新加坡,会想办法帮我逃出去。

 

本以为我要威胁Shirley她才肯帮助我,没想到她还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我告诉她陈超然被抓的事情,也说明了我走可以,但我要救出他们一起走。

 

Shirley紧皱着眉头,显得很是为难。的确要将我一个人弄出去都要发费周折,更别说还要加上两个人。

 

思忖片刻,Shirley便劝我先一个人离开轮船,等到陆地上,她再想办法吧陈超然他们弄出来。

 

“不行,要么一起走,要么谁也别想走!”我一口否决,见我态度僵硬,Shirley只得无奈地暂时妥协。

 

我怕她会把这件事情告密出去,死活让她用手机录下了视频。承认了她和我、阿K是一伙的,我把她手机加密之后时刻放在身上。

 

当夜,我留在房间里,叫她出去帮我打听陈超然的消息。

 

经历过这一系列事情之后,我已经身心疲惫。肚子也饿的要命,可我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房间里吃了一些袋装食品等着Shirley回来。

 

不知是不是我太累的原因,还是Shirley出去的时间太久,我拖着沉重的身体靠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郑浩和乔贞儿正在肆无忌惮的虐/待着陈超然和张小琦,我在一旁拼命地叫喊,叫他们住手,可发不出一点声音也动弹不得。

 

我死命地挣扎,许久之后才从梦中惊醒过来。我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发现Shirley还没有回来。看了看时间,发现我才睡了三十分钟。也许是因为精神绷得太紧,我再没有睡意。

 

不久之后,我听到有人敲门。

 

“您好,服务员。”

 

我顿时汗毛全部竖了起来,难道Shirley去告发我了?难道她真的想和我撕破脸皮,我赶紧掏出了身上的手机。

 

发现手机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一个女孩正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些什么东西。

 

“您好,有人在吗?”她再一次礼貌地叫唤着。

 

Shirley出门的时候,没有带走房卡,所以门外显示着有人在房间。透过猫眼,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门口的女孩,那张文静乖巧的脸看起来好生熟悉,我顿时惊觉,那女孩不就是柯涵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而?

 

正在我思考之际,门外又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有什么情况吗?”

 

我透过猫眼,看到她身旁走来一个保安打扮的男子,手里正提着一根警棍。

 

“哦,没事,我给客人送她兑换的筹码卡。估计客人睡着了吧,我再叫一下就好了。”柯涵回道。

 

“恩,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随时和我说。最近船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些不太平。”男子提醒道。

 

柯涵有些诧异,担忧道:“你是说有荷官出千的那件事情吗?”

 

男子点了点头:“恩,别问太多,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了。”说完男子就离开了,柯涵愣了几秒再一次开始敲门。

 

“您好,Shirley小姐在吗?难道出去了?算了,要不等下再过来好了。”柯涵自言自语道。

 

我把身子贴在门上,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手不由自主的把门给打开了。

 

柯涵见门开了,推了门便进来道:“您好,这……”

 

我反手把门关上,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她见到是我十分吃惊,下意识捂住了嘴巴。

 

我把她带到房间里,故作镇定地问:“喝水吗?”

 

她看着我有些乌青的脸,眉头紧锁有些心疼道:“你……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我苦笑的摇了摇头。

 

“你的事在船上传得沸沸扬扬,听他们说你和客人串通出千,这是真的吗?”柯涵问道。

 

我点了点头:“恩,我出千被抓了,还害的陈超然和张小琦卷了进来。”

 

和她简单说明了情况,我并没有把我和Shirley的事情和她说,只是简单的一带而过。虽然我知道她不会去告密,但我也不想把这最后的底牌告诉任何人。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柯涵担忧道。

 

“明天船就靠岸了,我想到时候想办法逃出去。”说到这里,我看着她的眼睛,“不过,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帮我。”

 

我这么一说,她手抖了一下,显得很不自然,犹豫道:“什么……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我只希望你去我宿舍帮我把我的银行卡拿过来。”那张银行卡里有阿K给我的报酬,除去给陈超然的二十万,还有八十几万,这一次我是彻底准备逃亡了,我不想身无分文。

 

柯涵听了之后,低着头没有说话,毕竟要帮我这样一个亡命之人,多半也会被拖下水。半响后,她抬起头看着我问:“银行卡放在哪?”

 

我知道她答应了,我本想如果她不答应,便利用金钱来诱/惑她,显然她并不是和乔贞儿同一类型的人。

 

我把身上的宿舍钥匙递给她,告诉了她放银行卡的位置,她拿着钥匙点了点头,说等下就给我拿了送过来。

 

在她临走之际,我说了一声谢谢。她转身冲我微微一笑,说不用客气,便匆匆离开了房间。

 

我反锁上房门,心中仍有一丝焦虑,但愿柯涵能顺利拿到我的银行卡,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