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陆安哲的出现

时间:2015-01-28 11:44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柯涵离开后,我才注意到她留下的东西。我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是一个A4纸大小的盒子,正是刚才她拿在手里的。

 

我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堆宣传文件什么的,在文件旁一张金色的小卡片,上面刻着Shirley的名字。一旁的一张小卡片上写着:一百万。

 

我不知道Shirley要这一百万的筹码卡干嘛,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还不回来。就在我七想八想之时,房门外传来了Shirley的声音。

 

“是我。”

 

我谨慎的从猫眼里面看了看门外的情况,确认房门外只有她一个人,这才打开了房门。

 

Shirley提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她把东西放在桌上道:“这是我刚才去餐厅买的,你先吃一些吧。”

 

她这么一说,我闻到了一股烤鸡香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我也不管她怎么看我,心急如焚地打开袋子,开始狼吞虎咽。

 

“刚才我联络了一下阿K,发现联络不上。估计已经有人在岸上找他了,他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我已经叫人明天来接我,到时候你就伪装成他们的一员和我一起混出去,你朋友那边我已经打听过了,最多就是开除他们,不会对他们怎么样。明天船就靠岸了,他们也不敢乱来,现在整艘船都在寻找你,所以你要……”说着她看了看被我打开的筹码盒。

 

“筹码卡送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边吃边咕哝道:“恩,刚送过来的。”

 

她皱眉看着我问:“你开门了?!”

 

我这才停下吃东西跟她解释,把柯涵的事情说了一遍。她有些生气,质问我为什么不等她回来再说。

 

“放心好了,柯涵不会告密的。”我淡定道。

 

她冷笑着反问道:“你凭什么相信她?让她去拿银行卡你就放心,而我出去你就非要录视频?”

 

我顿时无语,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低着头吃汉堡。

 

Shirley沉默片刻,又严肃道:“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到时候事情揭发了,对谁都没有好处!等下那女的来了,我不希望让她知道我们的计划。还有,接下来的时间,就老实待在房间里,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别自作主张!”

 

眼看气愤有些紧张,我瞄了一眼筹码卡转移话题道:“你要筹码卡干嘛?明天你不就下船了么?”

 

Shirley撩了撩她那长黑发:“没什么,本来打算这一百万给你的,到时候你下船之后,我们就互不相欠,拿着钱你有多远走多远。”说道这里她顿了顿,“不过,我好像要重新考虑一下这一百万的分配了。既然阿K已经给了你报酬,等下你的银行卡也会有人送过来。那这一百万,我就不给你了。”

 

我放下手中的刀叉,瞪着眼睛看着她吼道:“凭什么!”

 

她狡黠地笑了笑:“我救你出去,你不告发我,这是我们的交易。当时你也没说要钱,再说了这一百万是我的,我想给谁还用经过你同意?”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跌到了谷底,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放柯涵进来。如果不放她进来的话,我就多了二十万了!!

 

二十万啊!够我买多少东西了?够我坐多少次飞机?

 

就在我后悔之时,柯涵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Shirley躲进了厕所。她不仅给我拿来了银行卡,还给我买了一些好吃的。

 

看着她清秀的脸庞,我又想到了乔贞儿的所作所为,心里顿时堵得慌。

 

“这是我的电话,你要是还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给我。”柯涵递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数字。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感谢她了,冲她点了点头,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她没有推开我,任由我这么抱着。我脑子里不知怎么浮现出我和她在宿舍的那晚,心想要是那天乔贞儿没有来,我和她是不是……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陈超然他们,便迅速收起了杂念,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和柯涵寒暄了几句,正当她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推开了房门。

 

一个身穿制服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眼前,他留着规矩的小平头,还算周正的五官乍一看却有种狡猾的感觉,居然是柯涵男朋友陆安哲!

 

陆安哲的出现,彻底让我脑子乱作了一团。我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会在这里,我下意识看了看柯涵,发现她也很是诧异。

 

“原来是你?”陆安哲冷笑,狭长的眼底闪过阴鸷的光芒。

 

一看他那眼神,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我之前可是和这小子结了大怨,他给我下过跪,还被我打过。

 

这下严重了,要是这小子去告发我,不仅是我,连Shirley都可能自身难保了。

 

柯涵见事不妙,一把将陆安哲拉了进来关上门质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就来看看,你鬼鬼祟祟的到底是来见谁,没想到居然是他!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你跟他是清白的么?现在呢,被我抓个正着?”陆安哲冷冷的笑着。

 

“你想怎么样?”我质问他道。

 

他不慌不忙的走进房间,打量了一圈房间道:“我想怎么样?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一个出千的荷官,一个管理筹码的前台?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为人知的?怎么感觉这些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呢?”

 

说完他看了看柯涵,玩味道:“你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到底隐藏了多少?”

 

柯涵有些不知所措拽了拽工作服的衣摆,咬了咬牙问:“你到底想干嘛?你也知道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可是你连一点小事都在怀疑我!”

 

“我怀疑你?你不做,我会怀疑你吗?小事?你背着我跟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事情都是小事?”陆安哲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我生怕他的声音会把别人引过来,于是上前道:“我和柯涵是清白的,至于你怎么想我管不着,我只想知道你接下来究竟想干嘛?”

 

我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只要他有半点举动,我就会立马上前把他拿下。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不仅不紧张,反而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怎么?想杀人灭口啊?一对狗男女,我跟你说我现在还在上班,我已经和主管说过了来找柯涵,要是时间久了我不回去,一定会有人来找我。到时候……嘿嘿。”

 

柯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满脸泪水,她站在一旁抽泣道:“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一直都在怀疑我?我就不应该和你在一起,更不应该和你来公海。”

 

陆安哲看着哭泣的柯涵,不仅没有丝毫心疼之意,反而狰狞扭曲地大吼道:“你他/妈少给我来这套,你的苦肉计我已经吃够了!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妈的,臭婊/子。挑姘头也不知道挑个好的,找他/妈这么一个出千荷官?这都算了,没想到他落难了,你还雪中送炭?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我他/妈看着就恶心!”

 

我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吼道:“你他/妈少给老子含血喷人!你说我怎样都无所谓,别他/妈侮辱柯涵!”

 

“啧啧啧,还真是有情有义啊。”陆安哲不怕死地瞪着我,一副“有种你打我啊”的样子。

 

我当即一拳砸在他脸骨上,将他打得唾沫横飞。这还不算,我正准备一脚将他踹飞,可忽然听见柯涵大叫道:“够了!!”

 

我看了看满脸泪痕的柯涵,这才松开了陆安哲的衣领,将他狠狠推开。

 

柯涵用袖口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这才望向陆安哲道:“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被柯涵这么一问,他傻傻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也只是愣了这么几秒,马上又露出一副不削的样子。

 

“啪!”柯涵一巴掌抽在了陆安哲的脸上,在他脸上留下一块鲜红的五指印。

 

“从此以后,你我就是陌路人!”柯涵死死的咬着嘴唇,一字一句道。

 

陆安哲脸色顿时铁青无比,他看了看柯涵,又看了看我,嘴唇翕动着,气得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你们,给我等着瞧!”他说着一把推开我,欲图夺门而出。我见状立即追了上去,眼看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一把将门拉了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