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查房

时间:2015-02-05 16:03来源:未知作者:HeLin

Shirley走后,时间变得相当煎熬。我在房间内焦急地踱来踱去,看着躺在地上的陆安哲,我心里不知怎么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不知道Shirley的方案行不行得通,到时候能不能顺利逃脱,如果我被抓了要不要供出Shirley?

 

床头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转动着,此刻已经过了十二点,但我却不得不打起十分精神。因为Shirley说会尽快给我打电话,所以我不敢睡觉。

 

半夜一点钟,我依旧没等到Shirley的电话,柯涵倒是来过一次。她和我说了一下船上的情况,现在船上的情况十分混乱,已经有人下了紧急指令,必须在一天之内找到我。除了出动了船上的所有保安人员,还动用了一部分工作人员。

 

柯涵匆匆走后,我变得愈加惴惴不安。我有些担心陈超然和张小琦,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要是真如Shirley所说,最多开除他们,那也还算好。大不了到时候我再想办法打些钱给他们,怕就怕郑浩会利用他俩来威胁我,逼我就范。

 

一想到这里,我更是如坐针毡。如果真拿陈超然他们来威胁我,作为兄弟我必须得站出来,到那时候我可能就真的玩完了。

 

越想越烦躁,我一脚踢在了躺在地上的陆安哲肚子上。

 

被我踢了一脚,陆安哲也没什么反应。不踢不要紧,一踢我火气更大,恨不得踢死这小子。要是阿K还在的话,我可能都要气得杀人了。

 

之前不和阿k合作,那我现在也不会落得这般狼狈境地。正在后悔之时,Shirley的手机响了,我迫不及待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情况危急,五分钟之后查房,自行处理!

 

我顿觉天昏地转,这条短信百分百是Shirley发过来的,她现在和我说五分钟后查房?还叫我自行处理?

 

看了看巴掌这么大的一间房间,要藏下我和陆安哲这两个人,我心中一寒,这叫我怎么处理?

 

此时还管得了这么多,琢磨了一会儿,我手忙脚乱把陆安哲从地上拖了起来,连拖带拽,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塞进衣柜里,紧接着我也钻进了衣柜里。

 

刚把衣柜门拉上,还没来得及换个舒服的姿势,只听到“滴”的一声,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Shirley的声音出现在衣柜外。

 

“没什么意思,例行检查,请您配合一下。”一名男子不温不火地声音答道。

 

只听Shirley有些气急败坏道:“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搞什么名堂,我的事情还没给我处理好,现在就来查我的房间?我真为你们天女号着急!等我下船之后,我一定会投诉你们!”

 

又听男子淡淡道:“Shirley小姐,你的事情上面会处理,我们只是执行我们的工作,请您谅解一下。不仅是你,就连船上那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我们也查过了!”

 

接着是一阵零零碎碎的翻找的声音,然后Shirley又不耐烦道:“好了,房间就这么大,你们也看完了吧?”

 

“你们去卫生间看一下,你,去那边。”男子的声音让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心跳迅速加快,千万别打开衣柜!不知道Shirley知不知道我在衣柜里,要是打开衣柜就完蛋了!

 

就在我默默祈祷着的时候,衣柜被拉开了一条发光的缝!!我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只听“啪”地一声响,衣柜门被人用力关了起来,我的心又是猛地一震。

 

“你们干嘛?这么大点衣柜能藏下人?”Shirley的声音近在咫尺。

 

我急得满头大汗,竭力平衡着自己的呼吸声。

 

“Shirley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时男子的声音加高了一些,“您”也变成了“你”。

 

“该查的我也让你们查了,但这衣柜里有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你们执意要打开的话,我会告你们侵犯我隐私。到时候就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我不希望和天女号闹的太僵!我就还不信了,你们能只手遮天!”Shirley的语气十分不容商量,就连在衣柜里的我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竟然一片鸦雀无声,我只听得到我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半晌,只听男子幽幽道:“既然Shirley小姐执意不可,那我们也只好上报了,请您稍等片刻。”

 

过了一两分钟,我听到一些脚步声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儿,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不起,刚才给您带来了不便。”说着男子加高了音量“我们走,别打扰客人休息!”

 

“砰!”房间门被关上了,确定检查人员都走后, Shirley这才缓缓拉开衣柜,我像脱水了一般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衣柜里?”喘了几口粗气,我问Shirley。

 

她看了看我,松了口气道:“房间就这么大,两个人能躲去哪?”

 

我这才四下打量了一番,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房间,的确除了衣柜,还真没有藏人的地方。我回头看了看躺在衣柜里一动不动的陆安哲,我心想这小子倒是舒服,他/妈睡得跟死人似的。

 

一想到死人,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衣柜旁边,伸手摸了摸陆安哲脖子下方的大动脉。不摸不要紧,一摸我顿时吓傻了!。

 

“死了!竟然死了!”我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错愕地看向一旁同样惊呆了的Shirley。

 

我顿时脑子一片兵荒马乱,这小子居然死了!我不禁退后两步,双腿一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Shirley有些难以置信,不禁凑了过来伸手摸了摸陆安哲的动脉,只见她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铁死。

 

虽说我以前在社会上混过,也接触过杀过人的人,可是我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一个不久前被杀的死人!

 

一个多小时前还在吵吵闹闹的小子,现在却冰冷的躺在那里。且不说这小子有多么可恨,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流逝了,我怎么也淡定不下来。

 

肯定是之前Shirley用扫帚柄砸到了陆安哲的脑部穴位,力道太大直接导致神经堵塞血流,如果当时进行抢救或许还来得及,可是现在这小子都死僵了,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

 

我就这么傻傻的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Shirley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办?”

 

我转头看着坐在床上的Shirley,她那张漂亮的脸蛋煞白无比,嘴唇正微微颤抖着,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她问我怎么办!鬼该知道怎么办!

 

我焦躁地抱住了头部,现在事情越来越棘手了,不仅出千被抓,还闹出了人命,就算郑浩他们放过我,警察也不会放过我。

 

许久之后,我收回了乱作一团的思绪,按下打火机同时点燃了两根香烟,给了Shirley一支。

 

“等下想办法把尸体处理掉,你抓紧时间搞辆快艇,我找机会逃走。至于事后,这一切你都可以推到我身上。”说完这些话以后,我闭上眼睛吐出了一大口烟雾。

 

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就算没有背上这条人命,被郑浩他们抓住也是死路一条。反正麻烦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也不在乎罪名再多一条。

 

Shirley没有说话,沉默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虽然我对她不了解,但是我也能想象一个正常人杀人之后的思绪。现在的她内心肯定比我还要纠结,就算我安慰她也许她也听不进去,只能靠她自己撑过去。

 

就这样,我和Shirley静静的坐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我抽了一支又一支烟,直到发现半包万宝路已经空了,我才看了看时间。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离发现陆安哲的死讯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Shirley的脸色比起之前好了许多,但眼神依旧有些涣散。

 

“别想了,当务之急是赶紧处理尸体,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事情都发生了,谁也没办法。”我故作冷静道。

 

Shirley淡淡扫了我一眼,咬着嘴唇一副很挣扎的模样。还没等我问她怎么了,她突然站起来冲到了洗手间,紧接着,一阵阵呕吐的声音不断从洗手间传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Shirley也好转了许多,在我们互相商议之下,Shirley从外面找了一个大垃圾袋,我们把陆安哲的尸体装了进去。

 

停船检查还在继续进行,只是客房这边已经查得差不多了,走道上也没什么人走动了。本来我打算把尸体肢解,之后再用东西装走,可一想到那血腥的画面,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别说分尸了,就连装尸体的时候,我都瑟瑟发抖。倒是Shirley显得比我从容得多,可能是她也看开了,所以装尸体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样。

 

好不容易把尸体装好之后,Shirley找了一辆行李车过来,我们商量过,Shirley负责在前面探路,而我负责推行李车。只要能把车推到甲板上,就能把尸体抛入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