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劫后余生

时间:2015-02-05 16:05来源:未知作者:HeLin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之后,Shirley率先出了房间。过道里十分昏暗,只有走廊尽头尚还开着一盏灯。我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推着行李车。

 

“前面没人,速度!”手机里传来了Shirley的声音。

 

我迅速扯了扯脸上的口罩,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推着行李车顺着走道狂奔起来,车轮急速碾压地面的声音在空荡的走道间隐隐回荡了起来。

 

跑了一会儿,我看到Shirley已经在电梯门口等我了。我们慌慌张张地进了电梯,一路忐忑地来到了轮船甲板上。虽说没多少路程,可这几分钟我真是豁出性命在跑,脑袋里一片混乱,挥汗如雨。

 

我真的很害怕下一秒就会碰到人,碰到客人兴许还能蒙混过关,要是遇到了郑浩他们的人,那真的是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狱无门我闯进来!

 

站在甲板上,迎面袭来的海风吹得我浑身颤抖。夜空漆黑无比,甲板上的探照灯忽暗忽明。我边推着行李车边警惕地环顾着四周,Shirley快我一步跑到了围栏边,她冲我使劲地招手,我二话不说推着行李车就朝她奔去。

 

在这安静的夜晚,行李车在木板上的滚动声显得格外刺耳,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脑子里唯一想的事情就是赶紧跑到Shirley那边,把尸体丢入大海。

 

眼看就要到达Shirley身边,一个魁梧的人影忽然堵住了我的去路。

 

“你干什么?!”那是一个严肃而略带诧异的男音。

 

行李车被堵那人死死按住,我抬头看了一眼他的长相,他的眼睛仿佛在一瞬间亮出了火花。

 

“是你!”

 

不等他说完,我加大力度推着行李车冲到了轮船边,也没回头管那个人,一把抱起黑色装着尸体的垃圾袋,狠命地朝海面丢了下去。

 

正当我暗松了一口气时,Shirley却站在一旁傻愣愣地瞧着我。

 

“快!快!他在那边!!他把什么东西丢到海里了!”

 

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阵人员嘈杂声。

 

我转身一看,甲板上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五六个男人,眼看他们朝我狂冲而来,Shirley忽然扑到了我怀里,把我手放在了她的勃颈处。

 

灵机一动,顿时明白了Shirley的想法,顺势扭住她的手臂,一脚把行李车上的钢管踹断拿着锋利那头就放在了她的脖子上,Shirley也配合的假装惊慌大喊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朝我冲过来的几人被这一幕怔住了,全部都停在了离我四五米之外的地方。

 

“快,打电话给老板!”

 

“你不要乱来!放下她!”

 

……

 

那几个男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Shirley咬着嘴唇,小声道:“笨蛋,快要挟他们给你一艘快艇!”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豁然开朗,深吸一口气,故作阴险道:“你们快点给我安排一艘快艇!不然的话……”

 

其中一名西装男子上前伸出手道:“别冲动,稍安勿躁!老板马上就来了,到时候你和他谈。”

 

“给我一艘快艇!现在!马上!听到了没!”我面红耳赤地嘶吼道,还佯装将铁棍朝Shirley的脖子靠得更紧,Shirley也很配合地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几分钟之后,郑浩等人赶到了,黄总还有上次赌局上的日本人和金毛老外均在其中。

 

一行人虎视眈眈地望着,还没等我开口,Shirley就抢着叫道:“黄总!救我!”

 

黄总顿时像触发了机关一样,一副心急如焚要冲上来的模样。我见状立即扯着嗓门吼道:“你们别过来!!”

 

“你别乱来!放开她,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商量!”黄总紧张兮兮道。

 

“傅铭!放开她!”郑浩盯着我怒喝道。

 

我知道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跑是跑不掉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和Shirley演一场戏。就在我准备继续表演的时候,几个身穿潜水服的人拖着一个湿漉漉的垃圾袋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个就是他刚才丢下去的东西。”其中一个人道。

 

一看到那个巨大的黑色垃圾袋,我按在Shirley脖子上的手顿时有些发软,Shirley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铁青无比。

 

这下彻底玩完了,出千,挟持人质,杀人抛尸!这些罪名我是跳进大海也洗不清了,Shirley要我和她上演这一场戏,其实是救了她自己反而把我逼上了绝路!就算我现在说我和Shirley是同伙,肯定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最多以为我黔驴技穷,狗急跳墙罢了!

 

思及此处,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我暗自咽了咽口水,瞟了一眼被我按在怀里的Shirley,这一切不会都是她设计好的吧?!

 

“是小陆!我认识他!他就是之前失踪的那个荷官!”这时候,有人扯开了垃圾袋把陆安哲的尸体拖了出来。看着那惨白灰死的脸孔,众人的脸色一片骇然。

 

“死了!”

 

郑浩捂着嘴一副恐怖的表情看着我,指着我惊慌失措道:“傅铭!!你居然……你居然……”

 

得知陆安哲的死讯时众人一片惊愕,不由得纷纷后退。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忽然指着我大喝道:“快抓住他!别让他再跑了!!”

 

周围几人顿时面面相觑,正在犹豫要不要冲上来。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弄死她!”我嘶吼道,只感觉自己紧张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如果他们真的不顾Shirley的安危强行制服我,那我就真的死路一条。Shirley似乎也有些慌了,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加快了许多。

 

“别说废话,我要一艘快艇!”我大吼着,铁棍用力压了住了Shirley的脖子,她的脸已经全部涨红,额角处也有青筋暴起。

 

“呜呜……你们别乱来!黄总救我!”这时Shirley已经开始哽咽起来,我不得不承认她很入戏。我不知道黄总和Shirley是什么关系,但从黄总的举动中可以看出来,他很在乎Shirley的安危。

 

“刘总监你别乱来,要是Shirley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黄总冲着之前发号施令的中年男子吼着。

 

眼看还有一线生机,我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两分,夜晚的海风格外寒冷,我背上的汗水已经被风干了。

 

被叫做刘总监的男子双手抱胸,静静地站在一旁似乎在思考什么。半响之后,刘总监终于妥协了,派人去安排了一艘快艇。

 

陆安哲的尸体被人抬走之后,我的快艇也准备好了。事到如今我只能先逃离天女号,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就好似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一般。

 

我挟持着Shirley上了快艇之后,刘总监启动了开关,快艇慢慢地下降。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铭哥!救我!”

 

我循声望去,陈超然和张小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带到甲板上,两人像粽子一样的被绑得结结实实。

 

“放了他们!!”我心口一热,脑子也顿了下来。

 

郑浩站在甲板上,冲我挑衅道:“傅铭,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你要是逃走了,他俩就是帮凶!到时候我们会把他们交给警察惩处,蹲个十年牢饭也说不准!”

 

“阿铭!别管我们,你快走!”陈超然冲我大喊道,眼中流露出极其复杂的情绪,有不舍,有惶恐。

 

看陈超然那隐忍的表情,我放在Shirley脖子上的手不知怎么有些发软。

 

“别管他们,你快走。”Shirley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细如蚊哼。

 

可我怎么能不管他们?陈超然和张小琦是因为我才落得如此地步,要是我真的这么走了,我会憎恨我自己。

 

“好,我答应你。你先放了他们。”我颤颤巍巍地望向郑浩,鼓起了仅剩的勇气说出这句话。

 

不记得谁和我说过,人生在世可以有很多“朋友”,但能在关键时刻为你挺身而出的才是真朋友。要是真的有幸交到这么一个朋友,哪怕是死也无憾了。

 

事已至此我也认命了,我已经无法再思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要能让陈超然他们平安无事,无论未来怎么样我也无所谓了。

 

我松开了Shirley,直视着气焰嚣张的郑浩,等他派人松开陈超然他们。

 

“没问题。”郑浩眉头舒展,嘴角上翘吩咐人解开了陈超然和张小琦。

 

见他们没事,我一把将Shirley强推了几步离开了我的范围内。

 

“快!上去抓住他!”一帮人叫嚣着

 

我已经放弃了反抗,等待着他们上前制服我。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想起了柯涵, 想起了那个脸庞消瘦,中分长发的文静女孩,我心里一阵苦涩。要是真的按照Shirley的计划,我和柯涵逃走了,我和她会有发展吗?或者说会和她……

 

还有莉香,那个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女孩,虽然我和她只是一/夜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脑子里居然还有一丝他的身影。

 

按理来说,我应该会想乔贞儿,毕竟她是我的前女友,我们同床共枕了不少个夜晚。可此时我却偏偏想起了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柯涵,还有那风情万种、身材火辣的莉香。

 

“你们谁都别动!!”一个声音将我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我定神一看,居然是陈超然,他竟然用绳子使劲的勒住了郑浩的喉咙!郑浩被勒得面红耳赤,连说话都支支吾吾含糊不清,周围的人全部都变了脸色。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小琦上船!”我说着,一个跨步跳到陈超然身边,和他一起按住了郑浩,铁管也顺手递给了陈超然。

 

张小琦人也机灵,一听我发话就赶紧躲过身边的人,飞快跳到了快艇里。

 

等张小琦上了快艇后,我和陈超然才拖着郑浩慢慢挪到了快艇上。此时郑浩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我怕这小子挂了,示意陈超然松松手。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就连Shirley也十分诧异。

 

郑浩这小子比Shirley要好使的多,我们没怎么多说废话,快艇就被慢慢下降到了海面。我冲陈超然会意点点头,便坐到了驾驶位上发动了快艇。

 

“放了郑少!!”

 

“快放人!!”

 

甲板上一群人伸出头来疯狂的朝着我们咆哮,在人群中我隐约看到了乔贞儿的身影。

 

我不想去留意的她的表情,就在我准备发动快艇时只听到一声巨响“砰!”我本能的一颤,刚转头就看到郑浩跳进了海里。

 

张小琦失声尖叫,只见陈超然侧躺在快艇上,双手摁住腹部,身体蜷缩,正在痛苦地呻/吟着。借着轮船上的探照灯,我看清楚了他手里紧握的物体,那是一把黑色的小枪……

 

我脑子一片空白,焦急地跃到他身边。他白色的衬衫出现了一大块血渍,血渍正以一种看得见的速度迅速蔓延,一层淡淡的热气在灯光下格外显眼……

 

本以为我不会再流泪,可此时我的视线已经被一层水珠团团罩住。

 

“撑住啊!你是陈超人啊,你不会有事的!”我紧紧握住陈超然的手,我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在慢慢流失。

 

“快……快……走,照顾小……”陈超然皱着眉头,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他头一歪彻底的闭上了眼睛,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大吼了起来。

 

此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人。郑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张小琦双眼一翻双腿一软,晕倒在了陈超然怀里,轮船上又开始降下一艘快艇,一阵阵吵杂声划破了夜海的宁静。

 

我抓过陈超然手里的手枪,猛地冲海面开了好几枪。由于光线昏暗,我看不清海面上的动静,我多么希望这机枪能够打中郑浩。

 

可是天不遂人愿,快艇下降到海面之后,他们很快就找寻到了郑浩的踪迹,我隐约还能听到郑浩的呼救声。

 

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坐回到驾驶位上,推动着引擎朝着一望无际的海面狂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