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获救

时间:2015-02-13 14:03来源:未知作者:HeLin

在海上行驶了十多个小时,快艇的燃料已经耗尽了,海上的天色也已经大亮。我坐在船头吹着海风,耳边不断传来张小琦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没有舵的小船,在海水上没有目的的漂流,不知自己何时会沉没,也不知道该漂向何方。

 

由于太阳的照射,没有遮阳板快艇被晒的有些发烫。陈超然的尸体飘来一阵隐隐的怪臭,我肚子也咕咕叫个不停。

 

张小琦哭的已经不行了,我安慰过她好几次可始终没有效果。最终我咬了咬牙,把陈超然的尸体抛入了大海。那一刻,我心如刀割,胸口犹如被压上了千斤巨石,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疼痛感。

 

看着尸体滑落进了大海,张小琦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再一次晕厥了过去。

 

把她安放在快艇上后,我尝试着在工具箱里找寻有用的东西,但一无所获。四面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心底已经开始绝望了。瘫坐在座椅上,我蠕动了一下干裂的嘴唇。

 

看来这一次真的死定了,早知道当时还不如和郑浩拼命,至少能拉一个垫背的。现在不仅是我,还连累了陈超然和张小琦。我忽然发现原来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欠了陈超然这么多。

 

陈超然,我的兄弟,没多久我也会下来陪你了。你不孤独,我们都不孤独……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现手指有一丝知觉。等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一张宽敞的白床上。

 

这是间二十来平米的客房,陈设很简单而大方,就像度假时住的旅馆。

 

这是做梦么?还是幻觉?

 

我本以为被郑浩他们抓住了,可一想总是觉得哪里不对。郑浩他们会给我这么好的待遇?我翻爬起来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换上了一套新的运动服。

 

洗过脸清醒了一些便回到房间,随手拿了一瓶矿泉水开始猛灌了起来。几口水下肚之后,我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顿时一惊,一把丢掉手中的矿泉水,猛地拉门冲了出去。

 

张小琦呢?!

 

出了房间是一条狭长而昏暗的走廊,走道的尽头是一把扶梯。我听到扶梯上方传来了一丝声响,便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奢华的客厅,一排棕色的沙发,几张欧款的白色漆桌。靠墙有一个吧台,吧台的酒柜上放着琳琅满目的名酒。

 

此时,沙发的正中央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两侧则站着两个精壮保镖。

 

我凝神一看中年男子的脸,怎么会是他!?

 

我怎么也没想到,之前在赌局上出现的的唐装男子,此时竟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对他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至今记忆犹新,看来是他救了我,可他为什么要救我?

 

自从我和阿K的事情穿帮之后,他似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是为了从我这找到阿K的下落?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会给我现在这般待遇吧?

 

正在我思考之际,男子冲我微微一笑示意我坐:“好点了没?”

 

我缓缓地坐下不敢与他对视,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我隐隐能察觉到男子身上有一股霸者之气,那是一种君王的气息,犹如猛虎暗藏声势。

 

“恩。”我微微点头回道,正当我想问他张小琦去哪的时候,他缓缓开口道:“你的朋友现在还在昏迷中,情况不是很好,受的刺激太大加上流产……”

 

“流产!!”我转头看着他有些失声道。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冲吧台里倒酒的兔女郎招了招手。

 

兔女郎走过来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红酒,我傻傻的看着杯中的红酒,脑子里一片混乱。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等我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剩我一个人坐在这空荡的客厅里。

 

这时一个西装笔挺的保镖走了进来,冲我鞠了一躬道:“华先生请您过去。”

 

我脑子里全是张小琦流产的事情,我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有了陈超然的孩子!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陈超然因为被我连累而丢了命!

 

一想起这些来,我眼角一片湿润,是我!一切都是我!是我害死了陈超然,是我的贪得无厌,是我的自以为是!

 

我内心不断在咆哮,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想着想着,我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一个人影来,我死死的捏紧拳头,郑浩!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我跟着保镖走出了客厅,我这才发现我所在的地方原来是一艘小型游艇。

 

被称作华先生的中年男子坐在甲板上抽着雪茄,见我来了也没有看我,而是继续注视着风光明媚的海面。

 

“你叫什么名字?”

 

“傅铭。”

 

华先生听了我的名字之后,嘴巴里喃喃念了起来:“傅铭……傅铭……”说着他把视线转向我,“你知道是谁救了你么?”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你。”我回道。

 

“恩,不错,是我救了你。所以……以后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了。”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我却很是诧异。 他想干嘛?要我的命?

 

我不明白他的意图,傻愣愣地杵在一旁。

 

华先生站了起来耸了耸肩,道:“看来又要变天了,这老.毛病又犯了。”

 

这时,保镖走了过来,毕恭毕敬道:“华先生,他们马上就到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谁到了?回去?回哪?我狐疑地朝着四周看了看,大海上除了这一艘游艇哪有什么其他地方可去?

 

正当我想问问华先生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时,只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我转头一看,一架我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卡曼K-1200直升飞机慢慢的降落在了船尾。

 

保镖扶着华先生就朝那边走去,这时华先生转头冲我笑了笑:“年轻人,好好照顾自己。”

 

在我吃惊不已的眼光下,那位被称作华先生的中年男子和两名保镖上了直升机,直到那艘直升机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之后,我才缓缓回过神来。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救我,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脑袋里一片迷茫。

 

我走回客厅,准备先去看看张小琦的情况。这艘游艇总的就两间客房,一间主客,一间副客,我之前住的是副客,那张小琦一定就在主客了。

 

从扶梯上下去,一个窈窕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我眼前。只见她留着一头及耳的短发,红色旗袍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有一股干练而妩媚的民国风。

 

她胸口还挂着一个听诊器,手里正提着一个医药箱。见我走下来,她微微一笑道:“她现在需要休息。”

 

我想问些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走到我旁边柔声道:“我们上去说。”

 

跟在她身后,我再一次来到了客厅里,她从容地走进吧台询问我喝什么。

 

“威士忌。”

 

她点了点头,从酒柜上拿了一瓶威士忌下来,熟练地给我倒了一杯。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会全部告诉你。”

 

我端起酒杯缓缓的抿了一口:“这里是哪?”

 

“公海。”

 

“我为什么会在这?”

 

“华先生救了你们。”

 

“他为什么救我?”

 

“不知道。”

 

“你又是谁?”问到这里,她自顾自的从酒柜上拿了一瓶红酒自己倒了一杯,很享受的喝了起来“我叫凝微。”

 

我注视着她那精致的脸庞好奇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她莞尔一笑,“我负责送你去上班。”

 

“上班?!”我诧异道。

 

她点了点头,看了看精致小巧的女士手表道:“五个小时后我们就到新加坡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金沙赌场的荷官。”

 

金沙赌场!?荷官!?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是在玩我么?我可是背着一条人命和一屁股债的人,去新加坡岂不是自投罗网?!再说了我怎么能做金沙赌场的荷官?!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你还不知道我的情况吧?”我苦涩道。

 

“傅铭,二十三岁,男,天女号荷官,勾结客人出千被发现,逃跑途中两个人。”她淡淡的说完这一切,俏皮地看了我一眼反诘道:“我说的对么?”

 

我不知道她怎么得到这些消息,我摇了摇头脸色凝重看着她:“那两个人不是我杀的!”

 

“是不是你杀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五个小时后之后你必须到新岗位上报道。”凝微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露出一个诡异莫测的笑容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