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人生的路口

时间:2015-02-13 14:49来源:未知作者:HeLin

五个小时的时间很短暂,在这五个小时里我和凝微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我放空了自己的思绪,脑袋里唯一担心的就是张小琦,只要她能平安,我也算能够给陈超然一个交代了。不管未来怎么样,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好好照顾张小琦!

 

船在码头靠岸了,在靠岸之前已经有一些人在等候我们。三辆黑色奔驰整齐地停在码头,凝微和我一下船,一群人就挤了过来。其中一个男子年纪和我差不多,一身黑色西服,整齐的短发,走过来看都没看我一眼,只是在凝微耳边说了些什么。

 

两人交流了一会,便有人抬着担架上了船,把张小琦抬了下来。

 

“你朋友我会叫人送去医院的,你现在跟我走。”凝微不容置疑的丢下一句,便朝着中间那辆车走了过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抬下来的张小琦,深吸了一口气就跟着凝微上了车。

 

“我们现在要去哪?”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凝微双手抱胸坐在我身旁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我非常好奇,这个码头为什么没有海关,又为什么整个码头就我们这么一艘游艇。想不通的事情太多,我也懒得再去费脑筋,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车行驶了半个小时,在一家豪华的国际酒店前停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来新加坡,一路上车窗外的陌生景物给我一种背井离乡的感觉。

 

下了车看着跟前三座摩天大楼,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沙大酒店?我仰望着大楼顶上的那座造型像游轮一样的空中花园,心中颤动不止。

 

我机械般地跟着凝微来到了酒店大厅,工作人员立刻迎了上来热情道:“凝小姐,您好,您要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你需要的东西也给您送到房间了,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凝微摇了摇头微笑道“谢谢你,其他的东西暂时不需要了,麻烦你带我朋友去房间。”说着指了指我:“你去楼上整理一下,我在餐厅等你,等下会有人带你过来。”

 

她说完便带着身后一群人离开了,只剩下了我和那名目光艳羡的工作人员。

 

来到客房,这是一间很是奢侈和豪华的套房,凝微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些衣物。都是不同款式的西装,有四五套之多,我随意瞟了一眼西装上的牌子居然都是阿玛尼。

 

我开始越来越好奇这个旗袍美女的身份,虽然她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可我总能在她身上感觉到一种冰冷的气质,那是一种像红梅傲雪般的气质。

 

还有华先生,我看不透他,最主要的是他为什么要救我?难道真的是想让我帮他打工?想到帮他打工,我顿时反应过来,难不成这金沙酒店是他的!?

 

换好衣服没过多久便有人来敲门,说是带我去餐厅。从海上到现在我估计都快两天没吃东西了,一听到餐厅这两个字,肚子像水烧开一般来了反应,于是我二话没说关上房门便跟着他去了餐厅。

 

到餐厅之后凝微已经点好了菜,她一个人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旗袍已经换成了一套黑色职业装,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我走了过去缓缓坐下,本来想和她说一些礼貌的话,可看着桌上的菜,我实在忍不住了。

 

她见我迫不及待的样子,抿嘴道:“饿就吃吧,多吃一点。”

 

听她这么一说,我再也按耐不住,拿起餐具就开始大吃特吃起来。酒足饭饱之后,我才犹豫着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我来这上班。

 

“你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按照吩咐做事罢了。等下我带你去娱乐城,以后你就在这上班了。”凝微回答道。

 

虽说我很感激华先生救了我,可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被别人安排的人,我只是想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不在这上班呢?”我玩摆弄着手里的餐具缓缓道。

 

凝微好像早已猜到我会这么说,从容地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桌上,淡淡道:“新加坡户籍,你朋友的医药费,还有上次赌局的钱,折算一下,总计三千万。不在这上班很简单,马上还清这笔费用。”

 

“新加坡户籍?医药费?赌局的钱?”我疑问道。

 

凝微眉头一皱,不客气地盯着我道:“两条人命债可不是那么好还的,华先生已经帮你弄了新的户籍,你朋友状况不是很好,已经被送进了新加坡最好的医院,还有你上次串通出千让华先生输了那一笔钱。这些你以为都不用还吗?”

 

我迟疑着拿起桌上的文件,大略浏览了一番。原来是“卖.身契”,合同上说要我在这工作三年来偿还这一切费用,三年后不但可以偿还所有费用还会有一笔奖金,每月还会有固定的工资。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凝微“这合同不会拿错了吧?有这么好的事?”

 

凝微没说话,直接递给我一直钢笔道:“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这份合同对我来说可谓一点坏处都没有,简直可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我心里开始痒痒了,可始终觉得天上不会掉馅饼,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看了看凝微的表情,我也明白就算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那么,我到底要不要签字?

 

正当我还在犹豫之际,凝微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她对我悠悠道:“你朋友状况不是很好,现在需要手术,你可以过去看她。”

 

我顿时心里一紧,赶忙放下手中的笔道:“我现在要去医院。”

 

我一直以为张小琦只是受了刺激,休息一段时间就该恢复了,可让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有了身孕,流产对她的精神和身体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我到医院的时候,张小琦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手术室门外,脑子里浮现出陈超然的样子。

 

“以后我可是要赚大钱的。”

 

“那你赚钱了想干嘛?”

 

“买房子啊,取了小琦好好过日子。”

 

“我.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有了媳妇忘了兄弟,那我怎么办?”

 

“你啊,请你做十天大保健,怎么样?算对得起你了吧。”

 

……

 

“快走……照顾好……小……”

 

……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大灯亮起来的时候,我才从思绪中挣脱出来。擦了擦眼角的雾水,我赶忙走了上去急切道:“请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实话说,情况不是很好,虽然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因为受的刺激太大,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可能……”说到这医生犹豫了一下, 一阵不好的预感顿时涌入我心头,可能会怎么样?

 

“病人醒来后,可能会神志不清,精神模糊。”医生惋惜道。

 

我半信半疑地望着医生,这什么意思?难道张小琦疯了?!

 

医生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安慰地向我点了点头。我顿觉灵魂像被抽离身体似的,手脚无力慢慢地蹲在了地上。为什么会这样?!我内心不断嘶吼着,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我失魂落魄地走进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张小琦,心中无比刺痛。

 

超人,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把你们害得如此境地!

 

我咬着牙齿离开了病房,打了电话给凝微。

 

“你朋友怎么样?”电话那头随意的问道。

 

“谢谢。”我无力道,顿了一会儿又道缓缓道,“合同上的工资我可以不要,但是我需要把我朋友送到最好的疗养院,这三年内我要她接受最好的治疗。”

 

“你朋友?”

 

“嗯,她精神受到了创伤,情况不是很好。”

 

“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签字了?”

 

我叹了一口气,勉强“恩”了一声。

 

“那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明天正式开始上班,合同我会叫人送到你房间,你早点回去休息。”

 

那份合同虽然有太多可疑的成分,可现在也由不得我去想了。只要能够保证治好张小琦,能够让她在以后的日子好好生活,哪怕现在叫我去卖肾我也不会犹豫。

 

人生或许有很多十字路口,一旦自己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想回头却又是另一个十字路口。有的选择的时候,可以横行无忌,没的选择的时候却只能循规蹈矩。

 

有时候人的一生就是这么无奈,可又不得不去面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