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赌鬼老头

时间:2015-02-13 14:05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我叫傅铭,今年二十三岁。现在是新加坡金沙赌场的一名正式荷官,主要负责在赌场发牌。

 

每天早上八点我会准时到娱乐城报道,换上那一成不变的荷官马甲,坐在那整洁的赌桌上开始我的工作。

 

下班之后,我会到板桥医院去看望一个女子,她是我这一生很重要的人。

 

除此之外,我没有其他任何活动,即使是同事之间的聚会我也会委婉推辞。

 

这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准时下班后买了一些水果,然后打了一辆车准备去看望张小琦。自从上次手术之后,她整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好多次都把我当成了陈超然。

 

我每天都会准时去看她,监督她吃药。如果我哪天有事不去了,那天她肯定不会吃药。我并不觉得这很麻烦,每次看到她的笑容,我就会十分安心。

 

为了让小琦放松精神,我每天都给她讲童话故事。为了给她讲好故事,我买了一大堆童话书,死记硬背的把每一篇都记了下来。

 

现在她肯定已经迫不及待的等我出现了,想到这里,我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穿过医院大厅,我轻车熟路地坐电梯来到三楼,经过走道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老头似乎正在和护士争执着什么,那个老头是赌场的熟客,可以说是一个烂赌鬼,我经常会看到他,上次还和他聊过几句。

 

出于好奇,我凑了过去。

 

“如果你不把这个月的医药费付清的话,我们只能强制帮你太太办理出院手续。”一个一身白褂的胖女人对老头恶狠狠道。

 

“请你再给我几天时间好吗?明天!明天我一定把钱送来!”老头哀求道。

 

“萧先生你这样已经拖了一个月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带你太太回家治疗,这样也可以省下一笔费用。”一旁的另一个护士道。

 

“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忙好吗?就宽容一天!明天我一定把钱付清。”老头苦苦哀求,就差没跪下去了。

 

胖护士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冷笑道:“明天?要不是你把你老婆的医药费输光了,会变成这样?死性不改,天天赌博,你们这种烂赌鬼真是活该!”

 

眼看老头就要跪地乞求,我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怜悯。于是我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扶住要跪地的老头,礼貌道:“萧先生是吧?”

 

他转头看了看我疑问道:“你是?”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问护士道:“他欠了多少医药费?”

 

胖护士打量了我一下,甩给我一叠单据道:“自己看。”

 

我拿过单据随便瞟了一眼,“他的欠的医药费我付了。”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胖护士。

 

“萧老,我是金沙的荷官。你忘了上次我们还聊过天来着。”

 

“你就是发德州扑克那个荷官?”老头似乎想起了我问道。

 

我微笑着点点头。

 

等帮他付完医药费之后,我才有些心疼。这张银行卡是我的工资卡,每个月工资会按时打到我的卡上,由于我平时没什么开销,所以这大半年时间卡里也有很多积蓄。

 

自从签了合同之后,我的吃住行都由凝微包了,吃和住都是在金沙酒店。不止这样,她还包了张小琦所有的治疗费用,我每月工资也是按时发放。

 

每次我问她问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只是淡淡回答道:“都是华先生的意思。”

 

我实在不明白那个华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说要害我吧,也不会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又偏偏觉得哪里不对。最后实在想不通,我也不去想了,每天就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老头带着我来到一间病房,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美妇,她双眼紧闭,口鼻上被套了一个呼吸器,手上还在输着液,周围都是一大堆看起来很高端的治疗仪器。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医药费这么贵,敢情这是高级病房啊。

 

进了病房后老头也没理我,他自顾自的走到美妇身边坐了下来,握着她的手道:“阿琴啊,我来了。本来今天我们就要被赶出去了,多亏了有贵人帮助。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说着他看了看我示意我坐。

 

“小伙子,谢谢你。你的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老头感激道。

 

我摇了摇头微笑道:“萧老没事的,我不急。”

 

“唉,都是我不好,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阿琴变成这样。”

 

我好奇的看了看床上的美妇,又看了看他:“这位就是您夫人吧?萧老今年贵庚?”

 

这老头看起来像六十岁了,根本和床上的女人就是两个级别的。

 

老头苦笑着道:“我今年四十有二了。”

 

我顿时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摇头叹气道:“唉,自从阿琴出事以后,我受到的煎熬和打击太大,所以导致了老化的比较快吧。”

 

和老头聊了一会而,留下了双方的联系方式我便离开了。

 

走之前,老头几乎是拉下了脸皮和我借了一万块新币,我看在他对他太太的感情份上借给了他。

 

我并不是土豪,可我现在并不是很缺钱,而且他们的感情深深的打动了我。他老婆因为意外变成了植物人,他却不离不弃的一直照顾着。这个世界上,还有几对夫妻有这感情?看着他们我就想起了张小琦和陈超然,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好受一些,我才会伸出援手。

 

看完张小琦,我离开医院回到了酒店。医生说有我这段时间的照顾,她的病情已经开始慢慢好转,只要好好治疗康复不成问题。

 

得到这个消息,我却是阴晴不定,如果小琦的病情恢复了,神志清醒了,她会不会怪我?会不会恨我?我不知道,心里有些期望保持现状就好。

 

可是我又不能如此自私,这样的话我怎么对得起陈超然?不管小琦病好了会如何对待我,只要她没事,能好好的活着,一切都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早,我准时报道上班。刚走进娱乐城,一个身影便吸引住了我。他就是萧正国,昨天在医院遇到的那个老头。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堆筹码,东张西望的寻找着赌局,最后他在一张百家乐的台子上坐了下来。

 

我微微皱了皱眉,见我负责的桌子空无一人,我准备先过去看看。这老头是怎么情况?昨天和我借了钱,今天就来赌场?不是说要治好老婆的病么?感情都是说说?

 

越想越气愤,我悄悄绕到了他身后。他没有发现我已经站在他身后,忘我的搓着手里的牌还不断喊着:“吹!吹!吹!”

 

我瞟了一眼他的筹码,眼看只剩下了一千多了,我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不快,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马上难堪了起来,不自然的冲我笑了笑。

 

……

 

赌场卫生间里,我直勾勾的盯着萧老头道:“你和我借钱就是来赌博?”

 

他握着双手低着头没有说话,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我气急败坏的吼道:“你昨天怎么和我说的?你说要治好你太太的病!你不好好去想办法赚钱,还跑到这你来赌博?你以为我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把我当凯子了?”

 

“阿铭,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明天把我的钱还我。”说着我扭头便走,想了想又对他道,“还有,你老婆的医药费,如果明天你不把我的钱还我,我就报警!”

 

下了最后通牒,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卫生间。出来之后,我心里还是堵得慌。我还真是傻得可爱,做荷官这么久,也该有所觉悟了。像这种烂赌鬼,根本就是无药可救!

 

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我才回到我的工作岗位。接下来上班的一天,我都没有再看到萧老头,我觉得是我不是我说话太重了?可一想起他拿着我的钱来赌博,我就一阵不爽。

 

下班之后,我来到医院,路过萧老头老婆的病房的时候,我偷偷打开门缝朝里面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萧老头的踪迹。

 

看完了小琦之后,我鬼使神差的又去那间病房转了转。还是空无一人,我觉得我今天说的话是重了一些,我真的不是在乎我的那些钱,我只是希望他能好好过日子。

 

叹了一口气,我走进病房,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美妇自言自语的道:“我真的只是希望他能够好好生活,赌博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您了解我的心意的话,就帮我劝劝他吧。”

 

说完之后,我自嘲地笑了笑。他老婆是植物人怎么可能劝说得了他。想了想,我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