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昔日赌王

时间:2015-02-13 14:07来源:未知作者:HeLin

吃过晚饭后,我刚回到房间准备去洗澡,便有人来敲门。我以为是凝微又找我有什么事,可当我打开/房门时却是萧老头。

 

他还是那一身灰旧的西装,可是此时我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怎么说呢,好像有点回光返照精神焕发的感觉……

 

还没等我说什么,他走进了房间打量了一下四周:“你怎么住这?”

 

我关上门悠悠道:“反正不要我出钱干嘛不住?”

 

“你一个荷官哪有这么多钱住这?”他狐疑道。

 

被他这么一问,我笑了起来:“你还来管我的事情了?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怎么是来还钱的?”

 

他不说话,反而盯着我看了许久,看得我浑身不舒服。

 

“你真的只是一个荷官?”他再次开口。

 

我避开了他的眼神,自顾自的从桌上拿起那半瓶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我就是一个荷官,这间房子不是我的。是别人免费给我住的,就这么多,你还想知道什么?”我语气生冷,有十足的不客气的味道。

 

他愣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你今天去看阿琴了?”

 

我点了点头:“路过的时候顺便去探望了一下。”

 

“你今天和阿琴说的话我听见了。”他低着头有些自责道,“以后你别去和她说我赌博的事情。”

 

我很奇怪,一个植物人能听到我说的话?

 

“你的钱我还不了你了。”他继续道。

 

我一听也很是无奈:“其实那些钱还不还无所谓,我只希望萧老你明白,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可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他没有理会我说的,而是自顾自说道。

 

没想到这老头也挺固执的,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你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可你没能力还不欠你还能怎么?

 

“傅铭!”这时老头双眼精芒盯着我叫道。

 

我被这一叫有些发愣,“嗯?”

 

“你愿意和我学习赌术吗?”

 

我被问得有些发傻,这老头不是疯了吧?自己烂赌也就算了,还想拖我下水。赌术?要是你真会赌术,你还会落到如此地步?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愿不愿意!?”

 

不知道怎么的,我隐约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场。这种感觉很熟悉,愣是让我想起了在华先生身上出现过的那股气息。

 

这?!怎么会这样?

 

“萧老,你……”我疑惑道。

 

他死死地盯着我,仿佛我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就会这么一直看着我一般。这种感觉十分难受,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不愿意!”

 

我的回答似乎超出他的想象,他的气场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道:“萧老,我不喜欢赌博,也不想赌博。如果你实在是还不上钱,我可以多给你一些时间。你去找份工作,或者做点小生意。我这里还有一些钱,也可以借你。为了你夫人,也为了你自己,不要再赌了。”

 

我不知道我的话哪里不对,他听了之后,像泄了气的气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呵呵呵……赌博,都是赌博,不然我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还害了阿琴。”说着他的眼底泛起一层浑浊的雾气。

 

“阿铭,你是个好孩子。嗯,你说的对,赌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赌很好。”说着他冲我点了点头。

 

“我一直以为我能帮阿琴报仇,可现在我兼职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

 

一听到报仇,我的神经顿时绷紧了起来。

 

“你想听故事吗?”萧老头看着我失魂道。

 

说起萧老头的故事,要是换作一个普通的人或许觉得这根本就是演电影。可我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自从被华先生救了之后,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复仇这个词就像刻在了我的骨髓里一般,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帮陈超然报仇。

 

萧老头说他是被别人算计才会落得今天这般地步,也是因为他的自负才会害了他太太。

 

“如果我告诉你我曾经是赌王你信吗?”说着他卷起了袖子,翻过双手。我看到了他手腕处有两条深深的疤痕。

 

“就是因为我的自负,我被人废去双手。也是我害的阿琴会变成这样。”萧老头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就忍不住抽泣起来,“我/日夜都想着报仇,想着东山再起,却没想过我一个废人,有什么资格去报仇!”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道:“您说您曾经是赌王?”

 

“没错,2006年我赢到了新加坡赌王的头衔,却输掉了我的人生。”

 

他见我半信半疑,继续道:“我赢得的赌王头衔是我们底下赌术界公认的荣誉,至于明面上的那些头衔。”

 

说着他不削地瞟了我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句:“送我也不要。”

 

我呆若木鸡地杵在原地,如果他当真是赌王,那我之前还像教育小孩子一样教育他,顿时有种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很不是滋味。

 

“我现在双手不能用力,听觉也有一些问题。”他抬起手掀起了覆盖耳朵的头发,这时我才发现了一个小型仪器挂在那。

 

“现在不得不依靠助听器,我才能听清楚周围的一切。”

 

“究竟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我好奇道。

 

此话一出,我才发现他眼里不知何时充斥着可怕的血丝。

 

聊了许久,萧老头离开了我的房间。我怎么也没料到,这么一个烂赌的老头居然曾经是赌王!?这好比和你说街边要饭的曾经是首富一样,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但是从他的神情各种看来,我又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我想报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可是我根本没有实力报仇。别说报仇,我现在只要被郑浩他们看到也就是死路一条,基本就是见光死!

 

我觉得要是萧老头真的是赌王的话,我和他学赌术是不是能够报仇?等有一天我成了赌王,成了和华先生一样有头有脸的人物,那时候是不是就可以报仇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这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就算萧老头是骗我的,反正我也已经借了他那么多钱了,要是骗也骗够了。我身上最多就一张工资卡,里面现在也没有多少钱了,何不试一试?

 

越想,越是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我拉开了门直接追了出去……

 

赌术分很多种,有的人靠心理学取胜,有的人靠概率学取胜,反正说的再多也不过在一个“赢”字而已。只要赢了,那你就是厉害的。

 

萧老的教我的赌术可以说看似简单,可里面的门道太过于复杂。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是不是不适合赌,我可以娴熟的洗牌、发牌,可叫我去读别人的心理,我根本做不到。

 

刚开始在萧老的教导之下,我学习了一大堆心理学的知识。之后就是对牌局的掌控和布局,让每一手牌都有很好的操作,赢要赢多少,输要输多少。输的目的和赢的比例都要计算的很好,接着就是许多的旁门左道。

 

可以说和萧老学习的这段时间,让我打开了一扇从未有过的大门,走进了一个充满奥秘的世界。

 

我发现萧老就算不赌做其他的也绝对出色,越是了解他,我就越佩服他。对之前我训斥他的那些画面,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新加坡的日子也算悠闲,除了上班、下班、医院、酒店之外就是和萧老学习赌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凝微并没有多来干涉我,也没有吩咐我去做什么事情。

 

就在和萧老学习了一部分赌术之后,迎来了华先生要见我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