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男人的谎言

时间:2015-02-28 11:20来源:未知作者:kelong

接上一章

 

赌术包函的东西很多,其中最基本的就是千术。顾名思义,千术就是作弊的手法。一个合格的老千,他可以娴熟的掌控一副牌的走向和一场赌局的胜负。

 

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既然想精通赌术,那你必须把里面的门门道道都弄懂。在赌桌上,只论胜负不论过程。

 

你千术厉害,你在赌桌上赢了,没人抓到你出千,那你也是胜者。

 

“好了,今天就教你到这。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你按照我的方法每天练习,等你什么时候能做到‘四手六耳’你就算正式入门了。”萧老站起来转了转腰道。

 

“四手六耳?”

 

萧老一脸深奥道:“嗯、没错,四手说的就是一只手当做两只手用,六耳就是你不仅要去听牌,还要用耳朵观察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的。”

 

就在我思考着他说的这些话时,他腼腆的笑了笑:“阿铭,最近你师母的住院费……”

 

我不禁微微一笑,顺手从包里掏出钱包递给了他:“密码六个四。”

 

这段时间以来,我和萧老也算是熟悉了,我工资卡上的钱还有几万新币,现在我不愁吃不愁穿,那些钱对我也暂时没用,借给他也无妨。

 

他欣喜一笑,拿过钱包感谢了几句就离开了,等他走后我按照他给的方法逐一练习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我以为是萧老落了什么东西在这儿。可打开门,看到的却是一身酒气双手抱胸倚在门口的莉香。

 

我正想问她怎么了,她便任性地甩下了高跟鞋,跌跌撞撞地扑到了我怀里。我赶忙扶着她进了房间,把她放在沙发上倒了一杯水给她:“你干嘛喝这么多酒?”

 

她醉醺醺地看着我,呼了呼气:“你爱过我吗?”

 

我递给了她一条毛巾:“莉香,你醉了。”

 

“我要你回答我的问题,你爱过我吗?”

 

我被她问得无言以对,要说爱过,那也太假了。我和她前前后后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还没有萧老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长,要说没有爱过,我又不忍心说出口。我的命不仅是她救的,就连张小琦的命也是她救的。要我伤害救命恩人的心,我真的做不出来。

 

“呜呜呜……吸……我知道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我一直以为你爱过我……”她边抽泣边从包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条手链。

 

“铭,还记得吗?当时你说这是你最宝贵的东西,你把它送给了我。”

 

看着莉香手里的那条银色手链,我脑子顿了顿,回想起了那晚的一些事情来。这条手链是我打算送给张小琦做生日礼物的,可后来忘记了。当时我完全是无耻的为了泡到莉香才撒谎说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其实这条手链TM就是我在地摊上随便买的。

 

“莉香你误会了,我其实……”

 

就在我准备解释的时候,她站起来一把抱住我:“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从那天夜晚开始,我没有推开你,我就已经告诉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了……铭,你知道吗?在我以为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时候,你出现了,你和我说能遇到我是你的福气,你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

 

我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天晚上我完全是被欲/望占据了思想,我完全是为了能满足自我才会说那些花言巧语。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女人永远都经不起男人的哄骗。我内疚无比,真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我对不起莉香,我是一个罪人,一个混蛋!

 

我用手扶住莉香的肩膀,直视着她的双眼道:“莉香你听我说,其实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知道吗?”

 

她的眼泪簌簌滑落,挣扎着摇头道:“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铭,我好害怕,我真好害怕。”

 

她惊慌失措地死死抱住我:“铭,带我走好吗?我们远走高飞,别留在这里!”

 

她的身体瑟瑟发抖,我不忍心再推开她,一把拥住了她,任由她在我胸口哭泣。我知道今晚我想解释也解释不了,毕竟现在她已经醉成这副田地。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怀里的莉香呼吸稳定了许多,我低头看了看发现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很睡得很舒心的样子。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轻声呢喃道:“你好好休息,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

 

就在我把被子盖到莉香身上时,她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你不要走好么?”

 

看着她散乱的头发,楚楚可怜的眼神,我心里似乎有根弦,再一次被她轻轻拨动了一下。我点了点头坐到了床边,她把头轻轻挪到了我的大腿上,像个孩子依偎父亲一般。

 

从那晚的邂逅之后,莉香在我心里的分量还比不上乔贞儿,可得知是她救了我时,我的心理很复杂。

 

就这么一个女孩,我没有为她做过任何事情,就连话都没有说过多少,对她的了解比白纸还白。可她却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在我频临死亡的时候救了我。

 

渐渐的,我下定决心,我要好好照顾她,哪怕一辈子我也愿意……

 

莉香睡熟之后,我从床上慢慢移下来,整理了地上杂七杂八的那些东西,从桌上拿起那瓶喝了两天都没喝完的威士忌慢慢品了一口。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几个身强体壮的黑服男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出头年轻男子,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他穿着一件墨绿色的休闲西服,头发还喷了什么东西,梳着一个类似发哥的发型。其余的人似乎都以他为首,很像他的保镖跟班之类的。

 

我看了看他们问道:“有什么事?”

 

男子双手插在裤袋里,鼻孔朝天,不削的看着我道:“我女朋友刚才进了你房间,我现在来找她。”

 

刚才进我房间的就只有莉香,难道她口中的女朋友是指莉香?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你女朋友。”我也懒得理会他,说完顺手正欲关门。

 

正在这时,男子旁边的黑色西服保镖一把推住了门:“我们可是从监控里看着她进去的!”

 

这时,一个相貌堂堂的西服男人从中走了出来,礼貌道:“傅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这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诸少的女朋友的确是进了你房间。”

 

我记得这个男人,他是酒店的大堂经理,之前他每天和我打招呼来着的。

 

我犹豫着看了看那个拽气十足的年轻男子,这货百分百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他和莉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想起刚才莉香抱着我害怕担忧的模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胡思乱想了几秒,缓缓对大堂经理道:“误会肯定是有的,我只知道我女朋友刚才醉醺醺的哭着回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如果你们执意要进我的房间,那就拿出搜查令。如果没有的话,就别来打扰我休息。”

 

说完我不客气的看了一眼那个所谓的诸少。

 

他的脸色瞬间难堪了起来,对身旁保镖吼道:“愣着干嘛?把这小子给我弄开,今晚我要是见不到莉香,你们明天全TM给我滚蛋!”

 

保镖被他这么一吼,登时就要强制性上前拉我,我毫不退让地怒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敢!”

 

“哼!在新加坡还没有我不敢做的!滚!”那狂妄的诸少毫不客气道。

 

我只感觉到手臂被人猛地一拽,我朝后一退,冲着拉我的那个保镖就是狠狠一脚。保镖冷不防被我踹中肚子,不过他毕竟就是靠打架吃饭的,只是眉头微微一挑,抓住我手的力气更是大了起来。

 

我清楚今晚这件事情善了是不可能了,但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顺势抽回了手臂,一拳直接朝着保镖的门面而去。

 

他可能没料到我会有如此速度,被我一拳打翻在地。身后几个人更是诧异无比,立时一拥而上。

 

在新加坡这段时间我也没闲着,每天都去健身房锻炼,之前还报了一个搏击馆,在里面也学了好几个月。加上我之前就有底子,面对他们几个我还是有一点底气的。

 

就在我准备和他们大打出手时,走道一旁传来了一个声音“住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