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控场

时间:2015-03-12 14:1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上船以后,比赛开始第一天,我们六人,除了阿K以外每人分到了五十万筹码比赛制度,采取的是随机制。也就是说,每个参赛者,将会由电脑随机抽取安排比赛项目。

 

比赛时间为三天,第一天结束时要赢够三百万筹码才能出赛,第二天则是要一千万筹码,如果你筹码数量不够将会被淘汰,筹码输完了也算作淘汰。也就是说,三天之后留下来的人则将进行最终的对决。

 

不过每个参赛方会有一个特殊名额,决赛时直接参赛,阿K就是我们这方的特殊名额拥有者。

 

这次比赛明面上是新加坡赌王大赛,暗地里也就是所谓的地盘争夺战。哪一方赢了,他就会拥有新加坡所有地下赌场的经营权,为期三年。

 

所有地下赌场的经营权,我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哪怕一年赚的钱都够我花八辈子了。

 

正式进入比赛前我就已经做好了打算,我要稳稳的进入决赛,只需赢够进入下一场资格的筹码就收手。

 

除了阿K之外,我们五人正式进入了比赛。电脑随机抽取名单和比赛项目,每四个小时随机换一次,比赛时间为十二小时。

 

我第一场抽到了梭哈组,对于这一次抽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梭哈规则为各家一张底牌,底牌要到决胜负时才可翻开。从发第二张牌开始每发一张牌,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 有人下注,想继续玩下去的人,选择跟,跟注后会下注到和上家相同的筹码,或可选择或可选择加注,各家如果觉得自己的牌况不妙,不想继续,可以选择放弃,认赔等待牌局结束,先前跟过的筹码,亦无法取回。

 

最后一轮下注是比赛的关键,在这一轮中,玩家可以进行梭哈,所谓梭哈是押上所有未放弃的玩家所能够跟的最大筹码。等到下注的人都对下注进行表态后,便掀开底牌一决胜负。这时,牌面最大的人可赢得桌面所有的筹码。

 

由于此游戏简单,激烈,既含有技巧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流传非常广泛,更由于多被用来进行赌博,因此也被误认为是赌博游戏

 

梭哈常见于香港电影中,《赌神》里发哥经常和别人玩的就是梭哈。想玩好此游戏需要良好的记忆力、综合的判断力、冷静的分析能力再加上一些运气。

 

我坐到赌桌的位置上,心里有些紧张,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上赌桌玩牌。虽说我曾经是荷官,可我从未正式在赌桌上玩过牌。

 

两局之后,我的心情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这时我才暗自打量起在坐的牌手。

 

除了坐在我对面的一个身穿黑色小西服的金发女孩,其余都是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子。

 

值得注意的是,这张桌子上只有金发女孩给了我一种压迫感。她一边吃棒棒糖一边出牌,看起来十分玩世不恭。但我感觉每次我的牌她似乎都能读的死死的,我加注下注都好像全在她的掌控之中。

 

不止是我,应该是在坐的所有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难道这就是萧老所说的“控场”?

 

我深吸一口气,不露声色的进行着牌局。

 

两个小时过后,我的筹码量增加到了八十万,如果按照这样的进度下去,第一天比赛结束我很可能赢不够三百万。

 

我不敢大意,这一场金发女孩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两个小时已经淘汰了两个人。现在赌桌上就只剩下我、金发女孩、还有一个眼镜男。

 

现在的情况只要我赢够一百万,我就打算拖时间,到第一场结束之后进行下一场比赛抽取。

 

因为金发女孩给我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要不是这段时间的训练,我早就已经淘汰出局。

 

就在我思考之际,荷官对我道:“红桃K说话。”

 

我现在牌面上是红桃10,红桃K,底牌是黑桃K,金发女孩的牌面是梅花Q,梅花J,眼睛男牌面是方片A,方片Q。

 

他们的底牌我都不知道,可我知道自己拿了一对K,按照之前眼睛男的加注情况来看,他拿一对A的几率很小,金发女孩底牌一定是梅花,会不会是梅花K呢?

 

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不断的计算着他们的底牌。

 

“先生,您好,到您说话。”荷官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揉了揉太阳穴,一咬牙道:“show hand!”

 

当我全下了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金发女孩微微皱了皱眉,将棒棒糖从嘴里拿了出来。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错了?他底牌肯定不是梅花K,还有两张牌没有发,现在桌面上有一百二十万筹码,只要我这次赌对了,她不跟,我就坐等时间结束。

 

她看着我笑了笑:“K一对吗?呵呵,这么有把握?”

 

我心里一紧,果然!她还是看出了我的底牌,我点燃一只万宝路抽了一口缓缓的抽出了底牌翻了开来:“不错!我就是K一对!”

 

她见我直接把底牌摊了开来,顿时收回了笑容凝视着我。眼睛男则是有些紧张,他只剩下二十万筹码,看他的样子他想和我赌这最后一把!

 

“跟了!”眼睛男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就不信了!”

 

他也摊开了底牌,居然是方片K!!

 

我怎么也没想到,四张K,我拿了两张,他那里居然还有一张!而且他的牌面赢的几率比我大!他清一色的方片:A、K、Q!

 

金发女孩见状舔了舔棒棒糖,语笑嫣然道:“没想到他那还有一张K,嘿嘿,这一把我就不去了,你们玩。”说着她单手盖掉了手里的牌。

 

我咽了咽口水,故意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灭掉了手里的烟,我脑子里不停的闪烁着刚才荷官洗牌的顺序。

 

“可以发牌了吗?”荷官问道。

 

我深呼一口气,沉重地点了点头,这一次全凭运气了!

 

而就在荷官发出牌的那一刻,我注意到了他的手!

 

等等!这个荷官是左撇子!

 

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乍现,对!一定是这样!

 

刚才我一直按照正常顺序去记牌,不过每次发出来的牌都和我记住的不一样!原来是这样!只要我反向思考,把顺序倒过来那岂不是?!

 

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再一次理了理脑海中洗牌的顺序……

 

第四张牌,我的是方片J,眼睛男的是梅花A。

 

“哈哈!哈哈!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啊!”眼睛男顿时眉开眼笑,冲着我挑了挑眉得意道:“你一对K,我一对A,看来这一把我要赢了。”

 

我冷笑一声道:“还有一张梅花K还没出来呢。”

 

“哈哈,你不会认为你还能拿到梅花K吧?”眼睛男看了一眼我,便把目光转到了金发女孩身上,“嘿嘿,你的底牌是梅花K吧?”

 

金发女孩淡淡了点了点,“嗯”了一声。

 

我顿时有些诧异,看着她疑惑道:“那你为什么不跟?!”

 

她看了看我:“这一局无论怎么样都会淘汰一个人,我又何必去凑热闹呢?”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脑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没想到她的底牌是梅花K!

 

“怎么样?这一把谢谢你了!”眼睛男得意的斜倚在椅子上看着我。

 

我再次点燃了一支烟:“现在说这话还有些为时过早,荷官发牌!”

 

“哈哈,你认为你还能……”

 

接下来发出的牌硬是把他想说的话塞到了肚子里,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的牌面。

 

我微微笑了笑:“看来这把要谢谢你了。”

 

眼镜男顿时像只泄了气的气球,瘫在了椅子上。

 

金发女孩双手抱胸,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我。

 

控场?呵呵,其实我也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