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交易

时间:2015-03-12 14:15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接下来的两人对决中,我采用了拖延战术,无论金发女孩出什么牌我都不跟,硬是把剩余的时间耗完了。

 

“很高兴和你同桌,想请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比赛结束了,金发女孩走到我身前鞠了一躬,双手背在身后,模样有几分调皮。

 

我站起来微笑道:“你可以叫我第二铭。”

 

“第二名?”女孩愣了愣随即扑哧一笑,“好吧,第二名,我叫island。”

 

“Island?”小岛?怎么会有人叫这种名字,我有些疑问。

 

“嗯,我喜欢岛屿。”island说,“很高兴认识你,第二名,嗯……希望总决赛的时候还能见到你。”

 

Island说完和我握了握手,便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我从比赛区出来之后,阿K他们已经在餐厅了。

 

“你怎么才出来啊?”阿K端着一个高脚杯晃动着杯中的红酒问道。

 

“对手有些难缠。”我随口答道。

 

阿K给我倒了一杯红酒,调侃道:“我以为你小子是第一个出来的,没想到却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怎么?赢了多少?”

 

我推开了他给我倒的红酒,冲服务员道:“你好,给我一瓶威士忌加冰。”之后才淡淡回答他说:“没多少,差不多两百万筹码吧。”

 

听我说完这个数字的时候,鹰钩鼻男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一旁的阿云娇笑道:“不错嘛,没想到我们傅总也挺厉害的嘛。”

 

“荷官,看不出来啊,你还深藏不露呀?”阿K附和着道。

 

“哼,这才刚刚开始而已,总决赛还早着呢。”鹰钩鼻男冷不丁冒出一句。

 

说完也不管我们怎么看,站起来便向众人告辞了。

 

“李总监就这脾气,来我们吃东西。”阿云接过服务员拿过来的威士忌给我倒上。

 

每场比赛结束之后都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顿饭之后离比赛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小马坐在一旁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捣鼓着他手里的金币。阿云和阿K两人滔滔不绝的聊个不停,剩余的中年男子老张则是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第一场比赛,小马赢的最多,已经赢够了三百万筹码。阿云和鹰钩鼻齐平两百多万筹码,我排行第三,最后一个则是老张。

 

之前那把牌,要不是我按照萧老教给我的“三眼”记牌法,逆向推算,我不知道能不能赢眼镜男。

 

没错,最后一张牌我的是黑桃10,眼睛男的是梅花2。

 

我的手牌:红桃10、红桃K、黑桃K、方块J、黑桃10(两对)

 

眼睛男:方块A、方块K、方块Q、梅花A、梅花2(一对)

 

那一把我设了一个局,看来参加比赛的选手都各有城府……

 

第二场比赛,我抽到的是轮盘,我最不想参加的项目。

 

之前通过凝微,我已经彻彻底底了解了轮盘,她说过赢轮盘的几率只有5.26%。这完全就是靠运气的赌局,想到运气,我想起了萧老教给我的一招,不禁暗暗一笑。

 

正好,借此机会实验一番!

 

拿着筹码,我坐到轮盘桌上。丢钢珠的是一位美女荷官,让人看得很是赏心悦目。至于参赛选手,我没有多留意。

 

反正在轮盘桌上,我们的对手是轮盘,没人会注意到你。

 

玩轮盘就像买彩票,没有规律,没有概率,全频运气与直觉。

 

据说很久以前有一名“轮盘赌神”名叫Joseph的英国人在蒙特卡洛(和澳门同样位列世界四大赌城之列)赌场上大放异彩,赚了一大笔钱。

 

Joseph 是一位工程师,他刚到赌场的时候,没有像其他赌徒那样先拿几百英镑小试牛刀,而是雇用了几个助手来静观其变,偷偷地将赌场里每天运行的六个轮盘每次中奖的数字记录下来。连续六天之后,他将写满了数字的一页页纸统计到一起,发现其中有一个轮盘 36 个数字出现的次数不是很均等,有九个数字出现的次数稍微偏高。

 

发现了这个漏洞之后,Joseph 将自己准备的钱反复在这个“问题轮盘”的九个数字上押注,经过连续几天几十个小时的赌战,赢多输少,他已经赚了一大笔美元。

 

早在第一天,赌场的工作人员就已经注意到了他总是在赢钱,可是拿他也没办法,因为赌场并没发现他有任何作弊行为。几天之后,赌场才把这台轮盘更换,结束了 Joseph 的常胜之旅,不过此时他已经是满载而归。

 

有人说过,Joseph 有一套他自己的轮盘概率学,也有人说他只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要是换在现在机器精密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赢钱。

 

众说纷纭,可他真正是怎么做到的就无人而知了。

 

一个小时下来,我只赢了几把,还算输的不多。在坐的人都和我一样,毕竟能来参加比赛的都是有一定水平的,谁也不会盲目的下注。

 

萧老和我说过,凡事都有定律,天地万物冥冥中都有指引。对于这种说法,我也是半信半疑。现在我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照他所传授的“五运六气”开始玩轮盘。

 

运气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谁也不能掌控,谁也不能预测。机会不常有,我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利用自己所能把握的东西。

 

我尽量放空思绪,用直觉去判断接下来即将下注的数字。既然上一把出了单数,我觉得这一把还得押单数。

 

没中。

 

在我预料之中,正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台面上那一排排数字像一只大螃蟹。“螃蟹角”有了,刚才又出了一只“螃蟹钳”,那现在是不是该出“螃蟹腿”了?

 

我恶趣味的想着,随手将筹码丢到了类似螃蟹腿的数字那儿。

 

没想到,居然中了!

 

于是接下来,我按照我的“螃蟹定律”小心翼翼的下注。

 

两个多小时过后,我用筹码“画”了无数只螃蟹。细算下来,我居然赢了一百万!到结束的时候,除了我其他人都没赢多少,几个参赛者都有些诧异的打量着我。

 

如果现在是在赌场的话,按照我这样下去,注下大一点,估计没多久就有人找我“谈话”了。

 

第三场和第四场,我居然抽到了同一种比赛项目,都是21点。这两场比赛我没有赢多少,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只要稳稳的熬过今天,就可以进入明天的比赛,我没必要再去冒风险。

 

第一天结束的时候,我筹码总量为三百二十一万。

 

不出我所料的是,那四个总监都进入了第二天的比赛。

 

今天的比赛已经淘汰了大部分人,能进入明天比赛的无一不是厉害的选手。每个入围的选手名字和筹码量不断的滚动在大屏幕上,排在第一的那个人居然赢了两千多万!

 

我忽然觉得明天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为什么这么说呢?

 

赌博的很多项目中,都有着筹码优势一说。比如德州扑克,你有1个筹码,别人有三个筹码,你和他玩,你只有一次机会,每赢他一次多一个机会。可如果输了,你就直接出局了。

 

筹码量绝对占据着可怕的优势!

 

我很担心明天要是不幸被抽到和筹码量大的人一桌,很可能我一不小心满盘皆输!

 

我有些怀恋“画”螃蟹了,要是明天能让我画一天螃蟹,顺利进入决赛……

 

我自嘲的笑了笑,要是这个想法被萧老知道了。我不知道他这位曾经的赌王会作如何感想……

 

比赛了一天,正在我打算回房间好好休息的时候,鹰钩鼻男居然找到了我。

 

他站在我房间门口,似乎老早就在等着我了。我不知道他来找我什么事,但直觉告诉我肯定不是好事。

 

“李总监是在等我吗?”我不不咸不淡道。

 

他不屑地瞧了我一眼,用鼻子哼出一句:“没想到傅总还没被淘汰。”

 

我不爽地冷笑了一声,他这是什么意思?希望我被淘汰?觉得我就是该被淘汰的吗?

 

“彼此彼此,有什么事情李总监就直说吧。”

 

“我其实来这是想和傅总做一笔交易。”他说着,这才正色看向我。

 

“交易?”

 

鹰钩鼻男自信满满道:“不错,现在我们这边的人中,我的筹码量最多。现在已经七百万了,只要明天我稳稳的不出差错绝对能过闯进决赛。”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傅总的筹码量最少,而且明天比赛这么点筹码量很可能会被最快淘汰,我的想法是……”

 

“你想叫我把我的三百万筹码给你?”我不动声色道。

 

“不错,我们同属一个参赛方,是可以互相转让筹码的,只要你把你的三百万筹码给我,明天我稳进决赛!”

 

他见我再次沉默,继续道:“我也不会让傅总白给我这些筹码,我会以一美金比一,收购你所有的筹码。”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

 

没想到鹰钩鼻男如意算盘还打得挺好,不过我真的是为了钱来的吗?

 

“如果李总监没什么事的话,我要休息了。”我自顾自打开/房门,头也不回道。

 

他脸色“唰”的一下绿了,加重语气喊了一声“傅总!”

 

“李总监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不等他多说什么,信手把房间门关上,余光似乎瞥见了他怨毒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