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报复

时间:2015-03-23 14:33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第二天一早,众人聚到了娱乐城的大厅里。

 

鹰钩鼻男似乎昨晚被我刺激过头了,眼睛上还挂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一见到我,就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德性。

 

“很不错,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被淘汰。只要撑过今天,我们进入决赛的人越多,就越对我们有利。”阿K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道。

 

阿云接话道:“因为昨天淘汰了许多人,导致今天很多人筹码量会很大,所以今天要是我们自己人能够同桌的话,多筹码一方尽量‘输送’一些筹码给少筹码一方,下面我来说一下现在的筹码情况。”

 

“李总监七百零五万筹码,马总监六百万筹码,我五百八十万,张总监四百一十万。”说道这里阿云看了看我,笑着道“傅总三百二十一万,傅总要加油咯。”

 

我抿了一口威士忌,回笑着点了点头。

 

“加油也要看有没有油加。”鹰钩鼻男不削地扫了我一眼。

 

“没事,等下要是我和傅总同桌的话,我会给傅总输送一些筹码的。”小马把手中的金币放在桌子上旋转了起来。

 

“还是先管好自己吧。”鹰钩鼻男冷冷道。

 

我眯着眼看了他一眼:“谁能进入决赛还不一定呢!”

 

阿云见我火药味有些重,立刻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冲着一个目的来的,多余的话也别多说了,还是好好比赛吧。”

 

阿K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鹰钩鼻男,冲我使了个眼色好似在调侃:“小子,我看好你喔。”

 

今天第一场比赛和我预料中的一样,我很不幸碰到了“筹码压制”。一场比赛下来,玩得简直是畏手畏脚的,根本就是被别人吊打的节奏。

 

没办法,我筹码量太少,只能隐忍。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不敢轻举妄动。

 

结束第一场比赛后,我三百二十一万筹码少了一半。

 

第二场比赛,我再次抽到了梭哈。

 

不过运气还不错,我遇到了阿云,她居然已经赢到了一千多万筹码!

 

上桌前,她就已经和我说好了,会输送一些筹码给我。

 

所谓的输送筹码就是两人互相作假故意输赢,就好比说我拿一对A,你拿一对K,我故意弃牌让你赢。

 

对于输送筹码一说,参加比赛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输送筹码如果弄的不好,会被别人利用,一举拿下输送两方的筹码,可以输送筹码是利益和风险并存的。

 

开局之后,凭借着阿云的筹码优势,我从别人那赢了不少筹码回来。

 

等淘汰了几人后,人数少了大家便谨慎起来,就趁此时阿云开始输送筹码给我。

 

她把超出一千万的筹码全都故意输给了我,加上我自己赢的,第二次比赛结束我拥有了六百万筹码。

 

第三场抽到了轮盘,本以为还能像昨天一样依靠“螃蟹理论”在轮盘上扳回一些筹码的,可没想到最终却以不输不赢收场。

 

比赛进行到第四场的时候,人越来越少,像我这样拥有百万筹码的人也凤毛麟角。

 

可以说这最后一场十分关键,有没有资格参加明天的决赛全都押在这一场上了。

 

除了我,其他四个总监的筹码都已经超过了一千万。不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最后一场才是真正的战斗!

 

休息了一会儿,我从洗手间出来,整理好心态走进了比赛区等待着电脑随机分配。

 

我害怕我再次抽到轮盘,如果这样的话,我真的只有听天由命了。可能是超人在天之灵的守护,我好运的抽到了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可是我接触的最长的娱乐项目!

 

做荷官的时候,我已经对德州扑克有了深层了解,对于德州扑克的概率表,我早就已经滚瓜烂熟了。这一次,只要不出意外,我完全可以进入决赛!

 

我拿着号码牌坐到了对应的赌桌上,心里开始策划起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要如何将我的筹码翻倍!

 

而就在这时,鹰钩鼻男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他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身边道:“哟,傅总,还真是巧啊。”

 

我并没有理会他,说真心话,我一看见他就烦。

 

比赛开始,我按照萧老教的和自己的判断,稳步稳扎地进行着比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紧迫感也越来越强。我现在台面上九百多万筹码,离比赛还有半个小时,只要我保证不输,赢一局我就可以出赛了。

 

德州扑克所谓易守难攻,最怕的就是被人套进去。玩德州最大的要点就是,永远不要认为自己的牌最大。一旦忽略了对手,很可能会被套进死局。

 

这一把我运气不错,拿了一个同花,赢了一些筹码。可能是我之前下注有些过于暴露了,很多人都读出了我的牌。

 

只有一个人跟了进来,最终没等发完五张公共牌,全场的人都弃牌了。不过我收获还不错,赢了几十万筹码。

 

在坐的人筹码量都很大,现在几十万输赢已经是很小意思的了。

 

看了看电子屏幕上的时间,离比赛结束只有十分钟了,也就是说最多还能玩6-7局就停止比赛了。

 

而在这6-7局中,我要再赢几十万才能出线。

 

此时,我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粒,我拿起手中的手牌看了看,是两张杂牌。我跟了进去,发出的前三张公共牌与无关,我弃掉了手中的牌。

 

现在每把我都要跟进去,只要有百分之五十以上赢的可能性我都不能放过,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就在这时候,最在赌桌对面的鹰钩鼻男冲我隐隐笑了笑。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眼珠转了转,扬了扬眉,看了看我的筹码,又看了看他的筹码。

 

他什么意思?他要输送筹码给我?我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微微点了点头。

 

如果是平时我绝对不会相信他,可现在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在怎么说,他和我也是同一阵营的,应该不可能这时候摆我一道。

 

我深吸一口气,想了想对他点了点头。

 

这一把我的手牌是同色9J,还算是不错的起手牌。

 

我加注了五十万,一圈下来除了鹰钩鼻男,还有两个人跟了进来。

 

荷官发出了前三张公共牌,分别是:黑桃9、红桃Q、梅花A。

 

我一对九,其余人没有下注。

 

我下注一百万!

 

一人弃牌,鹰钩鼻男跟注。

 

第四张公共牌发出了梅花10。我选择了过牌,我看不出鹰钩鼻男是什么牌。

 

毕竟说好这把要输送筹码,所以他的打法和平常不一样,我也读不出他的手牌。

 

轮到他说话。

 

“All-in!”

 

All-in?!我抬头死死的盯着鹰钩鼻男!这什么情况?他全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