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多行不义必自毙

时间:2015-03-23 14:47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我怎么也没想到,鹰钩鼻男最后还是摆了我一道!

 

他肯定读出了我的手牌!太大意了!之前一对九的时候,我下注是按照概率表来的!为的就是让他能够读出我的牌,现在他居然All-in了!

 

鹰钩鼻男总筹码一千四百万,全推了出去。剩余的一个选手,见到此情景只能无奈的弃牌。

 

时间只剩下最后三分钟,来不及了!这是最后一局了!完了,难道说我注定要在这一局终止了吗?

 

按照阿K的计划,我去卧底做荷官,就能够得到华少的一个承诺。如果我现在出局,或许华少看都不会看我一眼,更别提承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我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输!我迅速控制情绪,直视着鹰钩鼻男。

 

“你跟不跟啊?傅总?”他看着我,戏谑道。

 

下一张牌是什么?我努力的回想着荷官洗牌的手法,猜测着每张牌的顺序。

 

“先生,到您说话。”荷官开始催促起来。

 

我咬了咬牙挤出一个字,“跟!”

 

“请开牌。”荷官道。

 

鹰钩鼻男潇洒的摊开了自己的手牌,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是J、K!虽然花色没猜对,但牌型猜对了。

 

此时台面上的公共牌分别为:黑桃9、红桃Q、梅花A、梅花10。

 

他是黑桃JK,已经完全成顺了。10、J、Q、K、A!

 

而我的牌为红桃9、J,已经无力回天了,无论第五张牌发什么,我都输了。

 

此时在坐的一些牌手,都暗暗为我捏了一把汗。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输了,因为大家都差不多读出了我的手牌。几个牌手露出一副惋惜的样子,互相交头接耳。

 

“认输吧,嘿嘿。你就一对九,怎么和我玩?哈哈哈哈!”鹰钩鼻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我。

 

“请开牌。”荷官再次催道。

 

我站起来,看着鹰钩鼻男恶狠狠道:“你会后悔的!”

 

“后悔?怎么后悔?你真以为你是傅总?呵呵。”他不削的冷笑着,坐在转椅上摇来摇去。

 

我拿起手中的牌,闭上眼睛,摊开了自己的手牌。

 

摊开手牌的瞬间,整张赌桌上的人顿时鸦雀无声。几个牌手更是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的手牌,鹰钩鼻男瞬间瞳孔放大,死死的看着桌面上的手牌。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嘴角咧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就在这一刻,赛场中央的音乐响起,宣告比赛时间结束。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鹰钩鼻男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9J吗?呵呵呵。”我得意一笑,“‘9J无敌,加五十’?李总监你还真信这种说法?”

 

他气得七窍生烟,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估计要不是在比赛,他肯定要冲上来和我干上一架。

 

“你……你……”他指着我,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来。

 

“你什么你?你真认为我信得过你吗?李总监,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了。”

 

他点燃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起来,十几秒之后,他看着台面上的牌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没错,其实是我摆了他一道。我的手牌不是9J,我的起手牌为梅花J、K,和他一样,现在我也是顺子。

 

一开始我利用“9J无敌,加五十”的说法,勾/引他上钩,如果他真心想输送筹码给我,那他不会看到我的底牌,我们大家都可以和平出赛。可是,他真的没安好心,不过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是J、K。

 

现在我和他都是顺子,按照德州扑克规则,我们两将平分桌面上的筹码。

 

就在这时,他居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傅总啊,傅总,你千算万算可能都没算过筹码吧!”他站起来开始整理桌面上的筹码。

 

由于他是赌场的总监,整理筹码的速度比荷官快上了一倍不止。

 

片刻的功夫,他便把桌上的筹码全都整理好了,将筹码均匀的分作了两堆。

 

“呵呵,傅总,这次可不是我不想帮你了。”说着他指了指其中一堆“就算这局打平,你也才九百八十万筹码!根本没有资格出赛!”

 

被他这么一说,在坐的一些牌手都仔细数起筹码来。由于我们这桌比赛还没结束,就算时间到了,也要进行完最后这一局。很多已经结束比赛的牌手,都纷纷站在隔离区外观看了起来。

 

很多围观的人,都纷纷叹了一口气,人们都用同情的眼神看向我。

 

“啧啧,真是可惜啊。”

 

“对啊,就差二十万就可以进决赛了!”

 

“是啊,真倒霉,居然死在医院门口了。”

 

……

 

我伸了个懒腰道:“没想到李总监理的一手好筹码啊,比我以前做荷官的时候都强。”说到这儿,我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李总监这么着急把筹码理出来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荷官,沉着一笑道:“还有最后一张牌没发呢,荷官发牌。”

 

荷官可能也是看愣住了,被我这么一叫才反应过来。削牌之后,他缓缓的发出了第五张牌。

 

当这张牌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沉默中,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梅花Q!!皇家同花顺!”

 

周围的人顿时像炸开了锅似的,纷纷议论起来。

 

我瞟了一眼惊呆在一旁的鹰钩鼻男,起身潇洒的离开了赌桌。

 

……

 

在过去两个月学习赌术的时间里,萧老一再强调,玩牌最重要的是心理战!你想赢别人,就要了解别人的心理,弄清别人在想什么,会如何出招,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最后一把牌,我的手牌为梅花JK,鹰钩鼻男的手牌为黑桃JK。台面的牌为:黑桃9、红桃Q、梅花A、梅花10、梅花Q。

 

其实我早就推测出第五张牌是梅花Q,所以我全心全意记忆着每一张牌,荷官洗牌的手法、洗牌顺序、每张扑克的走向。

 

等我记下这些之后,我便准备赢够剩下的筹码收手,没想到鹰钩鼻男居然主动找我输送筹码。这明显是给我摆他一道的机会,既然送上门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既然他想让我死,我又岂会留他?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贱我必更贱!

 

比赛结束后,海上已经是傍晚时分,一片波光粼粼。我一来到甲板上便碰见了阿K,他正戴着他那招牌性的蛤蟆镜,撑着手臂倚靠在白色围栏上。

 

一见到我阿K便痞笑起来,连连拍手道:“厉害,厉害!没想到荷官你居然这么厉害!”

 

我白了他一眼,嘲讽道:“还不都是你教的!”

 

“哦?我教过你吗?我记得好像没有吧,你小子是不是以前就是职业牌手啊?”阿K嬉皮笑脸的走过来,很熟络似的的搂住了我的肩膀。

 

我不自在地把他手打开,加快脚步道:“别碰我,我有洁癖。”

 

“你哪来的洁癖,咱俩不一直臭味相投吗?”他狡黠一笑,快步跟了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