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阿K

时间:2015-04-14 14:19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阅读

 

第二天比赛结束后,我没有再看到鹰钩鼻男。我不在乎他的去向,只要这次能够让华少满意,达到我的目的,还有一年之期我就自由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找回超人的尸体,没有让他落叶归根。所以我一定要为他报仇雪恨,以弥补我对他的亏欠。

 

当天大家没有再聚在一起,而是早早为第三天的比赛做准备去了。没想到我们这一边除了鹰钩鼻男,其余人都晋级了。

 

我站在轮船的甲板上,吹着海风,感觉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曾经我还只是天女号上的一名实习荷官时,我也很喜欢站在甲板上吹海风。

 

时过境迁,许多事情都已经回不去了,许多人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荷官,你在这干嘛呢?”阿K那痞气而又搞怪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我回过头白了他一眼道:“能不能别叫我荷官,我有名字。”

 

“好的荷官,没问题的荷官,荷官你叫啥来着?第一名?”

 

我眉梢一挑,没好气地一把揪住阿K的脸道:“小白脸,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阿K不禁微微一愣,摘下蛤蟆镜瞪着我道:“你刚刚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小——白——脸——说的就是你。”我毫不示弱道。

 

“去你妹的小白脸!爷今天跟你没完!”阿K顿时暴跳如雷指手画脚,气得满脸涨红,活脱脱像只受了刺激的猴子。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怎么也没料到,阿K的死穴居然就是这三个字。

 

其实阿K这个人并没有我以前想的那么坏,和他相处这段时间以来,我忽然觉得他并不是那么讨厌了。因为在他身上,我似乎能感觉到陈超人的气息,那种阳光爽朗、任性直率的气息。

 

虽然我总是喜欢装出排斥阿K的模样,但我不得不承认,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绷紧的神经不知为何总能放松下来。

 

晚上,我和阿K一起来到了酒吧,商量一些事情。和往常一样,我照旧喝着威士忌,他喝着红酒。我们两人安静地坐在灯火阑珊的角落里,仿佛与周围喧嚣的男女不是同一个世界。

 

“明天的比赛你有什么打算?”我抿了一口威士忌道。

 

阿K趴在吧台上,看着高脚杯里的红酒,百无聊赖地回了一句不知道。

 

我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你不知道?我看你这小子早就有计划了吧?”

 

他坐直了身体,脸色有些凝重道:“我之前是有计划,可你小子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你卧底进去做荷官,我们就能……”

 

“好了别说了,就当我没问,你爱怎样怎样。”我打断了他的话。

 

开玩笑,叫我去做荷官出千?之前在天女号上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要是这次再有什么闪失的话,估计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哈哈,你怕了?”阿K眯着眼睛对我笑,一副戏谑的表情。

 

我白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不怕你自己去啊,何必来拜托我?”

 

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怒意,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和你开完笑的呢。明天的决赛有些头疼,会有很多高手,你要小心点。”

 

“高手?你不就是高手么?”我故意用挑衅的口吻说道。

 

他叹了一口气:“唉,哪有这么简单,你知道这一次华少为什么会叫我来么?”

 

我疑惑的看着阿K,他这才解释道:“是因为他知道我是千门的人。”

 

“千门,那是什么?”我摸不着头脑,隐约记得萧老貌似和我提过。

 

“千门,是赌界的一个门派。早在很久以前,千门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了,而我则是千门最后一代传人。”阿K说着,眼神里散发出一种憧憬而又惋惜的光芒来。

 

“本来我也只是想靠祖辈传下来的东西混口饭吃,可是自从我出现在赌界,时间久了,注意到我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后来大家慢慢就发现了我是千门传人的秘密,其实我现在细想起来,天女号那次Shirley出卖我们,很蹊跷。”

 

说着他顿了顿,眼神更加雪亮,“我怀疑,这都和华先生有关。”

 

我不可思议的盯着他道:“你说什么?”

 

他苦笑着摆了摆手:“我随便说说,只是一个赌徒的直觉而已。”

 

虽然他这么说了,但我心中仍有几丝疑惑。

 

阿K见我有些走神,叫了叫我“第二名,想什么呢?我也就这么说说,你小子不会真信了吧?”

 

我眨了眨眼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道:“你小子肯定想多了。”

 

虽然我嘴巴上这么说,但心里已经对天女号事件产生了很大的怀疑。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时候华先生出现在那,当真只是巧合?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阿K这小子每次说话都是真一句假一句,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玩我?

 

“第二名,话说我那时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听外面的人说,你杀了一个荷官,然后劫持了郑浩逃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无奈的拿出一支雪茄,点燃缓缓吸了一口,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包括Shirley错手陆安哲的事情,我也没有隐瞒。

 

阿K听完以后,若有所思的想着些什么,“然后你就被华先生救了?”

 

我点了点头道:“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莉香。”

 

阿K猥琐地看了看我笑道:“你小子还真是走运啊,人家都是桃花劫,你小子都的是桃花运啊!”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抽着烟。

 

他见我沉默不语,也就没有纠缠在莉香的话题上,而是和我聊起了明天的比赛。

 

现在我们这边有五人参赛,决赛的时候,只要有任意一个人获得第一名就算完成计划。可以说,晋级人越多,我们的胜率就越高。

 

阿K这小子嘴上说着没计划,恐怕心里早就是千谋百略。很可能他已经把我排除在外了,因为他或许没想到,我把鹰钩鼻淘汰出局取代了他的位置。

 

当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我都迷迷糊糊的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这么多酒了。

 

也不知道我喝醉时说了些什么,第二天阿K见到我的时候,我总觉得他眼神怪怪的,时不时还会对我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来。

 

可无论我怎么回想 始终想不起来到底说漏了什么事情。想想也罢,反正我的事情就这么多,该知道的他也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我也懒得去纠结了。

 

比赛开始的前一个小时,阿K把我们全部聚到了一起,简单的说了几句。大概意思就是让我们尽量发挥出最佳水平,遇到自己人该如何处理云云。

 

等交代完一切之后,我们进入了比赛场,准备开始一场赌局上的生死较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