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众之失的

时间:2015-04-27 14:5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九人比赛淘汰了两人,现在还剩七人。气氛也越来越紧张,鸭舌帽男赢了两家的筹码,现在玩牌的方式也改变了。

 

他选择了“筹码压制”的打法,好几次我看都不看底牌就弃牌了。我读不出他的牌,我很害怕跟进去他All-in了我再弃牌,会损失更多的筹码。

 

我这样的举动惹的场外很多人不满,许多人都纷纷向我投来鄙视的眼神。渐渐地,大家开始不屑于我的存在。

 

不得不说阿K这小子真有一手,他采用的是“积少成多”的打法,一点一点的吸食着别人的筹码,让别人感觉不疼不痒的,时间一长他居然成了桌上筹码排行第二的人。

 

阿云倒是中规中矩,只玩大牌,该弃牌就弃牌,该上就上,就像她的爽快直接,风风火火。

 

Shirley的打法有些奇怪,有时候感觉她在故意输,有时候又感觉她要孤掷一注,有点像初学德州扑克的人,不过在场的人可不会把她认为是初学者。

 

Island和海鸥男是步步为营,每次下注加注都要思考很久,考虑的十分周全。

 

我早就有心理准备,这一次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但我没想到,这场战斗比我想象中还艰难万分!

 

哪怕我现在想退出比赛,输送筹码给阿K或者阿云都不可能了,如果贸然那样做说不定会直接导致我方两人被对手直接BB(干掉)。

 

比赛进行了四个小时之后,暂停了比赛,进入了休息阶段,休息时间为一个小时。

 

我瘫在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虚脱似的望着阿K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阿K递给我一支万宝路:“现在场上的形势已经很清楚了,Shirley和海鸥男肯定是一伙的,至于剩下来的两人也一定是一起的。”

 

我眨了眨眼睛,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阿云双手抱胸走过来道:“他们的确是一起的,刚才我已经接到了华少那边的电话,确认了几人的身份。”

 

我顿时头大,现在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的话,阿云找机会把他们其中一人套进来,我在后补刀。”阿K抽了一口烟,若有所思道。

 

我看着他,沉思了一会顿时明白过来:“你是要牺牲阿云?!”

 

阿K露出他的那副惯有的贱笑,点了点头道:“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场上的局势。如果情势一直这样僵持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四人肯定会联手对付我们。”

 

“应该不会吧?”我道。

 

阿K一屁股坐到我旁边,揽住我的肩膀道:“会下围棋么?”

 

我摇了摇头:“不会,这和围棋有什么关系?”

 

阿K俊眉一挑,故作深沉道:“围棋中有一句话叫做‘弃子争先’,顾名思义就是舍弃棋子,占据先手,取得主动。现在我们三人占据着优势,他们不会任我们坐收渔利,他们四人肯定会联手先削弱我们的优势。这时候我们如果采取防守,肯定会被他们得逞,还不如主动出击,弃子争先!”

 

我这才明白阿K的意思,我看阿云也没有表示反对。如果这样的话,我方就只剩我和阿K了?

 

到时候比赛肯定会更加惨烈,就凭我,能应付的来吗?

 

想了许久,我深吸一口气道:“不如牺牲我吧,阿云赌术比我好……”

 

话还没说完,阿K站起来坚决地摇了摇头:“你?不行。”

 

“为什么!”我疑惑道,“你是在怀疑我没有能力将他们其中一人套进来?”

 

阿K神秘一笑道:“这倒没有,只是,你是我们这边的底牌。”

 

我?底牌?我愣了愣,不知道阿K什么意思,正要开口问为什么,只见阿K神秘地朝我挑眉一笑,“等下你就知道了。”

 

正在这时候,比赛的广播声便响起了。我们陆陆续续走出休息室,开始了下半场的比赛。

 

比赛才开始了十几分钟,我明显感觉到了场上的气氛变了。阿K说的没错,他们的确开始联手对付我们了。

 

只要我们三人其中一人跟进去,他们至少会有两人一起跟,而且最终会让牌大的一方来完败我们。

 

我依旧打着酱油,下下盲注,偶尔看一看底牌,现场没人在乎我,哪怕我下注场外也不会引起什么风浪。

 

这一把我依旧第一个弃牌,鸭舌帽男跟着弃牌,海鸥男和Shirley跟了进去,Island在发出三张公共牌时也选择了弃牌。

 

阿云领打,不断的加大注码,阿K则不声不响的跟注。

 

我知道这一次,他们是准备开始实行我们的计划了。我又想起了阿K说的话,我是底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要我拿个大牌直接All-in(全押)?来个大翻转,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我怎么也想不通阿K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时候万一我被对手BB(干掉)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就在我苦思冥想之际,阿云All-in(全押)了。海鸥男看了一眼Shirley居然跟了进去,Shirley则选择了弃牌。

 

而就在大家都以为阿K要弃牌的时候,他慢条斯理的吐出一个字“Call(跟)。”

 

Shirley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死死的盯着阿K。

 

阿云微微一扬嘴角,摊开了自己的手牌,两张不同花色的小牌红桃2、梅花6,完全和台面上的五张牌一点关系都没有。

 

台面上是:黑桃8、梅花Q、黑桃3、红桃J、黑桃A。

 

海鸥男此时脸色也微微一变,再次看了Shirley摊开了自己的手牌:黑桃K、梅花10,顺子!10、J、Q、K、A!

 

场外许多人见阿云的手牌都纷纷感觉到不可思议,这种牌居然All-in(全押)?

 

阿K冲Shirley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起一枚筹码在手指间不停的滚动着。

 

“Showdown (开牌)”荷官示意了一下阿K道。

 

阿K随意的挑开了自己的底牌:黑桃7、黑桃Q!

 

Flush(顶同花:最大的同花)!

 

海鸥男看了看阿云,又看了看阿K顿时恍然大悟,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难看至极。

 

“你们……”

 

“Flush The victory(同花胜)!”荷官宣布着结果。

 

Shirley冲海鸥男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然后看着阿K笑着拍了拍手。

 

阿K则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扬了扬头,表示回应。

 

海鸥男和阿云的退场让这场对我们不利的恶战缓解了下来,现在除了Shirley以外,我们和Island他们一方人数持平。接下来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现在肯定是先消灭人数少的一方,也就是说Shirley已经成了众人之矢。

 

鸭舌帽男依旧低着头,场上的事情好像于他无关一样的,自顾自的玩着筹码。Island显得很平静,时不时舔一下她的棒棒糖,偶尔还会看我几眼。

 

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Shirley一扫之前的打法,进攻越显激烈。好几次都让人拿捏不住她的底牌,就连鸭舌帽男几次都被.迫弃牌。

 

而我的筹码却越来越少,我都快忘记了自己多久没赢过牌了。

 

又轮到了我下大盲注,我有些不舍的扔出了筹码。我刚下完注还没等我看牌,阿K就All-in(全押)了。

 

我抬头看他,他对我使了使眼色,扬头示意我跟注。

 

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这小子脑子被驴踢了吧?就算暗示也别做的这么明显吧?这不是摆明了要给我输送筹码么?我估计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可让我千算万算没算到的是,其他人竟都选择了弃牌。

 

我看到Island 调皮一笑,算是明白过来了。看来他们都被之前阿云舍身取义的那招给震慑到了,害怕现在阿K利用我把他们套进来,所以纷纷选择了弃牌。

 

见他们弃牌,我想都没想马上把筹码推了出去,跟!

 

就在荷官示意我们开牌的时候,我顿时愣住了!我居然忘记看牌就盲跟进来了!

 

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翻开底牌,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

 

居然是杂色2、7,一张梅花2,一张方片7!

 

我的心瞬间跌落到了谷底,看来我是白白牺牲了,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阿K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微微一笑,好似在说“不必担心。”

 

他的牌是黑桃:A、K。

 

这下我彻底死心了,我这种烂牌,赢他的几率小之又小。

 

荷官依次发着牌。

 

我没有心思去注意牌面了,看来我是到此结束了。这小子之前还说我是“底牌”来着,没想到会是如此收场。

 

全场比赛中我一直在观察着别人,太忽略自己了。

 

场外许多人也不禁嘲笑了起来,人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死太监,终于要挂了。”

 

“哈哈,我就说,他那点筹码就算继续下去也撑不过多久。”

 

“真不知道他怎么进入决赛的,这种牌也跟?”

 

……

 

就在我准备站起身离场时,周围的人忽然都安静了下来。我奇怪的瞟了一眼公共牌,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

 

居然发出了三条7!

 

阿K好似早就知道结果一样,对我笑了笑,主动的把桌子中间的筹码推向了我,还戏谑地来了一句“哎哟,不错喔。”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把筹码拿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