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牌手的理由

时间:2015-04-27 15:00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这一把我赢了之前的一倍筹码回来,也算能多撑一会了。我最喜欢德州扑克的一点,就是有多少筹码就只能赢多少筹码。

 

比如你有一枚筹码别人有五枚,同时全押,摊牌,你赢了你也只能赢一枚,加上自己的就是两枚筹码。

 

现在阿K给我输送了筹码,对我们双方都十分有利。

 

接下来阿K真真假假的给我输送着筹码,不知不觉,我的筹码已经和其余几人相差无几了。

 

本以为,阿K要让我步阿云的后尘再来个舍身取义,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这种意思。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开始按照常规的方式玩起了牌。

 

“Raise (加注)”在前三张公共牌发出的时候,我加大了注码。

 

我现在手里拿着一张红桃A和一张红桃K,台面居然发出了三张红桃,让我形成了最大的同花。

 

台面上的牌分别是:红桃7、红桃8、红桃2.

 

这时候,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乍现,想到了萧老传授给我的一招“有松有紧”,意思就是一张一弛的让对手处于迷惑状态。

 

拿到大牌,先下一个重注,之后再选择跟。让对手开始以为你在偷鸡,然后对手认为你是在听牌,利用这种方式击杀对手。

 

我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用这一招要演技好。可我真心没有什么演技,我还是按照平常一样。

 

Island似乎准备来试探我,跟了进来。

 

阿K也毫不示弱跟了,Shirley出于孤军奋战,她知道自己的处境,选择了弃牌。现在Shirley丝毫不给我们机会击垮她,我也明白阿K的意思,既然没有机会就转换目标,先搞定另外一方。

 

鸭舌帽男见阿K跟,便也跟了进来,明显是要做Island的后盾。

 

第四张牌发的是红桃9,现在台面上已经有成顺的可能了。

 

同花顺?哪有这么好的概率,我咬了咬牙直接All-in(全押)。不能在让他们看第五张牌了,搞不好真来个同花顺,到时候我就被河杀了!

 

阿K也选择了All-in(全押)!

 

Island要着棒棒糖考虑了许久,最终也跟了。

 

现在的情况十分激烈,各个选手都剑拔弩张。

 

鸭舌帽男终于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我和阿K,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脸,这小子长相一般,额头有一道疤,看上去有些吓人。

 

只见他微微闭上了眼睛,犹豫了一会儿,眼睛缓缓睁开,把筹码全推了出来!

 

场外再次骚动了,这次众人没有太多余尖叫,因为每个人似乎都绷紧了神经。这一把四人的筹码都差不多,此时All-in(全押)就只能有一人能存活!

 

Shirley好像终于等到了此情此景,她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悠悠的斜倚在椅子上。

 

是的,她渔翁得利了。

 

大家依次摊开了手中的牌,鸭舌帽男,居然是起手对8,加上公共牌他现在是三条,如果随便再发出一张公共对子,他就是葫芦了,到时候我的同花都要被BB(干掉)。

 

Island的手牌是红桃10、梅花J。同花!而且和鸭舌帽男一样,还有发展的可能,只要再发出一张红桃6或者红桃J她就是同花顺!

 

这两人的牌都无限强大,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摊开了自己的手牌,红桃A、K。看着在一旁略显轻松的阿K,心想难道他是同花顺?

 

阿K无所谓的摊开了手牌:黑桃10、J!

 

Island和鸭舌帽男,同时把视线转到了阿K身上,瞠目结舌地看着阿K异口同声道:“顺子?”

 

阿K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粲然一笑:“对,顺子。”

 

就连我都没料到,阿K居然是顺子,他是怎么回事。他的牌已经成死局,毫无翻身的可能,以他的能力应该预先知道的啊!

 

而且这种牌也不可能跟All-in(全押),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Shirley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鼓掌道:“好手段,厉害,厉害,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把所有人都兜在圈子里。”

 

阿K哼了一声,轻蔑道:“算你运气好,不过四人的筹码量就算随便打也能把你玩死吧?”

 

台面上的牌为:红桃7、红桃8、红桃2、红桃9

 

我红桃AK,已经是最大的同花;鸭舌帽男是方片8和梅花8,三条;Island的是红桃10和梅花J,同花;阿K的手牌为黑桃10、J,顺子,无发展的牌,第五张无论发什么都与他无关,他已经输了。

 

我总算明白了他的意图,因为他一直充当这我方的主力。加上我之前的表现,所有人的目标就是他,可以说这一把Island两人都是在赌最后一张牌击败阿K。

 

而阿K似乎早已知道我的牌是最大的,于是把所有人都套了进来。

 

可是……可是我也是死牌啊,虽说现在最大的牌是我,可第五张牌发什么也都与我无关了啊!要是第五张牌被她们赌到了,那岂不是我们就全军覆没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开始默默的祈祷起来,第四张千万别发对子和红桃!

 

荷官见所有人都开牌了,机械式的发出了第五张牌!

 

方片A!

 

我愣愣的看着五张公共牌。纳尼!我赢了?

 

场外顿时再掀高/潮,有些人兴奋、情不自禁的喊着我的新外号。

 

“太监!太监!”

 

“太监!太监!”

 

……

 

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谁他/妈无聊给我取了个这么一个外号?

 

阿K痞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第二铭,下面就靠你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现在我的筹码量十分庞大,可以说随便轻松吊打Shirley,就算犯点小失误也无所谓。

 

Island对于输了比赛好似无所谓,又从包里掏出一个棒棒糖来,拆开来放进嘴里舔。然后她又冲我吐了吐舌头,调皮道:“第二铭,这次可不要再拿第二名了喔。”

 

我回以微笑,紧接着,鸭舌帽男冲我微微点了点头也退场了。

 

他们三人离开后就只剩我和Shirley了,而此时Shirley选择了暂停比赛,休息十分钟。

 

她此时也算是压力山大,她的筹码量和我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就算我不和她正面交战,耗也可以耗死她。

 

我感觉胜利就在眼前了,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是赢定了。

 

和阿K随便扯了几句,我从休息室出来,正准备进入比赛区时Shirley走了过来,她看了看我若有所思的微微一笑。

 

我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她,难道她不在乎这次比赛?现在的情况可谓对她十分不利啊。

 

她走到我身边,故意寒暄道:“你那位朋友,现在的病情好了点了没?”

 

我哪位朋友?病情?她难道说的是小琦?!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她突然说这个干嘛?

 

“请参赛选手就位!”大厅响起了萨克斯音乐之声。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只得快步走到比赛桌前坐了下来。

 

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试探性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扯了起来。好几次都被荷官制止了,说如果我再找对手说话就按照违规处理。

 

我心神不宁的玩弄着手中的筹码,难道说她是想用小琦来威胁我?可是现在小琦应该在新加坡,我们此时在公海上根本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还是说?她……她已经绑架了小琦?

 

越想,我心跳就越快,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Shirley的城府,手段,我都是见识过的。陆安哲不就是这么死的么?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我现在要怎么办?通知阿K?

 

“All-in(全押)”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Shirley推出了全部筹码。

 

我咽了咽口水,随意的跟了上去。现在我的筹码多,即使输几次也无所谓。要是我随便赢一次,她就输了,所以我并不担心她会反噬我。

 

……

 

这是第几把了?我已经连续输了十几次了,虽然我还是处于优势,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Shirley会一点一点把差距拉近。

 

我转头看了一眼场外的阿K他们,他向我投来了疑惑而又愤怒的眼神,好似在问我“到底在搞什么?”

 

我只得收回心思,不再去想Shirley之前说过的话,专心致志于牌面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Shirley的差距越来越近……

 

“两对胜!”荷官宣布了结果,把桌上的筹码推到了Shirley身边。

 

这一把我又输了。

 

现在我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场外不止阿K就连许多观众都莫名其妙,这明明是稳赢的局,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Shirley冲我微微点了点头,我没有理会她,小心翼翼的拿起手中的底牌看了起来。

 

AA?居然是一对A。

 

一对一比赛中,一对A可谓是非常大的起手牌。因为人数的原因,导致了能拿到大牌的几率很小。

 

十人桌上,AA赢的几率如果在百分之四十的话,那两人桌AA就有着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赢的几率。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意下了一些筹码。

 

Shirley跟了进来,我继续加注。她继续跟,我看了看台面上的牌,无法形成什么大牌,都是一些杂色公共牌。

 

第四张牌发完,这一把我赢的几率可谓又大了一些,台面上有着一副公共对,我现在可谓是两对!而且还是大对!

 

“All-in(全押)”还没等我说话,Shirley先声夺人!

 

这是什么回事?她是什么牌?三条?难不成是葫芦?

 

可是如果是那种大牌的话,应该隐忍等我去All-in(全押)啊!怎么她还先还手了呢?

 

事出反常必为妖!肯定有古怪!

 

而就在这时,她微微张口,用唇语吐出了三个字:“zhang,xiao,qi!”

 

张小琦!!我全身神经瞬间都绷紧了起来!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转头在人群找找寻阿K和阿云的踪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不见了!现在怎么办?

 

Shirley双手抱胸端坐在椅子上,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我应该早就要想到的,她这一次出现在这儿就很蹊跷,可我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她居然有这么一手!

 

我闭上眼睛,脑子里已经是一片兵荒马乱,将帅无主。

 

我不知道自己是该赢还是输,如果输了,不仅不能帮超人报仇,还会惹怒华少,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可要是赢了,我不敢保证小琦会不会有事。

 

我想就算超人在天之灵肯定也不希望小琦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捏紧了拳头,死死的瞪着Shirley!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选择了跟注!

 

我把筹码全都推到了桌子中央,全场观众此时也纷纷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和Shirley。

 

荷官好似也松了一口气,比赛进行到此时此刻不知多少人绷紧了神经,而接下来很快就要结束这场恶战了。

 

第五张牌发出,我嘴角上扬,看了一眼Shirley。我已经不去想她有没有绑架小琦来威胁我,因为我明白,小琦是我的逆鳞,没有人能够动她!

 

这一次我记住了!

 

“先生,请开牌。”荷官彬彬有礼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他,两根手指夹住了底牌,一用力,把两张牌弹到了他手里那堆扑克牌内。

 

荷官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好似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认输。”

 

当我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时空就好似被瞬间冻结了一般,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动弹。

 

我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Shirley道:“你赢了。”

 

她微微皱了皱眉,半晌才艰难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我咬了咬牙,怒目切齿道:“记住了,这是你欠我的!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你双倍奉还!”

 

说完我只感觉心里空空的,在众人的指指点点和谩骂声中,迈着无比沉重地步伐离开了现场。

 

等我到休息室的时候,只有阿K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他见我进来,眼神中隐隐有异样,但他没有说话,只是为我倒了一杯红酒。

 

“我输了。”

 

“我知道。”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牌手赢钱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当他输了那一定有理由。”阿K看也不看我一眼,摘掉了他那副搞怪的蛤蟆镜,伸手扶住了额头。

 

“你是在怪我?”我沉重地低下了头,内心五味杂陈。

 

阿K这才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怪你又有什么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只要你自己认为你选择的没有错,又何必去在乎别人的看法来徒增烦恼。”

 

“对不起……”我艰难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声音沙哑而暗沉。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来之前我就说过,是我欠你的。你不必太自责,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

 

“好了,先喝了这杯酒再说。”

 

“我不喝红酒。”

 

“这里只有红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