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一支烟的朋友

时间:2015-05-12 14:28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渔船在海上颠簸而行,睡梦中,我迷迷糊糊听到一阵嘈杂声。我疲倦地睁开了眼睛,只见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他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讲的貌似是韩文,我也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只见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我转头看了看阿K。

 

“马上要靠岸了,准备一下,下船。”他揉了揉脸道。

 

我呼出一口气,总算是到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船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便停了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对众人说了几句韩语。随后大家就开始陆陆续续下船了,从机轮室走出来,我发现渔船停在一片荒芜的沙滩上。

 

这就到了韩国?我心里有些忐忑。跳下了船,我问阿K接下里去哪。

 

“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弄两本假证。”阿K伸了个懒腰道。

 

而就在这时,那个叫万奎的朝鲜男子走了过来,他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这个是我电话,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打给我。”说完他冲我笑了笑便离开了。

 

跟在阿K身后,我们一路从沙滩走到了一条柏油马路上。这里仍旧十分荒芜,偶尔有运货的车辆经过。

 

在渔船的那几天,我想了许多事情。我觉得有很多事情太蹊跷了,阿K找到我参加比赛。华少的承诺,还有最后一场和Shirley的对决,总感觉有什么事我不知道。

 

“你小子想什么呢?”阿K一把搂住我的肩膀道。

 

我抿了抿嘴看着他道:“你到底拿了华少多少钱?”

 

他愣了愣,目光变得有些许凌厉:“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没有拿他的钱,我们至于跑路吗?”

 

他松开了手,指着我的鼻子冷笑道:“你是在怀疑我?我跟你说,这一次要不是你……本来我一切都计划好了,只要比赛赢了……你认为,输了这场比赛没什么大不了?那你回去,你回去试试!别以为你TM跟华少那什么狗屁妹妹关系好就没事,我敢打赌只要你进新加坡,保证你一命呜呼!”

 

阿K气急败坏地大吼一气,说完转身朝前面大步走去。我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思绪一拍混乱,脑子里不停闪过陈超然和张小琦的脸。

 

阿K向前走了一段路,回头见我还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

 

“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我把你拉进来,也不会……”阿K说到一半,眼神里闪过一丝愧疚的情绪。

 

我打断了他的话:“哪能怪你,是我自己报仇心切,而且这一次本来可以赢的,是我亲手搞砸了一切。”

 

“Shirley!”阿K咬了咬牙道,“那个贱.人也够狠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下次要是在看见她……”

 

看着阿K恨不得把Shirley抽筋剥皮的表情,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于Shirley,很奇怪我并不记恨她。虽然她不择手段,但毕竟做事还不至于很绝。从天女号逃走的时候,她至少安顿好了柯涵,这次她虽然用小琦来威胁我,但我相信她并没有对小琦做什么。

 

走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市区里,阿K从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打通了电话,然后竟然用韩文流利地说了起来!

 

我大跌眼镜,没想到这小子还会说韩文?难不成他是韩国人?

 

打完电话,阿K告诉我会有人来接我们。过了十几分钟,一辆银白色的现代停在了我们面前。

 

车里出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穿着一件花衬衫,一下车就和阿K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两人用韩语有说有笑,的我在一旁听得那叫一个云里雾里。

 

两人说了一会儿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于是男子走过来用生硬的国语和我打了个招呼:“你好,朋友。”

 

我微笑和他握了握手,接着我们便上了车。

 

到了住的地方,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在韩国的光州。我们在一家地下赌场住了下来,这家地下赌场的老板就是来接我们的那个人,名叫朴志民。

 

住了两天,我和阿K一人拿到了一张韩国身份证。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很无聊,除了在赌场转悠以外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

 

阿K这小子倒好,天天跟着朴志民两人也不知道去哪鬼混,每天早出晚归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这家地下赌场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大厅里全是老虎机,走到最里面有一条走道,走道两侧都是包厢。包厢里有各种博彩项目,什么21点百家乐等等。

 

不过这些东西在这儿并不是很吃香,一般很少有人玩这些,玩的最多的就是韩国花牌。绝大多数包厢都是在玩花牌,而且赌的还不小。

 

由于语言不通的原因,我在赌场里认识的人很少,很少和别人说话,其他人也不会理会我。至于工作人员知道了我是老板的朋友,平时见到我都给我鞠个躬就走了,也不会管我。

 

在赌场转了一圈之后,我实在是无聊到了极致。我从口袋里掏烟的时候,摸到了一张纸条,我拿出来一看,这个是之前一起坐渔船的那个万奎的电话。

 

眼看这段时间阿K也没时间理我,我就无聊的给万奎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万奎知道是我之后,非要说请我喝酒。

 

来到这里这么久,我还真没出过门。正好万奎会国语和韩语,可以给我当个翻译出去走走。

 

就这样和他约好之后,我叫了一个工作人员帮忙和万奎通了电话,把约定的地址给我写了下来,我就出门了。

 

我身上有一张阿K叫朴志民办的银行卡,卡里有一些钱,说是给我/日常用的。除了平时到门口的超市买点烟之外,这张卡还真没什么用。

 

打了一辆车,我把地址递给司机之后,司机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弄得我莫名其妙。不过等到达目的地之后,我算是明白了。

 

原来这里是一片hong灯区,街道两边都是一些酒吧、KTV、桑拿这种店铺。街上还站着一些身着暴露的女郎,每每有人路过的时候,那些女郎都会风情万种地过去搭讪。

 

一拉开车门,我便见到了万奎。他穿着一套崭新的西服,头发上还打了发蜡,一见到我就意气风发的走过来搂住我。

 

“兄弟,好久不见阿!我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面了!”万奎道。

 

我笑着递给他一支烟:“现在有烟,随便你抽。”

 

他接过烟,看着我“哈哈”大笑了几声,说今天不醉不归,要和我好好畅饮一番。

 

跟着他,我们来到一家KTV,他说他现在在这上班。我问他干什么,他只是冲我扬了扬眉说,赚点男人的钱。

 

可能是时间还太早,KTV里还没什么人,我们随便进一间包厢坐下。他叫人送了一些酒水上来,随即又叫了两个年轻女郎过来。

 

这两个女子一进来,就冲着我卖弄风姿,一口一个“思密达,思密达”的。我也没听懂什么意思,止于是万奎的好意,我也没好说什么,只是和他边聊边喝酒。

 

“兄弟,你现在找到事情做了吧?”他给我敬了一杯酒道。

 

说实在的我一般都喝威士忌,现在喝这个清酒,还真有些不习惯,一口下肚之后,感觉喉咙有些苦涩。

 

我告诉他现在在朋友那里帮忙,他也没有多问我是做什么的。他也是个明白人,像我们这种一起偷渡过来的人,做的事情肯定都是见不得光的。

 

他说这家KTV是他一个朋友开的,这一次他带过来一批女孩,质量还不错就入股了这里,也算的是一个股东。说要是有什么需要,我过来随时免费。

 

万奎这个人性格开朗,也特别豪爽,我们也比较聊的来,我也就把我是牌手的事情告诉了他。

 

知道我是牌手后,他大吃了一惊,随后开始崇拜起我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职业赌徒,非要叫我教他几手。

 

我的赌术全都是和萧老学来的,很多东西我知道,可毕竟还没尝试过也只是个半瓶醋。我也只能笑笑不回答,他见我这样,也尴尬了起来没有再说下去。

 

当天晚上我们聊到很晚,他非要安排我过夜,还说给我找几个女孩子。自从和贞儿分手后,我都没碰过女孩,虽然心里有些想,但我还是克制住了。

 

可能是思想观念的原因,我始终对这种风尘女子不是很感兴趣。当晚我留了一个电话给他,便谢绝了他的好意打车回到了赌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