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花牌较量

时间:2015-05-12 14:29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回到赌场的时候,便有一个服务员比手画脚的把我领到了办公室。里面阿K和朴志民都在,而且两人脸色有些严肃,都沉默着不说话。

 

见我来了,阿K示意我坐到了沙发上。

 

“今天我收到消息,新加坡那边已经放消息出来到处找我们了。”阿K道。

 

被他这么一说,我立刻紧张了起来:“那……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到了这里,就算找也需要一段时间,不过……”说道这里阿K顿了顿。

 

“不过什么?”我问道。

 

“不过我们现在眼前有一宗麻烦。”阿K抱着一只手臂,伸手捏了捏鼻梁。

 

“什么麻烦?”

 

阿K看了一眼旁边的朴志民,然后对我道:“现在这个地方,过几天就要关门了,我们有可能要走投无路了。”

 

“为什么?”

 

原来朴志民这家赌场是一个黑帮旗下的产业,由于帮派里面的纠纷,朴志民之前跟的老大要下台了,所以现在赌场要重新划分了。

 

我们在这里完全可以说是来投靠朴志民的,如果这里要关门那我们也没地方可以待了。阿K还好,至少他会说韩语,在这边生存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问题是我怎么办?难道说叫阿K一直养着我?

 

虽说我和阿K是牌手,可以靠赌博来过日子,可他之前说过,只要我们去别的赌场玩牌,日子一长总会被别人摸清我们的底细,到时候就怕华天那边收到消息找到我们。

 

就在我们正在商讨计划之时,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用韩语说了些什么,随后朴志民脸色一变,跟着服务员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我心下一沉,也和阿K一起跟了出去。

 

只见赌场里来了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陌生人,领头的是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一见到朴志民,两人很快就吵了起来,没说几句那一群人就开始清场,把赌客们都轰了出去。

 

很快大厅里就空空荡荡的了,两帮人就这么对持着。

 

那男人瞟了我们一眼,然后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类似合同的东西。朴志民一看到那东西脸色就变了,指着男子就吼了起来。

 

就在这时,对方其中一个人上前一把推开了朴志民。眼看两帮人就要干起来,阿K点燃了一支烟走到人群中间,慢条斯理的说着些什么。

 

说完之后,两边的人竟然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对方老大笑看着阿K,冷不防一巴掌就朝他扇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扼住了男子的手臂。

 

我恶狠狠地盯着那中年男人,正在这时,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我的脑袋。

 

我用眼角一瞟,隐约看见那竟是一把手枪!瞬间我全身鸡皮疙瘩就冒了起来,虽说我之前也在社会上混过,也见过一些东西,但是被人用枪指着头还是第一次!

 

由于我之前是在内地,枪这种东西还是比较少见,就算给我了,我也不敢用。那个时候用的最多的就是开山刀、武士刀之类的,没想到在这里一开场人家就拔枪了!

 

我慢慢松开了男子的手,男子眯着眼睛看着我,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懂,只有沉默着。这时朴志民走了上来,和男子交流了一会儿,那把指着我头上的枪才移开了。

 

我绷紧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只感觉到背上一阵冷汗。

 

随后我被阿K拉到了一旁,他皱眉看了我一眼小声对我道:“你不要命了?!”他停了停又道,“以后不要这么冲动,我没事的。”说完他还对我咧嘴一笑。

 

又过了几分钟,朴志民似乎答应了男人什么要求,最终男人带着一帮人离开了。我们三人再次回到了办公室,朴志民问我有没有事。(我和他的对话都是阿K在一旁翻译着的。)

 

我说没事,问他刚才怎么了。

 

他说,社长已经把这里交给了那个人管理,那个人答应给他一天时间搬走。

 

说着他苦涩的笑了笑,叫我别为了他的事情闯祸,至于以后有他吃的就有我们吃的。

 

朴志民这人其实还不错,虽然看上去和阿K差不多吊儿郎当的,不过人还是挺讲义气的。就从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还有刚才的那些话,我觉得这个人还算靠得住。

 

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知道要怎么过了。阿K和他两个人在这里生活肯定是没问题的了,就是我有些头疼。

 

我一不会韩语,二又不知道去做什么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把张小琦接出来。

 

第二天那帮人早早就过来了,其实不用朴志民多说,我也明白。他老大肯定是倒台了,所以现在有人欺负上门收场子,这些都很正常。

 

我以前在社会上混的时候,那个时候年纪小跟了一个大哥,那个大哥给了我一家游戏室叫我看。后来那大哥出事了,我看的游戏室还不是经历过这种事。

 

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

 

朴志民帮我和阿K找了一个新的地方住,就在我们都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带头的男人轻蔑的看着我,说了一些什么。(由于我不懂韩语,接下来的对话都是阿K帮助我翻译的,而且对方也有一个懂点中文的手下。)

 

他说:“昨天我动手的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我没有说话,朴志民有些不高兴,和他吵了起来。

 

我走到朴志民前面,看着男子道:“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他笑了笑:“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那你想怎么处理?”

 

他注视了我几秒,然后大笑了起来:“你是华夏国人?”

 

我点点头,他忽然停止了笑容看着我轻蔑道:“华夏国垃圾,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虽然我算不上是一个愤青,但是听到别人侮辱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会很愤怒。我不喜欢别人评论我的国家!更不喜欢一个棒子来评论我的国家!我顿时就火冒三丈,抡起袖子要动手,要不是阿K在一旁拉着我,我真想冲上去和他拼了!

 

男子笑了一会儿,扫视了一圈赌场,然后走到一张桌子上拿起了一副花牌。花牌在他的手中犹如活了一样,旋转、洗牌、翻转,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是不是很恨我?那你敢不敢和我赌一场?”男子道。

 

“怎么赌!”我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瞪着他道。

 

“我们来玩花牌!要是你赢了,我就把这幅牌吃下去,并给你道歉!如果你输了的话,想走,那就留下点东西。”说着他从上到下扫视了我一圈。

 

阿K死死的拽住我的胳膊,在我耳边小声道:“别和他赌……”

 

还没等阿K说完,我就气势汹汹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我刚说完,朴志民就冲了上来,和男子对持着说了一大堆话。虽然阿K没给我翻译,我大概也知道,似乎是在劝说对方放我一马。

 

男子对朴志民大喝一声“na ga!”

 

这句我听懂了,是滚的意思。我一把拉开朴志民,指着男子道:“你不是要和我赌吗?!那我们就来赌!”

 

男子被我指着,勃然大怒,他眯着眼睛盯着我道“你这只手我要定了!”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最后阿K和朴志民都劝不了我,我也没了退路,只得准备和男子开赌。

 

对于花牌的了解,我都是从萧老那得来的。我也和他学了一段时间的花牌,不过这一次我是第一次和别人玩花牌。

 

阿K悄悄的在我耳边告诉我,要是等下输了,他和朴志民会动手,反正陪我一起豁出去了,还告诉了我在桌子后面的那台老虎机下面有一把枪。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更慌了。不过我心里始终暗示自己,自己一定能行。

 

调整好心态,我和男子两人便坐到了赌桌旁边对应的位置。

 

韩国花牌的规则通俗来说就是吃牌,吃到一定的牌分数高的人就赢。我知道这次是我冲动了,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而且看男子的凶煞模样,今天肯定是打算不让我完好的离开。

 

我也没想到昨天帮阿K挡了一下,就惹到了他。但如果时间倒流的话,我认为我还是会那样做。

 

赌局开始,男人把牌递给了我让我发牌。

 

我拿过牌,娴熟的用右手洗了。在萧老没有教我赌术的时候,洗牌这种东西我已经很娴熟了。之后萧老用特殊手法帮我把手的灵活度提高了,洗牌我更是得心应手。

 

洗过牌之后,我开始发牌。

 

花牌由48张组成,每4张来代表1个月,其中1月是松鹤、2月是梅鸟、3月是樱花、4月是黑胡、5月是兰草、6月是牡丹、7月是红胡、8月是空山、9月是菊俊、10月是丹枫、11月是梧桐、12月是雨。

 

其中光:总共有5张,10点:有9张,条:有10张,皮:22张。

 

一人八张底牌,台面上八张公牌。

 

对于这种吃牌游戏,主要的就是看你能不能吃到自己想要的牌。吃到想要的牌之后,得到一定分数就赢。

 

开局之后,我很谨慎的算着牌,看准了哪张该吃,哪张不该吃。而男人很随意,吃牌毫无规则。

 

而就在我认为我要赢的时候,男人的攻势忽然猛烈了起来,而且他好似算准了下一张牌会出什么,不断的吃牌!

 

阿K可能没想到我会玩花牌,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好像随时准备要动手和男人翻脸。

 

就在这时,我摸到了一张光牌!只要我再吃两张牌,我就赢了!而就在这时,男人诡异一笑,吃掉了最后一张光牌。

 

我输了!愣了一霎,就在我准备按照阿K说的去拿后面藏着的枪时。那男人不知从哪掏出一把银光锃亮的匕首,冷不防地朝我放在桌上的手插了过来。

 

眼看匕首就要插到我的手上,我急速转动手腕,做了一个高难度动作,方才躲过了这一击。匕首插在我中指和食指中间,微微颤动着,发出金属的嗡嗡之声。

 

与此同时,阿K和朴志民都拔出了枪和对方对持了起来!

 

男人或许也没想到自己丢的匕首会失误,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他站起来,双手杵着桌子怒视着我。

 

双方的人都僵持起来,我们这边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五六个,但那五六个人赤手空拳,而对方七八个人几乎是人手一把枪。

 

我没有动,只是死死的和男人对持着。

 

一口烟功夫,男子握住了插在桌上的匕首,“唰”一下拔了出来。

 

我还是没有动,可我的背几乎都湿了。我心跳的很快,但却强装作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接着男子把刀丢到了桌上,看都没看阿K他们一眼,缓缓的吐出一句中文“愿赌服输!”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脑子空了一下,看着桌上的匕首,咬了咬牙。瞟了阿K他们一眼,拿起匕首就准备朝自己手背扎下。

 

这次我真的怕了,可我没选择。我在外面混过,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是今天我不插这一刀,不仅是我,阿K和朴志民两人都不可能安然离开。

 

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把刀插下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睁眼一看,居然是朴志民,他一把抢过我的匕首,把自己的手拍在了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手掌!霎时血花四溅!

 

“啊!”一声惨叫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把扶住身旁的朴志民,看着鲜血从他手背上不断喷出来,心里顿时兵荒马乱,不禁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为什么?!!”我大吼道。

 

他似乎没听懂,勉强对我挤出一个笑容,接着一咬牙将匕首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我一把抢过他的匕首,就准备和对面的男子拼了!

 

朴志民一把拉住我,用韩语和对方交流了起来。

 

(以下的话也是后来我懂了一些韩语之后才知道的。)

 

朴志民说:“我手已经废了,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男子冷笑着指着我道:“我要的是他的手,不是你的手!”

 

朴志民大喝一声:“你不要太过分!就算现在金社长不在了,你就别以为你们可以只手遮天!”

 

男子一听“哈哈”笑了起来:“现在可是崔社长说了算!”说着他摇了摇头“志民,看在我们都是社团的人,今天我就放过你们!以后别让我在见到你们!”

 

“滚!”

 

之后我忍着心中的怒火,和阿K一起扶着朴志民走出了赌场。

 

我怎么都没想到朴志民会帮我挨了一刀,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和阿K两人是生死之交。而阿K似乎从来没有带人来过他这里,这次把我带过来,证明阿K信得过我。虽然这些东西他从来不说,但是我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