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介绍

时间:2015-05-12 14:30来源:未知作者:HeLin

离开赌场后,我们来到了朴志民帮我们找好的住处,这是一栋在郊区的套房。只有一层高,三室两厅一厨一卫的配置,相对于现在来说,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在客厅帮朴志民包扎好伤口之后,阿K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水。

 

“过几天我和阿朴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阿K喝了一口水对我道。

 

看着朴志民受伤的手,我心里始终很是内疚:“都怪我逞强好胜,不然也不会害你变成这样。”

 

朴志民笑了笑,拍着我肩膀吐出两个中文字:“兄弟。”

 

我一愣,也跟着笑了笑用力点头回道:“嗯,兄弟!”

 

“两个人加起来都五十多岁了,还这么肉麻!”阿K鄙视的看了我们两人一眼。

 

……

 

第二天下午,我打了电话给万奎,和他说了一下我现在的处境,看看他那有没有路子可以弄点钱。

 

我现在很缺钱,不仅是为了眼下的生活,更是为了想办法把张小琦从新加坡弄出来。也不知道萧老和张小琦现在怎么样了,我本想叫阿K打点钱过去,可这几天朴志民场子被扫了以后,我也不好意思和他提这个事情。

 

约了和万奎见面之后,我便出门了。很快我就来到了之前的那家KTV,万奎似乎刚起床,一脸疲惫的样子,见到了我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笑容。

 

他说还没吃东西,于是我们就找了一家街边的泡饭摊吃了点泡饭。

 

“奎哥,不知道你那有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或者帮我弄个工作也可以。”我边吃辣泡饭边问。

 

“阿铭兄弟,不瞒你说,我也是在这边混口饭吃。你过来我这,也就只能和我一样每天带带那群女孩……”说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对了!你现在是不是急需缺钱?”

 

我点了点头:“嗯。”

 

“多少?”

 

我想了想道:“可能需要的很多,我有个朋友在国外,生病了,我想把她弄过来。”

 

“我认识一个老板,听说正在找牌手帮他去赌钱。赢的话,好像是三七分。我觉得你能行,不知道你想想不想去?”万奎道。

 

“他们玩什么?多大的局?”我问道。

 

万奎皱眉想了一会儿才道:“好像是德州扑克,玩的挺大的。不过明面上赌钱,暗下他们还有彩头。你现在正好缺钱,不如去试试,要是真的能被那老板看中,我觉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我犹豫了片刻:“那会不会有什么风险,要是被警察抓到了那就麻烦了。”

 

他“哈哈”笑了两声,泡饭差点从他嘴里喷出来:“你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有问题,就他们那些人背景都挺大的。”

 

阿K之前说过,尽量不要参与到赌局里面去,可如张小琦还在新加坡,我短时间又没办法弄到那么多钱。

 

思考了一会儿,我才道:“那什么时候能帮我引荐一下?”

 

“你答应了?”

 

我点了点头,于是万奎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道:“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过去问问,要是没被那老板看中也没事。多的钱我拿不出来,少量的钱我能借你一些,到时候你如果不够我们再想办法。”

 

说完,他就拨通了手机。用韩语说了半天,从他的表情上我可以判断出来,应该是没问题了。

 

“明天中午,十二点,你过来找我。我带你过去那个地方,我已经和他们说过了。”

 

我咧嘴笑道:“谢谢了。”

 

“这有什么的,快吃东西,是不是不和你胃口?我帮你叫一份其他的?”

 

“不用,这个很好吃。”我说着用勺子舀了几勺泡饭送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晚上回去之后,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阿K他们。我准备自己去试试,等以后再和他们说。

 

隔天,我按照时间找到了万奎。

 

万奎有一辆起亚小排量的轿车,他说这辆车是他最近刚买的。不得不说,我还是挺佩服他的,拉皮条的能做到他这样的也算少见了。

 

他开着车带我来到了一栋商品楼门口,下车之后,我们钻了进去。

 

我们来到了五楼,万奎站在电梯门口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来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两人的对话我也听不明白,只能傻愣愣地站一边。

 

那男人时不时会打量我一下,说着说着他递给我一支烟道:“华夏人?”

 

我点了点头,他“呵呵”笑了两声,“我也是。”

 

我诧异的盯着他,万奎便拍了拍我肩膀解释道:“我们这些人都是朝鲜族。”

 

随后他和我介绍说,在光州这一代像他们这种朝鲜人很多,都是内地过来的。毕竟在这边赚钱比内地快,随便找份工作一个月也能赚好多。

 

我们穿过走道,来到最里面那一间办公室。

 

还没进门,我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我们开门走了进去,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正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

 

打人的中年男子似乎还意犹未尽,见我们进来,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男子才收手。接着在一旁站着的几个人把地上的男子拖走了,这时中年男子才打量起我们来。

 

万奎见到男子,马上掏出烟递了过去说了一堆什么。

 

男子接过烟点燃了,扫了我一眼道:“牌手?会玩德州吗?”

 

标准的普通话从他嘴里流出来,我不由得微微一愣,这才木讷地点了点头。

 

“哪找来的?”男子走到一张转椅上坐下来,翘着二郎腿问万奎。

 

“我们老家那的,最近听说社长在找牌手我就把他叫过来了。”万奎搓着手赔笑道,说着他走到男子身边继续道,“李哥,我朋友最近缺钱,你看他能不能行?”

 

男子再次扫了我一眼:“我说了不算,等下我带他过去见社长,到时候就看他自己了。”

 

“是是是,那谢谢李哥了。”万奎边道谢边向那男子鞠躬。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问我道。

 

“您叫我第二名就好了。”我道。

 

男子一听笑了笑:“第二名?有点意思。走吧,我带你去见社长。”

 

我原以为万奎是直接带我来见老板的,却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个男子。据万奎说,这个男子是那个老板的得力助手。一般有什么事都是他在处理,万奎级别太低没资格见老板。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他,接下来去见老板就要看我自己的表现了。

 

之后男子就带着我下楼了,我们上了一辆加长版林肯。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一处住宅区,这地方看上去比较高档。都是别墅,光是门口停的车都是个个价值不菲。

 

不得不说,韩国的房子造的很有讲究,完全是西方风格。有草坪,有风车。让人感觉很舒服,只是这里和城里完全不一样。城里的房子很密集,基本都是一户挨着一户的。但到这里到是显得特别宽敞,想必没有一定财力的人也住不到这里来吧。

 

我们来到一栋稍微大一些的别墅,被万奎称作李哥的男子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一个人来开门,见到李哥,那个人鞠了一个躬就让出路来。

 

我们走了进去,客厅里似乎有人在看电视。

 

转弯进入大厅,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我瞟了一眼正在播放的电视,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场德州扑克比赛,我对德州扑克的了解,很多都是发牌的时候知道的。

 

比赛似乎进行到最后关头,我没有留意比赛的输赢,而是开始打量起这个中年男子。他留着简洁的平头,戴着一副金框眼镜,镜框两侧还悬着两条金链,身材不胖不瘦,看上去很斯文,一点也不像黑道上混的人。从他看比赛、抽烟的言行举止,完全可说是一个正规的商人或者说是小老板。

 

直到电视里的比赛结束之后,他才转头看向我们。

 

“老板,这个是新来的牌手。”李哥道。

 

我很庆幸他们说的是中文,这样对我来说无疑是方便了许多。

 

中年男子抬起头来,看着我不动声色道:“你参加过什么比赛吗?”

 

我犹豫了片刻,才摇头道:“没有。”

 

他对我的回答似乎有些意外,抚了抚眼镜:“那你有什么成就?”

 

我再次摇了摇头。

 

他不再问我,而是疑惑地看向李哥道:“你从哪找来的?”

 

“我手下介绍过的来,据说有点本事。”李哥道。

 

于是中年男子便站了起来,对我做了个手势道:“你跟我来。”

 

他带我穿过了客厅,来到里面的房间里。这是一个不算大的房间,里面没有什么设施设备,只有一张德州扑克的桌子。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想试探我。我也正有此意,只要我和他交手过后,他肯定会用我!

 

莫名其妙的自信占据了我的脑海,我走到桌子旁从容的坐了下来,把台面上的一副扑克牌娴熟的拆开抽出大小王放在桌上洗了两下。

 

这时我注意到中年男子的表情,他嘴角微微一翘:“我们玩几把,输了算我的,赢了你拿走。”

 

说完他叫人送了一盒筹码上来放在桌上,筹码最小的面值为500,最大的面值为5000,一人五万筹码。

 

我不知道这筹码代表的是美金还是韩币,但我知道我一定要表现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