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不期而遇

时间:2015-05-12 14:3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牌局开始,李哥做荷官。

 

几把下来,我渐渐探到了中年男子的水平。可以这么说,他打牌很紧,而且没手牌都会想好退路,计算概率和筹码的比例他都是按照理论进行的。

 

这种人和之前我做荷官遇到的那些赌客差不多,都属于那种瘾大、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人。但和我这种真正的牌手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一个牌手,无论是在计算还是评估方便都要做得很好,只有在这两个方面超越对手,才能达到控局的阶段。

 

一旦抢先控制了节奏,把别人慢慢带到你的节奏中,那接下来对手会出现“无差别失误”,也称之为无意识失误。自己觉得自己是对的,是该这样玩的,其实在别人看来已经错的离谱了。

 

不过一般能达到这种水平的人,对自己都有一个比较客观的了解,知道自己的长短,完全不是以个人思维在玩牌,而是以上帝视觉在玩牌。

 

就好比下棋一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下棋的时候,往往站在一旁的人要比在下棋的人看的更加透彻和明白。

 

几把牌之后,我慢慢将中年男子带入我的节奏中。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在带入的过程中,你会遇到他的反抗,或者说是意外。

 

这种手段和人的潜意识有着很大的联系,人有一部分潜意识会麻痹自己。对于一个牌手来说就是要熟练的掌握好自己的潜意识,能够压制操纵它!

 

只要你把握好,哪怕输几把也无所谓。一旦敌人进入了你的节奏之中,你会发现你好比就是在看两个人玩牌,而比赛的输赢,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在新加坡比赛的时候,那场比赛让我明白了许多门路。虽然决赛的时候,是阿K布置了他的节奏,让对手走了进去,但我也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中年男子身前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了。

 

此时他表情凝重,眉心紧蹙,我知道他是在我的节奏中挣扎。我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把手中的牌盖了起来:“到此为止吧。”

 

男子似乎像做梦一样惊醒过来,看着我一愣,沉思了几秒站起来盯着我看,良久才缓缓道:“好!好!好!厉害!”

 

“就是你了!”男子顿时大笑了起来,一副捡到宝的样子。

 

李哥放下了手中的牌,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不错。”

 

随后李哥和我介绍了一些事情。

 

李哥全名李正宇,朝鲜族华夏人。中年男子全名金钟成,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叫钟成集团。城北几家大型的娱乐场所都是他名下的,听说首尔还有着一些产业,在光州这一代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这个金钟成也有一段传奇故事,他本是一个渔民家族出生,高中之后便辍学了。一个人跑到了华夏发展,在那边混了几年之后有了一笔钱,回来就开始发展娱乐业。刚开始和万奎差不多也就拉拉皮条,后来便自己搞了一个新的运营计划,赚了钱就开始买地开发。最终变成了一个地主,然后就开始找人合作,最终就成就了现在的钟成集团。

 

看似他的人生几句话就概括完了,但我知道,其中一路走来不知又经历了多少的酸甜苦辣和心狠手辣!俗话说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在道上混的人,脚下不知道有多少垫脚石!

 

确定了我代表他去赌钱之后,这人也算爽快,直接叫李正宇给我卡上打了一笔钱。大概差不多一千万韩币,换算成RMB的话也就五十万左右。

 

我知道,现在也该是时候和阿K他们坦白了。事情已经确认了,就算后悔也没有余地了。而且接下来要是有什么情况,也能互相照应。

 

回到住处之后,我有些忐忑地说完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阿K和朴志民竟然出奇的淡定。

 

“你准备去?”阿K不咸不淡地问道。

 

“嗯,我知道你可能会怪我,但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一定要快点把小琦从新加坡接出来送回内地去!她在新加坡多呆一刻,我心里就始终不放心。我想你应该明白,天女号那一次我朋友死了,我不能再让她出一点事。”我坚定道。

 

阿K看了看我没有说话,他揽了一下头发,眉头微蹙道:“你之前应该和我说……”

 

“我想过要和你说,可我怕错过这次机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到钱把小琦接出来。还有……我不想麻烦你。”我迟疑道。

 

这时朴志民插了一句嘴,用韩语说了些什么。

 

阿K没有回答他。

 

我们三人围坐在地上,阿K忽然笑了起来:“第二名,你小子就是闲着蛋疼,不过也就算了,你要去就去吧。”

 

我眨了眨眼看着他,这小子上一秒还装作一副很头疼的样子,妈的下一秒又恢复本性了。

 

不对!肯定有什么情况!

 

他似乎知道了我心里在想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是不是想把你朋友从新加坡接出来?”

 

我点点头。

 

“那这次我们就玩大一点!”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意思?什么叫玩大一点?

 

“这几天我和阿朴也没闲着,通过他的关系我现在也在给别人做牌手。”说着他冲我扬了扬眉“而且还是在给你那个老板的对头做牌手。”

 

!!

 

我难以置信地瞪着阿K,这下真他/妈玩大了!难不成下个星期,金钟成说的那场关乎他生意的牌局我要和阿K对战?!

 

“下星期?BX酒店?”我试探的说出了牌局地点和时间。

 

阿K诡异地笑了起来,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

 

我端着阿K给我倒的一杯清酒抿了一口,略显苦涩。现在好了,自家人和自家人干起架来了。到时候牌局上,我们怎么弄?

 

赢不赢他都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虽然牌手和老板之前没有签什么合同,但是一旦输了钱,牌手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毕竟那些钱和牌手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好比说你给了一个陌生人一笔钱叫他帮你去买什么东西,那个人拿着钱没给你买东西,还把你的钱用了,你怎么想?

 

现在我拿了金钟成的定金,也就是答应了他做他的牌手。不输还好,要是输了那就是死路一条!他现在对你客客气气,那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这些道上的人那个不是翻脸比翻书要快几倍的?

 

本来我还有一些胜算,就算赢不了太多,保守估计也能赢一些。现在好了,阿K掺和进来了,到时候怎么玩?

 

就在我想着怎么把钱退还给金钟成的时候,阿K和朴志民也在谈论着什么。两人表情一会严肃,一会凝重的,看得我也是不安起来。

 

许久之后,阿K才告诉道:“我和阿朴有一个计划。”

 

“你说。”

 

“看起来这一次我们乌龙的碰到了一起,还是对头戏。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想,这一次无非是给了我们一次赚钱的机会。”

 

“赚钱的机会?”我疑问道。

 

阿K弹了一个响指道:“对,你想想现在谁也不知道我们认识。我们完全可以在牌局上联手,到时候肯定不止我们两个人,只要我们联手把其他人的钱赢到手,你想想到时岂不是双赢?”

 

我想了想,阿K说的我并不是没想过,可要是别人发现了我们是联手的怎么办?而且我们的代表的双方是死对头,要是被他们知道又会怎么处理我们?

 

“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大可不必那么想,你换一个角度。要是你赢了钱,你还会去追究钱是怎么赢来的吗?而且他们还不一定能够知道我们联手,只要我们互相配合好,我相信这一次绝对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利益。”

 

我不得不佩服阿K这小子,他总是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而且总是有着精密的布置和想法。

 

经过完美的策划和布局,我们三人准备在这一次赌局中打捞一笔。可以说,这一次我们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

 

阿K那边的出场费也是百分之三十,按照这样算下来只要这一次我们成功,就可以拿到百分之六十的利润!!完全超出了平行线的百分之五十!

 

而且三个人永远比一个人有胜算!

 

我和阿K负责赌局,朴志民负责帮我们布置后路。只要我们拿到钱,马上就离开光州去首尔。就算后续被他们知道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不在这里了,他们若真的想找我们麻烦也要费一番手脚。

 

不过,想必他们也不会这么做。要是他们这么做了,被别人知道,肯定会怀疑是他们两个老板故意串通圈钱!还不等找到我们,他们可能就要迎接别人的麻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