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陌路相逢

时间:2015-05-12 14:34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一个星期后,我们已经把所有都准备好了。这段时间里,我也经常被金钟成叫到他那儿和他玩牌。

 

金钟成这个人领悟能力很强,这几天已经有些知道了我打牌的节奏。好几次都试图冲出我的节奏,不止这样他还尝试着自己布置节奏。

 

阿K说的没错,我这个人太过于执着,不善于变化。一旦有人掌握了我的节奏,我就会处于下风,可能这也是我的弱点吧。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在万奎的KTV里等着李正宇来接我。

 

这几天我有事没事就在万奎这儿混时间,花费都是我自己出。好几次万奎给我找了几个韩国美女,但都被我委婉拒绝了。

 

在他这种地方,像我这样的人很少。一般过来都是来潇洒了,很少有人只是过来喝酒聊天。

 

这一天,我一早就来到了这里。穿过KTV走道的时候,许多女孩和服务员见到我都很客气的和我打着招呼。我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时不时会回他们一两句。

 

进了一间VIP包厢,我和往常一样叫服务员送了一瓶威士忌过来。自从来到这里大多数喝的都是清酒,威士忌也就来了万奎这里才能喝上。

 

过了一会儿,万奎就进来了:“阿铭,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抿了一口酒道:“没问题,到时候你从我那抽百分之三十作为酬谢。”

 

“你小子把我当什么人了?大家朋友一场提钱伤感情,朋友有难互相帮助。”万奎道。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怎么能行,这次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去帮别人做牌手。”

 

“按照你这么说,之前在那破渔船上的时候,要不是你,我恐怕都难受死了。”说着他丢给我一支烟。

 

我接过烟会意一笑,摇了摇头没有再提这件事。

 

和万奎聊了一会,李正宇就打电话过来了。接了电话我便从KTV出来,坐上了李正宇的车。

 

“准备好了吗?”李正宇问我,我点了点头。

 

“今天的局有一半左右都是牌手,你自己注意一点。社长应该也和你说了,这一次我们的目标不是钱,如果你能把那块地皮赢到手,社长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金钟成之前和我说过这件事,这一次他们私下会赌地皮,嘱咐过我叫我一定不能输。他们这些人本来之前组局都是自己亲自上阵,手底下也有些牌手。后来好像是出于什么原因那些牌手一下子全都失踪了,说的好听是失踪,谁不知道那些牌手是不是遭遇了不测?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这种日子,过着今天没有明天的生活。我之前问过阿K,问他将来有没有打算,他只是笑笑说:“我们这类人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胜负如何。”

 

那时,我并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终于懂了,我们就像提线的木偶,别人叫你朝哪走你就得朝哪走,在别人铺垫好的故事里,演绎着自己无奈的命运。

 

很多时候我不甘心,我不想做牌手,可我又不知道我能做什么。荷官?做荷官能帮超人报仇?做荷官能救出小琦?

 

我们已经计划好,只要这一次成功就去首尔发展,我就不信凭着我们三人不能闯出一片天地。

 

光州BX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设施设备齐全,不说在光州,就算在整个韩国这家酒店也排的上名次。酒店装修也很是豪华,无论是大厅还是停车场都是彰显着它的档次。我们穿过大厅一名工作人员领着我们进入电梯,看样子这家酒店和这些大佬们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电梯来到了十七层停了下来,出电梯之后是扇很大的红木漆大门,打开大门走了进去。这时一间很大的房间有点像是用来举行舞会的地方,由于比赛还没开始,我没有见到阿K。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见到了一个熟人!!!

 

她身穿一套浅蓝色的休闲服,一头长金发,嘴里还含着一颗棒棒糖,在我发现她的同时她也发现了我,显然她比我还要吃惊。

 

“第二名?”她走到我的身前问道,冲着我眨了眨她那对湛蓝的大眼睛。

 

我点了点头,她咧嘴一笑从嘴里把棒棒糖拿了出来:“没想到你会在这儿,记得上次是在……”

 

“是啊,我也没想到在这遇见你。”我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一把拉住她朝一旁走去。

 

李正宇现在正在我身边,我害怕她一时嘴快把我在新加坡的事情说出来,要是走漏了风声,我和阿K两人都玩完了!

 

我搂着Island(艾岚)往旁边走时,瞟了一眼身边的李正宇,他正一脸吃惊地瞪着我。

 

可我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就在我刚把艾岚拉到一旁的时候,一个人抓住了我的肩膀。这人力道很大,我条件反射地反手把他手臂推开,转过身才看清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一张扑克脸。

 

就在这时,艾岚走到我身前对那个男子说了一句韩语,那个男子便鞠了个躬退到了一旁。

 

“不好意思,那个是我的保镖。”艾岚冲我笑了笑道。

 

现在牌手都有保镖了?不过也是要是我是女牌手的话,我有钱也会请保镖。

 

“没事。”我回笑道。

 

而这时,我发现我的手不知什么时候穿过了她柔软的发丝,竟搂住了她的腰,艾岚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见她脸微微一红我赶忙收回了手。

 

“你怎么也在这?”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勺道。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吧?你不是在新加坡吗?”她疑惑道。

 

我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小声对她道:“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她再次把棒棒糖塞进了嘴里,狡黠地嘟了嘟嘴道:“什么忙?”

 

“能不能别提在我在新加坡的事?”我道。

 

她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别有用意的笑了笑。

 

我继续道:“拜托了,看在曾经我们也是对手的面子上,帮个忙,别赶尽杀绝。”

 

“帮忙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等下也会参加赌局……”她说着调皮一笑,冲我眨了眨眼睛,“到时候我要你给我放水。”

 

“不行!”我果断道。这一次可不是儿戏,要是我这边稍微有点失误的话,我和阿K两人都要完蛋了。

 

她舔了舔棒棒糖,无奈地摇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没办法咯。”

 

“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我十分头疼,这世界真他/妈小,怎么就在这遇到了她呢?

 

“嗯……什么条件呢?”

 

我沉思片刻才道:“不如这样,等下我从我获得的佣金里抽两成给你。”

 

她一听,摸着下巴思考起来:“这样啊,那好吧。我就勉强答应你了,不过还得附加一个条件。”

 

“附加一个条件?!”我有些哭笑不得。

 

“对,附加条件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嘻嘻,接下来有意思咯。”说着她把吃完的棒棒糖的塑料棒递给了我,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看着手里还沾着艾岚口水的塑料棒,我很是无奈。不过有一点我没想到,那就是她居然是韩国人!可她为什么会在这呢?

 

“你和那个女孩认识?”李正宇走过来打断了我的思路。

 

“以前一起玩过牌。”我故作淡定道。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马上要开始了,老板也在来的路上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我找了处没人的沙发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个房间还真是大,除了中间有一张德州扑克桌以外,正对面的那面墙壁是一个巨大的屏幕,进门的旁边是一个酒柜吧台,周围都是一些沙发和休息区。

 

据说这个房间是由一个大型会议室改造的,那个大屏幕我估计是用来看球赛的。这年头谁都喜欢赌球,每次到世界杯的时候,就连我这个不懂足球的都会去买一些足彩。

 

接下来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我在一处人群中我见到了阿K,他身穿一身白色西服,戴着一个蛤蟆镜,十分臭美,就连一些送茶水的服务员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哪像我,坐在这半天基本都没人注意我,彻底地成为了空气。

 

差不多一支烟的功夫,金钟成也到了。他们这些大人物一见面就互相寒暄着,至于是不是寒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见他们互相鞠躬握手。

 

大概又过去了半小时,想必是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赌局正式开始。我按照李正宇的指示坐到了相对应的位置,很快有人给我送来了很多筹码

 

最小的面值为一千,最大的为五万。来之前我已经问过了,他们赌的都是美金,筹码比例一比一。

 

这是十人桌的赌局,阿K坐在我斜对面,艾岚坐在我旁边的旁边。除了我们三人以外,还有两个看上去也是牌手。至于其他的人,好像都是和金钟成差不多级别的人物,有个男的挺着个大肚子,身旁还坐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看上去有些像少女时代里面的一个明星。

 

不过那女的从上桌的时候起,好像都在有意无意的偷看着阿K,这个发现让我心里有些好笑,这小子真的是少女杀手啊!

 

本来金钟成是打算自己先玩几局再叫我上场,后来好像是说他和谁约定了都不上场。至于他们的关系还有圈子,我是一无所知,说的好听了我是他请来的牌手,说不好听我就是他叫过来帮他打牌的小弟。

 

其他不玩牌的人都坐在旁边沙发上观战聊天,这次赌局前两个小时为现金局,打的是无限注德州扑克。之后将进行SNG淘汰赛,只取第一名。

 

牌局开始,我十分谨慎,基本上都是弃牌,观察在坐人的打法。

 

阿K还是那副样子,懒懒散散什么牌都要去看一下玩一下。看上去玩的很随意,不过我是知道这是他的套路,没过多久他就赢了好一些筹码。

 

而艾岚则是一边打牌一边和在坐的那些老板聊天,有时还嘻嘻哈哈的,这到让我有些意外。按道理来说,一个牌手应该不会和对手交涉的,更别说这种嘻嘻哈哈的聊天了。

 

而且那些人好像都很买她的帐,说话也有些客客气气的。看来美女就是好,走到哪都有人欢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