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井然有序的比赛

时间:2015-05-12 14:36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奇怪,艾岚自从答应我的要求之后,阿K的出现她并没有显得很惊讶,可以说是完全无视。

 

倒是阿K好几次和她对局的时候有些不自然,不过在进行

了一个小时左右之后,阿K也完全无视了艾岚。

 

这让我提着的心好不容易放了下来,看来艾岚已经知道我和阿K是一伙儿的了,不过我不知道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会不会被她打乱。

 

牌局进行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暂停牌局休息十分钟。

 

借着这十分钟,我丢给阿K一个眼神便去了厕所。坐在马桶上我点燃了一支烟,过了一会有人敲了敲门。

 

我从里面走了出来,是阿K。

 

“怎么回事?那个女的怎么在这?”阿K一边洗手一边问我。

 

我丢掉了手中的烟蒂笑道:“没事,我已经和她协商过了,到时候我这边分她两成。”

 

“协商?两成?”阿忽然转过身看着我。

 

我奇怪道:“怎么了?”

 

阿K摇了摇头:“看来你有机会你还是把韩语补一补吧,她根本就不是牌手!”

 

“不是牌手?”我诧异道。

 

“她的身份不简单,在桌上你也看到了那些大佬对她的态度。”说着阿K捏了捏鼻梁,“不过我倒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不揭穿我们?”

 

我没想到艾岚居然不是牌手,按照阿K这么说,难道她是自己过来参加牌局的?难道说今晚的“地皮争夺战”她也想插一脚?

 

而就在这时,阿K掏出了一支烟对我说了一句韩语,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什么意思?

 

他比划了一下,是想要打火机。我笑了笑,这小子现在还和我拽韩语?

 

我准备犀利他一番的时候,他冲我使了个眼色。我转头,见到了李正宇走了进来。我马上明白过来,便对李正宇道:“他说什么?”

 

李正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递给了阿K,阿K点燃了烟丢下一句“3Q”便离开了。

 

“社长有话要和你说。”

 

我暗松一口气,还好没穿帮,不然就死定了。看来在这里还是少和阿K接触的好,不然要是被发现就死定了!

 

来到金钟成身边,他示意我坐。我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礼貌道:“金社长,怎么了?”

 

“你现在赢了多少了?”

 

“六十万左右。”我道。

 

他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不过接下来,桌上的大佬都会退场。”说着他指了指大屏幕,不知什么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张3D地图,地图上有一块红色区域。

 

“等下就会开始淘汰赛,最后的胜利者将会赢得那块地皮。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了,只要你把那块地皮给我拿到手,赢的钱全都是你的了。”

 

看着屏幕上的地图我点了点头,露出一副贪婪的表情道:“金社长请放心!我一定会把地皮给您赢过来的。”

 

他见我这么一说,哈哈笑了两声:“那我等你好消息。”

 

接着比赛继续进行,我坐到赌桌上才放松下来。妈的,在这些大佬面前演戏压力还真是大,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穿,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我和阿K计划一成功,到时候就是天高任鸟飞了!

 

其实我们两的计划很简单,先联手把对手一一淘汰,最后剩下我们两人的时候,我会和阿K上演一场大戏。

 

我们虽然商量过最终由我输给阿K,但是我们必须演的逼真!要是被别人看出点什么来,我们两人都玩完了。

 

之前我倒是很担心这一点,不过艾岚的出现又让我们增加了难度,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那这次真的就……

 

阿K那里现金赢了差不多一百万左右,他那边的会得到百分之50的分成,也就是说他只要赢到了地皮他会有五十万。虽说我赢到了地皮有六十万,但最终阿K会陷入困境。

 

他之所以能做那边的牌手,完全是和对方下了死约定,一定得赢到地皮。

 

而我只要最后演戏就好了,我相信就算输了金钟成这边也不会拿我怎么样,只不过可能佣金会少一点而已。

 

不过这些事情谁又说的好呢,最后的结果谁都预测不了。

 

SNG淘汰赛正式开始,桌上陆续上了来一些新面孔。桌上的筹码已经被拿走了,每个人都换上了新的筹码,每个人的筹码都是一样的十万的量。

 

比赛进行到第二把,阿K出乎意料的和别人All-in(全押)了。这让我有些头疼,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牌,可我的手牌和台面上的牌组合起来很大,是同花。我很头疼,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

 

咬了咬牙,我选择了弃牌,我相信阿K如果他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会All-in(全押)!

 

我弃牌的时候,艾岚有点小惊讶,忍不住瞟了我一眼。

 

难道她知道我的手牌是什么吗?我吃惊的这么想。

 

艾岚是一个很厉害的对手,从上次在新加坡的比赛中就不难看出。这一次我们最大的阻碍也是她,我靠到椅子靠背上,把玩着手里的筹码。

 

在坐的人都是很强的牌手,大家都很谨慎,见有两人All-in(全押),其余人都弃牌。大家心里想的都差不多,那就是尽量让对手淘汰,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阿K慢慢的就会取得绝对优势!

 

不错!那就是筹码压制!

 

一个高手,如果你给他一次机会,他或许会失误,可如果你给他两次、三次或者更多机会,你认为他的失误次数和你能赢他的次数比较起来,谁占优势?

 

荷官宣布两人开牌,阿K手里是一对Q,加上台面上的牌居然是葫芦。我面无表情,心里一阵轻松。

 

而对手不敢相信的看了看阿K的牌,他的牌是两对,其中最后一张Q还在他手里!

 

四张Q全都到齐了!

 

他必输无疑,我忽然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觉得自己手里有一张Q对方不可能有两张Q,最多也是和自己一样一张Q。

 

在牌桌上,谁有能绝对读出对方的底牌呢?

 

输牌的男子忽然变得沮丧起来,摇了摇头和阿K握了一个手便离开了赌桌。

 

他走到了远处坐着几个人的沙发上,一边鞠躬一边说着些什么,坐在沙发中间的男子似乎显得很生气,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便快步离开了。

 

而阿K那边的大佬笑眯眯的看着阿K,冲他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

 

我把目光转向了金钟成,他看了我一眼对我使了一个眼色,似乎在说“稳住,好好比赛。”

 

不得不说阿K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牌手,自从他赢了那一局以后,他接下来的攻势就变得异常的凶猛。犹如战场上厮杀的猛将,丝毫不给自己留下退路,一路冲杀!

 

而我便避其锋芒,畏畏缩缩的控制着自己的节奏。

 

我知道,他现在的打牌方式完全都是为了我们的计划。只有这样,我们的计划才会成功。他显得越凶猛,越厉害,我输了被金钟成怪罪的后果就越小。

 

赌桌上的时间永远都是一挥即过,转眼间桌上就只剩下了四人。除了我、阿K和艾岚以外还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短发男子。

 

阿K的筹码最多,第二是艾岚,第三是我,最后才是那名男子。

 

此时那名男子额头也是不断冒汗,他叫了好几次服务员送毛巾过来。不断的擦着额头渗出的汗水,夹烟的手都瑟瑟抖个不停。

 

我真没想到他会紧张成这样,心里甚至都有些可怜他。

 

这一把阿K似乎没有拿到好牌,第一个弃掉了手牌,剩余我们三人跟了进去。这把牌我是两对,赢的几率差不多有百分之七十左右。

 

我想这一把终结短发男子,艾岚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她毕竟不是和我一伙的。

 

我All-in(全押),短发男子犹豫了一分钟才选择了跟注。而这时艾岚忽然给我使了一个焦急的眼色,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困惑地瞧着她。

 

只见她嘴里吐出了一个字,我看了看手牌又看了看短发男子,瞬间明白过来!

 

艾岚吐出那个字的含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