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最终结果

时间:2015-05-18 13:42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阅读

 

这一场比赛结束之时,我的筹码最多,阿K第二,平头男第三,艾岚第四。

 

我得意的看了一眼平头男,他正无地自容地杵在座位旁,浑身气得发抖。

 

谁都没料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就连在场不少大佬都愣住了。沉默中,不知是谁忽然“呵呵”大笑了出来。

 

除了平头男那边的人,其他大佬们也都禁不住露出笑颜。

 

这种类似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曾经在一次著名的比赛中,因为一个参赛者老是做一些让其他比赛者不爽的事情,之后所有参赛者都联合起来排挤那个人,最终那人被无情地淘汰了。

 

正如这次比赛,大家心照不宣的排挤平头男,这才使得本来将被淘汰的我,逆袭成为了大赢家。

 

短暂的欢乐之后,决赛再次如火如荼的进行起来。接下来,大家都开始各显神通的玩着牌,每个人都在布置着自己的节奏,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我慢慢展开攻势开始配合着阿K,差不多又过了半小时,平头男子似乎再也受不了这种气氛,犯了一次重大失误,被艾岚抓住了机会,一举淘汰。

 

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他现在就好比羊入虎穴。三人都对付他一个人,能撑到现在也算是不错了。

 

男子下桌的时候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灰溜溜地逃走了。

 

现在的局势对我和阿K来说十分有利,只要干掉艾岚一切都可以按照计划进行。不过对于她我真的十分头大,她的牌技绝对不差,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还有一件事需要顾忌的是,之前我和她协商过,会分她两成。但当我知道她不是牌手的时候,对于这个约定我可就没底了。

 

她既然不是牌手,难道说她也是一方实力的头头??如果是这样,她还会在乎我那两成的分配吗?看来她是冲着地皮来的,这场战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从淘汰的边缘爬回来,赌局越来越激烈,如果我不被淘汰的话阿K也没多少胜算。所以现在我只能牺牲自己,把筹码尽量转移到阿K那里,这样他才有可能击败艾岚。

 

看来戏只能提前演了!

 

我拿出一万筹码丢了下去,下注。

 

阿K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不顾他的目光继续下注一万。艾岚的牌似乎不好,早早弃牌了,我和阿K两人还在。

 

我忽然加注到十万!围观者不禁发出一阵唏嘘声。

 

这个是我和阿K的暗号,翻牌前一万,三张公共牌一万,第四张公共牌十万!

 

我知道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暗号,所以他弃牌了,冲我微微点了点头。我收回筹码之后,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些失落。

 

接下来我和阿K就要开始布局了,而且要借助艾岚的手!

 

如果阿K一下子吃掉我的话,可能会引起怀疑,现在能做的就是让阿K一点一点腐蚀我,最终让艾岚淘汰我。

 

这样的话,大多数筹码都会到阿K手里,而我却是死在艾岚手上,大家就不会怀疑。

 

至于金钟成那边,我只能说尽力了,他应该不会当场把我怎么样。朴志明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我一出酒店就会接应我,到时候我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Bet (下注)”我拿了一摞筹码放在了台面上。

 

阿K谨慎地跟注,我继续下注,他继续跟,摊牌,我一对,他两对胜。

 

“Bet (下注)”

 

“Call(跟)”

 

“Bet (下注)”

 

“Call(跟)”

 

……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只赢了几把。艾岚不输不赢,阿K赢了我许多筹码。

 

艾岚似乎早就看穿了我和阿K计划,但她倒是一副不慌不忙稳操胜券的样子,时不时还会跟注进来看看公共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和阿K的演技蒙混过关了,场外的金钟成他们并没有露出怀疑的神色。

 

此时,我的手牌加台面上的公共牌刚好可以凑成一个顺子,三人的牌局顺子这类牌已经算大牌了。人越少,能拿到的大牌的几率就越小。

 

我不知道阿K是什么牌,他一直跟注,现在情况十分不利。这一局台面上的筹码已经很多了,我只能弃牌才能让阿K赢。

 

就在我准备弃牌的时候,阿K竟淡淡的说了一句“All-in(全押)。”

 

我愣了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难道他没读出我的底牌?这下怎么办?我之前已经下了很多筹码了,如果此时弃牌,一定会被场外的人怀疑,可要是我不弃牌的话,很可能就会赢!

 

如果我赢了,那阿K的筹码将所剩无几!!

 

我拿着一枚筹码,在手指上不停的转动,到底要怎么办?我用余光瞟了一眼场外的金钟成,他们也正死死的盯着我。

 

正在这时,阿K冲我说了一句韩语,好像在催我的意思。

 

我故作疑惑的看着他,艾岚嘟了嘟嘴道:“他叫你快一点。”

 

说着她朝我身边凑了过来,小声道:“跟上去,你有可能就要输咯。”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恍然大悟,这一把阿K的牌比我的还大,那我就赌一赌!!

 

“Call(跟)!”我一下把所有筹码都推了出去。

 

我的举动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场外的大佬们也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赌桌上!

 

全押了,我的心里到反而放松了起来。看来我要被阿K淘汰了,这样也好,接下来就要找机会逃走了。

 

“Call(跟)!”

 

就在这时,一旁的艾岚也把筹码推到了台面上!

 

我一惊,转头看向她!刚才我一直想着阿K怎么就把她忘记了!她跟注??

 

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她刚才和我说的话:“跟上去,你有可能就要输咯。”

 

原来她的意思不是说阿K的牌大,而是说她的牌比我大?!

 

完了!

 

我心底一沉,慌忙看了阿K一眼。只见他皱了皱眉看着艾岚,丝毫没有注意我看向他的目光。

 

“Showdown(开牌)”荷官示意我们三人道。

 

场外的人都纷纷围了过来,因为这一把就能决出胜负了!

 

由于是阿K首先全押,此时他也要第一个开牌。他两根手指夹住牌,悠悠的丢到了桌面上。

 

全场一阵哗然!

 

居然是葫芦(三带一对)!!

 

不知怎么,我忽然很高兴,正准备露出喜悦的表情时,我马上反应过来,一脸凝重的看着台面,然后装作很困难的样子,翻开了手牌。

 

顺子!

 

轮到艾岚开牌的时候,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新的棒棒糖,拆开了包装纸,把棒棒糖放进嘴里,随后把两张手牌轻柔的丢到了弃牌区域!

 

她居然弃牌了??

 

她的底牌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只见一个西服男子走了过来,递给了阿K一份合同。

 

我瞟了一眼合同,上面一个单词让我瞬间明白了,那是地皮合同!

 

这场比赛,虽说出现了好几次意外,但最终还是没有逃出我们的计划。比赛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我要想办法摆脱金钟成他们了。

 

我沮丧的走到金钟成面前,他眯着眼睛看着我,一股充满戾气的目光直射我的面门!忽然他咧嘴冷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一个冰冷的东西就对准了我的脑门!

 

抬起双眼,我看到那是一把黑色的手枪!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全场也在这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汗水不断从我的额角滑落,一片潸然。就在我心乱如麻时,一个看上去很邪气的男子走了过来,对金钟成用韩语说了些什么。

 

两人似乎本来就有矛盾,顿时吵了起来,他们身后的小弟个个都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动手,蓄势待发的样子。

 

只见阿K此时正站在那群人中间,我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看来邪气男子就是阿K所说的金钟成的死对头,可是他为什么要来管我的死活呢?

 

眼看两帮人就要打起来,其他的一些人也都纷纷上来劝阻。

 

最终,金钟成把放在我额头的枪移开,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不错,我果真没看走眼,在光州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被你一个毛头小子阴了!我们走!”

 

说着金钟成便带着李正宇一群人离开了。

 

我傻傻的站在一旁,惊魂未定。

 

邪气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冲我邪气一笑,然后一把搂住身边的美貌女郎,从阿K手里拿过合同,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阿K冲我使了一个眼色,也跟着走了。

 

但我不明白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何去何从,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