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铁汉男人

时间:2015-05-18 13:48来源:未知作者:HeLin

接上一章阅读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段时间,我也是下了狠心,恶补韩语。索性也算是大有成效,现在除了一些字不认识以外,与韩国人交流基本没问题。

 

和艾岚接触得越久,我就发现她越神秘。关于她的背景她的一切,我毫不知情,问她,她总是一脸贱笑道:“你猜呀!”

 

每当这时我总是一脸黑线,猜你妹啊!而且我总觉得她的钱永远都花不完似的,整天挥霍一点底也没有。

 

这天保镖阿虎打电话和我说,艾岚有点事要出去几天,所以不开车来接我了,这几天让我自己回去。我倒是求之不得,至少回去不会再被艾岚念叨不停。

 

我拿了两本要复习的课本后,便出了学校。我准备去看一下万奎,自从上次之后我都没有找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用韩语和司机说了地址。很快我便来到了万奎住处,街道还是和以往一样,灯红酒绿,一些穿着暴露的浓妆少女站正在大街上吆喝着拉客。

 

走到了万奎所在的KTV门口,我现在才知道这家KTV的名字“夜会所”。

 

我直径走了进去,这家KTV总的就两层,第一层是大厅和一些包厢,还有一个吧台,第二层全都是包厢。

 

走到吧台的时候,我发现收银人的女孩换了人,不是之前的那个了。

 

“请问,万奎先生在吗?”我上前道。

 

女孩没有理我,而是在摆弄着前台的电脑,好似在聊天。我敲了敲吧台,她才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向我问:“不好意思,你找谁?”

 

我重复了一遍,她心不在焉的拿起一个对讲机呼叫了一个人过来。

 

来的是一个男子,他一头短碎发,耳朵上带着一副白色耳机,见了我便问:“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想找一下这里的老板。”

 

“你找老板有什么事吗?”

 

“我是老板朋友,过来看看他。”

 

男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才道:“你跟我来。”

 

他带我来到一间相对较大的包厢,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说了一些什么,由于太吵的原因我并没有听清楚。

 

随后他对我作了一个“请”的动作,我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昏暗的包厢里,坐着七八个男子,每个男子身边都有一个台妹。万奎并没有在其中,而且这里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也不认识我,都疑惑的看着我,音乐也停了下来。

 

“你是谁?”最里面的一个光头男子双眉紧拧盯着我道。

 

“我找这里的老板万奎。”

 

当我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大概过了两秒,满包间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一个男子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肩膀,指着坐在最里面的光头男道:“兄弟,看见了没?那才是这里的老板!”

 

我感觉气氛有点不对,果然,男子忽然用手臂夹住我的脖子,剩余的人见势也纷纷扑了上来。我暗叫一声不好,一把扼住男子的手腕,就势一扭,反身一转从他手臂里逃脱了。

 

我转身迅速拉门,冲到了走廊里。一群人也都纷纷追了出来,在我弄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忽觉膝盖一痛,我整个人便“骨碌”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时我才看清,一个拿着棒球棍的男子正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冷笑。

 

我捂着疼痛麻木的膝盖,暗暗咬住了牙关。紧接着,两个人过来把我从地上架了起来,再次把我抗回到了包厢里。

 

包厢里的台妹们纷纷都出去了,只剩下光头男和架住我的两个男子。

 

“我们等你很久了!”光头男不怀好意道。

 

“你们是谁?!”

 

“哈哈,我们是谁?”说着,男子用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道:“华少可找了你很久啊!”

 

华少!!他们是华天的人?可怎么会在这里? 都找到韩国来了??

 

“你们得罪了华少,别以为躲到韩国来就找不到你们了!”光头男恶狠狠的看着我,随即命令道:“把他给我带走!”

 

居然是华天的人?难道阿K他们也是被华天的人给抓了?

 

想着,我思绪越来越混乱。

 

我被两个人押着走出了包厢,而就在我举足无措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嘈杂声。不知道哪儿冲出来一群人,竟然和光头男的人打了起来。混乱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万奎!

 

他也看到了我!

 

只见他一身邋遢,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棍,三步作两步冲了过来。

 

押着我的两个人忽然放松了,我趁机挣脱开来,但这时,我无意瞥见他们腰部居然都有枪!一时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从其中一个男子那儿抢来了一把枪,然后一脚把另一个人踢倒。

 

我拔枪就指着身后的光头男,他似乎也没想到我身手敏捷,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万奎跑过来,一棍砸在光头男子身上,只听得一声惨叫,光头男就蹲在地上痛苦地捂住了头。

 

“快走!”万奎一把扯住我就朝外跑。

 

冲出了KTV,我隐约听到了警车鸣笛的声音,但我也管不了这么多,把手枪放到口袋里,迅速跟着万奎上了一辆车。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呼了一口气道。

 

“刚才我听到熙真说你来了,我就带人冲了过来。”万奎一边开着车,一边朝后视镜里看了几眼。

 

熙真便是他之前带的一个小姐,和他关系不错,以前我经常过来的时候,万奎不在,都是熙真负责接待我。

 

万奎告诉我,那天他被李正宇叫了过去,毒打了一顿想威胁我出来。后来第二天,他就被放了。我估计应该是艾岚和金钟成谈妥了,所以才放了万奎。

 

被放走的万奎,本来打算回KTV的,可李正宇给了他一百万韩币(相当于五千多RMB)叫他把KTV转让给他。万奎不肯,接着他和他的合伙人就被李正宇赶出了KTV。

 

之后万奎偷偷来调查过,说KTV被卖给了另一帮人。而且他们在KTV就是在等着我过来,而且那群人还准备把万奎控制起来。

 

这段时间,他也是东躲西.藏。而就在今天,熙真通知了他说我过来了,他就找了一群以前一起做事的手下杀了过来。

 

我内疚的递给万奎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对不起。”

 

他呵呵笑了两声道:“没事,我们这种人从小就是打打杀杀过来的。叫我去杀一个人或许可以,叫我出卖兄弟,我做不到。”

 

听他这么说,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半晌,我才幽幽道:“那群人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在新加坡得罪了一个人,他们现在找过来了。”

 

“怪不得,我听那几个崽子的口音就是延吉来的。原来是你在新加坡的仇人找过来了。不过没事,我已经准备好了船,过几天我们偷渡回去延吉躲一段时间,他们绝对找不到你。”万奎自信道。

 

我摇了摇头:“我现在不能走,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完,我要先回新加坡!”

 

“回新加坡?你不想活了?从来找你这群人就知道,你肯定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你现在回新加坡不是找死吗?”万奎眉皱眉道。

 

“对不起兄弟,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回新加坡。你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前面就放我下车吧。”

 

万奎盯着我看了好几秒,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车停在了路边,他从兜里掏出一盒万宝路,递给了我一支:“我这个人从小到大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抽烟。上次在船上遇到了你,也算是我们的缘分。我把你介绍去做牌手,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虽然我这段时间的努力也因为这样覆水东流了,我不怪你,我们互相扯平了。”

 

说着他深深吸了一口烟,慢慢从嘴里吐出,显得有些苦涩:“曾经我有一个兄弟,他总说我太过于讲义气,一点芝麻绿豆的事情都要执着。说我不适合在道上混,其实他说得也挺准的。我的确不适合走这条路,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一个拉皮条的。”

 

说完他看着我,我没有说话。

 

“你说,这人生到底是什么狗屁玩意,混了这么多年,我怎么感觉还在原地徘徊呢?”

 

说完他冲我笑了笑:“这次的事情,我没怪你,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我觉得我没看错人。你要回新加坡,自己小心一点。”

 

万奎下车,饶了一圈帮我打开了车门:“希望我们下次还能有机会见面。”

 

我从车上下来,愣了片刻,一把抱住了这个徘徊在社会边缘的汉子。

 

不错,他的确是一个汉子!一个真实且倔强的汉子!

 

不记得是多久以前,谁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说我不适合在社会上混。那时候的我,为了老大的一句话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选择了自保,随遇而安。

 

从认识万奎到现在不过几个月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一起喝过酒,一起聊过天。最多也就算得上是酒肉朋友,那天他被抓,我全都是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才求艾岚帮忙,为了就是弥补心中的内疚。

 

而现在,他为了我变的一无所有。我真不知道我该如何报答他,这世间有一种东西永远都是不可报答的。

 

有一种人,他为你做了许多,图的不是你报答他。

 

很奇怪,这世间上的很多东西都说不清道不明,可能只是为了一个眼神,一句话,或者一支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