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局头故事第8章:第二次组局 小费7500美元

时间:2018-04-02 16:07来源:未知作者:Molly Bloom

导读

 

2013年,“扑克公主”Molly 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事件发生后,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比如蜘蛛侠、小李子、本·阿弗莱克等人,之后在2014年,Molly出版了一本书,名为《Molly’s Game》(茉莉的私局),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籍出版后,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排成电影,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 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今年奥斯卡的影片。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可从未对外曝光过,知道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高密,这个局才被捅出来。

 

FBI称,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她这份“局头”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

 

故事第一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7-1114-29375.html

 

故事第二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7-1128-29465.html

 

故事第三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故事第四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131-30007.html

 

故事第五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09-30081.html


        故事第六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27-30174.html


       故事第七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306-30220.html

 


故事第8章,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打算溜到一边的我,Todd对我说:“噢,宝贝,让你听见这些了,真不好意思~”

 

Reardon打断他说:“这有什么,Molly听这些听得多了,她是替我工作的,什么没听过!”听完他的话我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Todd接着问:“小妞,你今晚穿成这样在我们一群狼中待着,你男朋友会怎么想啊?”

 

我刚开口说:“我没有.....”话还没完,他们就对我失去了兴趣,因为Tobey和Leo走进来了,除了Reardon之外,其他人都突然变得有些拘谨起来,他用力跟Leo击了个拳之后问对方说:“兄弟,最近在忙什么?”

 

其他人围着Leo聊的时候,Tobey走到Diego身边,把他带来的洗牌器交给他,据说这个洗牌器17,000美元一台,除了能保证玩家每次拿到的是公正随机发出的牌之外,它还能保证游戏的准确性,以及提升游戏的节奏。上周的局中,Tobey告诉其他人说如果不用洗牌机,那他就不玩了。

 

下一个出现的是Bob Safai,上周Diego发牌让他遭受了一次BB,意思就是Safai原本是领先的,最后对手却在赢率很低的情况下反超了他,输了之后我看到Safai很生气地把牌丢还给Diego。

 

结束后,Diego对我解释Safai生气是有道理的,因为对手要反超,他能靠的补牌只剩两张,意思就是在没发的牌里,只有两张牌能让他的对手赢,当Tobey真中了其中一张后,Safai整个人怒了,狠狠瞪了眼Diego,说他暗中替Tobey做了手脚。因为出现过上次那种小状况,所以这次我很感激Tobey这次带来了洗牌器,同时也庆幸自己不是那个发牌的人。

 

我接过Safai外套的时候,他跟我打招呼说:“嗨,宝贝!”

 

他用眼扫了一圈房间,看到Leo之后,连他这样的人都被Leo的光芒闪到一点点。

 

Phillip WhitFord和他的朋友Mark Wideman一起走了进来,Mark还是Pete Sampras(美国前职业网球运动员,14届大满贯得主)的朋友,听说他也打高额桌,Wideman也是挺会打的玩家,他说他会试着也把Sampras带到这个局来,如果真能把他带来,这家伙对我们这个局来说肯定是个很不错的后备军。

 

Whitford看到我之后吹了声口哨,给了我个吻手礼,我脸红了下,低头盯着地板看,默默享受着待在一群成功帅气男人身边的梦幻体验,而我是这个地方唯一一个女性。

 

 

9个人坐下后,房间里混杂着我带来的Frank Sinatra唱片的音乐声、洗牌器运作的刷刷声、以及玩家之间的调笑声。

 

所有人火力全开后,游戏的节奏开足了马力,不一会儿后9个人都重买了,因为他们每个都打过全下,就算我对扑克不在行,我也开始被这个游戏迷住,看他们打牌看得我热血沸腾,而Diego发牌的速度看起来犹如佛山无影手。玩家们除了入池花钱外,他们还赌外围,比如赌翻牌的花色,或是赌体彩之类的东西。

 

我坐在角落,大部分时间只是静静看着,偶尔才去为他们加些喝的。9个人除了Phillip之外,他们似乎忘了我的存在,Phillip则是时不时给我发信息扫盲,解释扑克知识,我尽量记录自己吸收到的所有知识,而这些知识几乎被我悉数录入笔记本中。

 

我在录入信息的同时,Bob在桌上分析着房产信息,Wideman说着Sampras的八卦,Tobey和Houston聊着牌局,Reardon则老是想要用侮辱别人的方式惹毛其他玩家,Phillips则会时不时开些玩笑,Leo则是扣上他的大耳机图个清静专心打牌。Bruce聊了一下那个只收他500块就帮他撸一发的女孩子后,就把话题转移到他最初在好莱坞做大麻生意发家致富的事情。

 

晚饭时间到了后,我点了Mr. Chow的外卖,不过他们不是很情愿停下来吃饭,发现他们这种心理后,我暗自记下一件事,下次或以后组局的话,记得在玩家旁边放张桌子,这样他们就可以边打牌边吃饭了。

 

吃饭期间,想带一个女孩共进晚餐的Bruce问Phillips有没有好地方介绍(我猜应该不是那个在停车场帮他撸的女孩子。)

 

听到他的问话后,我插嘴说:“我知道有个地方挺合适,很浪漫,东西也很好吃,叫Madeo。”

 

Bruce回说:“这建议听起来不错。”

 

我问他:“需要我帮你订位吗?”

 

多亏了那些年帮Reardon和三剑客另两位订餐的经历,我认知了这个城市所有顶级餐厅的领班。

 

Bruce小说:“要是可以的话那最好不过了。”

 

“Bruce,确定好用餐时间后发短信告诉我,然后其他事我来搞定就行。”

 

“谢谢Molly,你真是太棒了!”

 

 

上周我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让自己打入这些玩家的私生活,因为我想让自己在这个局中变得不可替代的几率再多几层。Reardon很喜欢我帮他把生活中的琐事处理得妥妥当当,所以我想把这招也用在这些玩家身上,但要做得不露痕迹,不能显得太刻意,这次Burce这件事刚好让我用来试水,而且效果似乎很不错。因为稍后Houston给我发了条短信,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他把一个朋友弄进好莱坞某间热门夜店,由于卖酒的关系,LA所有夜店的公关和看门人我都认识,所以我也顺便把这事搞定了。

 

晚餐之后,他们又立马投入战斗,我坐在角落看着Diego的手在桌上飞来飞去地收着筹码发着牌,连看我都感觉很难跟上他的节奏,突然间,嘈杂声散去,Mark Wideman站了起来,双手插在兜里绕着牌桌走来走去。

 

牌桌中央堆放着一大摞筹码,我用眼睛搜了下桌上还有谁没弃牌,是Tobey。

 

Tobey静静坐在位置上吃着他从家带来的素食,圆圆的眼睛则死盯着Mark看。

 

Mark在仔细斟酌他的决定,桌上其他人则屏气凝神地等着他的抉择,我完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但我能感到空气中弥漫的紧张。

 

Mark说了句:“我跟。”

 

Tobe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问了句:“你要跟?”

 

“是的,我跟。”Mark问:“我是不是抓到你了?”

 

我试着在心里算一下底池里的钱,但是数量太多,而且筹码撒得哪里都是,很难算清。

 

“对,我被你抓了。”Tobey回答说,然后把牌推给Diego。

 

Tobey笑着对Mark说:“兄弟,打得漂亮!”

 

说完后Tobey眼睛盯着我看,并给我发了条短信问:“这家伙什么来头?”

 

Mark Wideman,律师。

 

他回信说:“好,懂了。”

 

看这情况,我心里沉了一下,感觉有可能不妙。

 

这局牌结束后,游戏继续,之前Reardon一入局,我心里就跟着紧张,现在我担心的对象又多了一个Tobey,我很了解Reardon,如果他每次都输,那桌上的和谐气氛就不可能维持很久,而经过Mark那手牌,很明显,Tobey也是一个需要赔小心的主。

 

这晚的局结束后,两人都是水上,可一旦有搅黄游戏的事出现都会让我紧张不已,以至于到了游戏结束的时候,我感到精疲力尽,尽管如此,我还是享受这其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们最终打到了凌晨3点才结束。

 

 

结束后,9人相继离开,我递上他们的外套和停车票,他们以现金或筹码的方式给了我相当可观的小费后,跟我飞吻或拥抱道别,对于这一切,我心生感激,觉得自己得到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小费给最多的是Phillip、Houston和Bruce,而Bruce又给得特别多,但为了一视同仁,我以同样的热情感谢了每个人,Tobey是当晚赢最多的人,可给的小费却是最少的。

 

玩家们全都离开后,我和Diego坐到牌桌边,把两人的小费合在一起算,一共是15,000美元,每人分到7500(这是发生在2005-2006年间的事,当时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约为1:8)。

 

我一脸不置信地看着Deigo,问他:“这是正常数量的小费吗?”

 

“不正常,”他笑呵呵地答道:“我从没见过打这么大的私局。”

 

“Diego,”我轻声说:“这可是7500刀啊!这是真的吗?”

 

他揶揄道:“是真的,你以后还继续这么穿就对了。”

 

我走到吧台后面,给我们俩一人倒了杯香槟。

 

“这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我举杯对Diego说:“祝我们合作愉快,我的朋友,我的盟军,我的五五分小伙伴。”

 

“说得好!”Deigo举杯回到。

 

虽说我和他的小费不是每次都相当,但有个盟友还是不错的,我们两个在愉悦的情绪中默默喝着手里的香槟,在Diego的发牌生涯中,他在各大华丽的娱乐场让很多人经历过BB,而那些被BB的人,他的生活就会因为一张牌而被毁掉,可就算阅历如此丰富的他,从这个私局感受到的震撼却一点都不比我少,甚至还比我多。

 

几分钟后我说:“希望这个局永远都不会散。”

 

Diego一脸老道地说:“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尤其是在赌博这一行中。”

 

我没有听进Diego的话,脑子里想起的却是老妈以前每晚睡前对我说的话:“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孩子,只要你愿意为之付出努力,任何事你都能办到。”

 

我现在所做的事或许不是我妈所指的事情,但我想要办成这个私局的意愿,比办其他事都强烈,所以我会尽一切努力,动用所有力量,让这个局可以一直办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