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局头故事第16章:带头大哥牵线 Molly牵手洛杉矶道奇队小开

时间:2018-07-17 17:19来源:Molly Bloom作者:Molly Bloom


        2013年,“扑克公主”Molly 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事件发生后,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比如蜘蛛侠、小李子、本·阿弗莱克等人,之后在2014年,Molly出版了一本书,名为《Molly’s Game》(茉莉的私局),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籍出版后,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拍成电影,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 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奥斯卡的影片,同时也是最卖座的电影之一。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可从未对外曝光过,直到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告密,这个局才被捅出来。

 

FBI称,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她这份“局头”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

 

故事第1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7-1114-29375.html

 

故事第2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7-1128-29465.html

 

故事第3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故事第4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131-30007.html

 

故事第5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09-30081.html


       故事第6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27-30174.html


      故事第7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306-30220.html


      故事第8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330-30382.html

 

故事第9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404-30407.html

 

故事第10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413-30489.html

 

故事第11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428-30605.html

 

故事第12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510-30679.html

 

故事第13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521-30751.html

 

故事第14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605-30848.html

 

故事第15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622-30989.html

 

故事第16章,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搞笑的是,我和Reardon成了最佳拍档,我帮他训练基本是每月一换的助理,他则教我做“生意”,他还是很难搞,可他就是那样的人,而我也开始渐渐懂得欣赏他独树一帜的性格。某天下午,当我在公寓大楼的泳池边整理和更新玩家名单的时候,Reardon打电话过来,他说:“我准备过去接你,五分钟后到门口等我。”

 

“Reardon,不行啦,我在忙着一些事,而且也没有打扮好。”

 

“少废话,五分钟后在门口等我。”说完后他就挂了电话,于是我冲回房间,随意抓了间衣服换上,把头发扎着一个马尾,尽管接手了私局,可内心深处我还是把他当成自己的老板,虽然不清楚他要带我去哪里,但我还是听他的命令乖乖在五分钟内就准备好,然后到门口等他。

 

我坐进他车里的时候他看着我说:“你看起来不太一样了。”

 

我问:“哪不一样?”

 

他咕哝说:“看着比以前好了,不再是那个从科罗拉多那种小地方来的流浪少女了。”Reardon总爱跟别人说他是在比弗利的某条街道捡到我的,而我当时身上只有一个背包且没有落脚的地方,他不是个爱吹牛的人,但他却很喜欢在遇见我的这件事上夸大其词。现在听他这么说,想必在他眼里“Molly的洛杉矶求学记”终于可以下课了。

 

我回他说:“我才不是什么流浪少女,好吗?”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Reardon把它接起来,在我们驶往目的地的过程中,他一路都在讲着电话,而车速还是跟平常一样,每小时100迈。

 

Reardon把车开到了比弗利山庄酒店,将车交给车童后,他疾步像店内走去,依旧如往常一般,我用小跑的方式才能跟上,走到酒店餐厅之后,等座位时他将一沓报纸甩到他旁边的位置,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他还是订了一张四人桌,一半原因是他喜欢点很多菜,另一半是他不喜欢和陌生人坐得太近,除非那个陌生人是一个不穿衣服的女人。

 

他笑着转过头来对我说:“Drew会过来跟我一起用餐。”我没想到Reardon这个霸道总裁还有那么贴心的时候,居然想要做红娘给我们牵线!

 

不一会儿,当我眼角瞥见Drew步入餐厅走过来的时候,心里犹如小鹿乱撞,然后低头假装认真看报纸,他热情地跟我打了招呼:“嗨,Molly!”

 

我笑着回复:“Hi,Drew!”

 

我已经有一段日子没见着他了,不过却会时不时想起他来,而他也是我在洛杉矶遇见的男人中,唯一一个能让我小小牵肠挂肚一下的人。

 

整顿饭下来都是我和Drew在聊天,跟他聊天也很轻松,而Reardon则在忙着发短信邮件、看报以及每隔五分钟就走出去打电话,我们三个都吃完之后,Reardon把一堆钞票塞到我手里,并对我说:“用这些钱买单,我出去一下过会儿再回来。”

 

Reardon的这个举动其实可以翻译成:我把地方腾出来给你们,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他离开后Drew问我:“你下午在忙什么?”

 

我指着Reardon离去的身影说:“我本来是在工作的,然后中途被一个恐怖分子绑到了这里来,而这个恐怖分子有可能会把我留在这里,自己去别的地方玩儿了。”

 

我心里有些埋怨Reardon把我留在这里,让我尴尬地对着一位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令我有好感的男生。

 

Drew听了我的话后笑了下,并对我说:“我等下会去拜访一位朋友,他就住这附近,要一起吗?”

 

那当然啦,这还用问?!

 

 

几星期后的某一天,因为想要在自己的新房里办一场完美的晚宴,Reardon叫我过去帮忙,并让我示范给他的新助理Jenna看该怎么做。Jenna是个很漂亮的棕发女孩,但不是很聪明那种,如果我没记错,面试后我给Reardon挑的备选助理前三强中,她不在名单内,我挑的都是经验老道的专业人士,而Reardon挑人只看脸,不过Jenna也不是不专业,只不过从她眨眼的方式和她在办公室走路的姿势来看,她是在其他方面比较有经验,虽然这些经验和办公室技能没半毛钱关系,除了擅长应付男人,在对付女人方面,Jenna都很有一套。

 

在我面前的时候,Jenna会忽闪着她的大眼睛天真烂漫地对我说:“老天!幸好有你在!没你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有好多事情做,要是你不在,我肯定会疯的!亲爱的,你真是我的救星!!”

 

听说她是一名N线女演员,于是我接话说:“希望都是些好工作吧!”

 

她接着说:“其实我现在正跟一个已婚男人交往,但他没有把我这个小三照顾好。”

 

我没料到她说的是这些事,我问:“你的意思是?”

 

她噘着嘴一脸不满地解释道:“他不够关心我,给人家的生活费也不够!”

 

额...我感觉有些无言以对,但还是鼓励她说:“别担心,你现在已经找到一份正经工作,你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

 

她哭诉道:“这不是重点啦...不过没事,我已经想好了治他的办法。”

 

我一脸惊恐又疑惑地问:“怎么治?!”

 

她得意洋洋地回答:“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很有名的摇滚明星,当时我在他的工作室上班,他对我说他夫妻关系不和,最后很可能会闹到离婚,不过,出轨的男人都是这样说的......上次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背着他录了个视频,如果他再不对我好点,我就把视频发出去曝光他。”

 

听完这些话我眼睛都大了,她绝对不是Reardon需要的那种助理,但我表面还是维持着镇定,就像对自己闺蜜那样,用一种鼓励的口吻对她说:“好样的!你真聪明!那那个视频你藏哪了?”

 

她咯咯笑着说:“我把它藏在了Reardon的客房,而视频也是在那间房录的。”

 

我夸她说:“真是个聪明的孩子!”然后打发她去干活,接着我找到了Reardon,叉着腰对他说:“早跟你说过让你不要雇她你不信!”

 

Reardon听了这个消息后说:“你去处理好这件事,我的生活不需要这种刺激,然后,把她开了吧。”

 

“REARDON!”

 

“少废话,快去把事情办妥来!”

 

我总觉得这是自己欠他的,毕竟,他把私局给我做了。

 

 

当我把Jenna派出去买一种那个牌子并不存在的鱼子酱时,我去到客房找出了那个录像机,把里面那个录有儿童不宜画面的带子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用一个录有这个房间镜头的带子替代它的位置,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和视频男主角所在乐队一起做过巡回演出,于是他帮我联系上了男主角,一位摇滚巨星,现在还多了个AV男优的身份。

 

男优约我到他的工作室见面,我抵达后,他正在录音棚里录歌,这整个场景对我来说真是太梦幻了,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处理这种事,男优的经纪人过来跟我打招呼,可他的态度并非我预期的那么热情,毕竟我可是来拯救他的艺人,不让他的艺人在全世界的人面前出糗的人。

 

他开口问我:“你要多少?”

 

明白他是误会了我想要用这个袋子做交易,我赶紧澄清说:“你搞错了!我不是来做交易的,我什么都不要。”

 

“不会吧?”

 

我有些不悦,感觉有点被冒犯,我说:“是真的,我什么都不要。”

 

他再问了一遍:“你真的啥都不要?!”

 

我调高音量说:“没错!”

 

经纪人回身叫了一声男优的名字,他走过来,带着一脸敌意看着我,经纪人对他说:“她不是来要钱的。”

 

男优问我:“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

 

我回答:“什么都不要,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不想带子公诸于世,所以把它带过来给你,仅此而已。”

 

我们走到后台,他们请我坐下并聊了一会儿,他们问我:“那你想不想跟我们一起到拉斯维加斯看我们的演出?”

 

我礼貌地拒绝了,然后男优下流地提议:“要不我们一起看看这个带子的内容吧?”

 

我撒谎说:“不用了,我该回去工作了。”

 

男优说:“谢谢你,你真的不需要我做些什么回报你的好意吗?”

 

我想了想说:“你身边有喜欢打牌的朋友吗?”

 

 

举办晚宴那天,一群年轻漂亮有钱的女人来参加了Reardon的派对,而我也以客人的身份出席了,能够以这种身份参与到Reardon的生活,那种感觉太爽了。

 

三剑客中的Sam和Cam到了之后,他们都亲切地拍了拍我的头,从来不懂低声说话为何物的Cam扯着他的大嗓门说:“啧啧啧!这位性感小妞是谁啊?”

 

Drew今晚会来,所以我特意打扮了一番,Reardon知道我们的事,他说:“别担心,他会出现的。”

 

这话一说完,Drew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Hi,你们在聊什么?”

 

我转过身,他上前给了我一个熊抱,并对我说:“你今晚真漂亮!”

 

我脸红着说谢谢,Cam一掌拍在Drew的后背说:“McCourt老弟,你家道奇队这周真是把我害惨了,打得那么好,搞得我输了几十万,最后不得不在一辆卡车面前跳艳舞还债,不信你看!”

 

Cam边说边把手机拿了出来,并把其中一个视频播放给大家看,然后他说:“你们可以看下一个视频,下一个视频是我和一个女孩子解锁的一些新姿势。”

 

听到这句话后我赶紧对Drew说:“我去拿饮料,你要喝什么?”

 

他笑着说:“呵呵,我跟你一起去拿吧!”

 

我们走开之后Cam还在身后嚷嚷着跟我们分享更多视频,Drew笑着问我:“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回答说:“我已经不在Reardon公司上班了,现在主要是在做私局。”

 

“你呢?你在忙什么?”我问他,试图转变话题。

 

Drew回答说:“我已经和Shannen分手了。”

 

当他说出这句话后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我们一起走进室内,从落地窗往外看,正好看见从Reardon屋顶上跳进泳池里的Cam,晚宴终于开始了!

 

这一晚上我都和Drew待在一起,在热闹的派对中轻松地聊着天,感觉惬意又舒服。

 

晚宴后的某天下午,Drew打电话过来问我晚上有没有空,他提议:“一起晚餐吗?”

 

我简单回道:“好呀!”可内心其实已经乐开了花。

 

他继续说:“那我去接你?”

 

晚上我们到Madeo用餐,聊到了家里的情况,目前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还有科技和体育,我们聊了很久,一直到店里打烊我们才离开,他付了账我们走出餐厅后,三剑客的“雪橇”已经等在门外准备送我回家,我抬起头打算告诉Drew我今晚很开心的时候,他俯下身来吻我。

 

在我们忘我相拥的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喇叭声将我们打断,Hammer打着车灯按响喇叭催我上车。

 

我略有些尴尬地对Drew说:“好吧...我先回去啦!”然后坐进了车里。

 

Hammer调侃地说道:“小妞,那是你的男人?”

 

我笑着说:“Hammer,如果你没有打断我们,他估计就是了。”

 

他哈哈大笑说:“小姑娘,别那么快就缴械投降,让他多等一等,别那么急着爬上一个男人的床!”

 

被一个曾经坐过牢的房车司机“教育”,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不过Hammer话糙理不糙,他是对的,所以我像一位大家闺秀那样,乖乖地回家了。

 

一个星期后,我照着Drew给我发的地址找到他家,从日落大道转入洛杉矶富人区霍尔姆彼山,左拐进入一个干道后,路旁有一个酒坊,里面出售标记着明星们住址的地图,这里的街道比一般道路宽阔,茂密的树林为需要个人隐私的富豪们提供了极其便利的天然屏障。

 

我把车开到Drew家门外,按下门铃,像送钱去Tobey他们家一样,我报上姓名后,车前那扇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我驶入大门,沿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坡而上,环顾周围的景致,眼到之处并无其他房产,想必方圆几十里都被Drew家里买下了,车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并环绕着一些小喷泉,道路是绕着屋子而建,抵达目的地后,矗立在眼前的是一幢高大雄伟的房子,看着眼前这座建筑物,我不禁深深吸了口气,自己也不是没见过豪宅,可这座金碧辉煌的宅子让我受到的冲击却是不同的,毕竟这是我男友家的房子,我突然生出一丝胆怯,心里冒出了点自卑。

 

Molly,别这样,他们不过也是人,只是比你有钱而言,别在车里缩着了!

 

我慢吞吞地步出车子,正在犹豫该从哪个门进去的时候,谢天谢地,Drew从拐角迎了出来,他打招呼说:“亲爱的,你来了。”

 

我回说:“嗯,我来了。”并跟他保持着一点距离。

 

他揶揄说:“你是要进屋去呢还是就这样一直呆在外面?”说完后走上前来紧紧抱了我一下,心里突然感觉轻松些了。

 

我跟着Drew走过层层大门,步入一个地板由大理石铺成的超大客厅,感觉屋顶有50英尺那么高,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墙上挂着些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他领着我走过装潢得很正式的饭厅,厅子中间摆放着一张饭桌,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一张饭桌,走进开放式厨房后,看到了站在炉灶前准备晚饭的Drew妈妈。

 

Jamie是一个娇小漂亮的金发女人,看到我后她放下手里的小铲子,走过来伸手与我相握。

 

我说:“您好,我是Molly。”

 

她看着我友善真诚地说:“孩子,你终于来了,见到你真高兴!”

 

Drew家里的其他成员闻声而来,他父亲Frank见到我后也亲切地跟我握了手,他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当他和Jamie站在一起时,真可谓一对璧人,两人养育了四个孩子,Drew是老大,他还有三个同样帅气绅士的弟弟:Travis、Casey和Gavin。

 

出于礼貌,我问Jamie:“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Jamie回说:“噢,闺女,不用你动手,你坐着跟我聊天就好。”

 

Frank和他的几个儿子到客厅观看棒球比赛比赛正打到精彩处,我坐到厨房的吧台边陪Jamie聊天,我们一拍即合,和她轻松的聊天也让我忘却了自己正处在一间3000平房英尺大宅的事实,不再感到拘谨。从聊天中得知,Jamie在乔治城大学拿到了法学位,同时还在麻省理工修了经济学,目前是道格集团的副总,婚后又特意去法国学了厨艺。

 

晚饭准备好后,我帮Jamie把菜端上桌,她喊道格家的男人们过来吃饭,可那群家伙像所有看球之后就走火入魔的男人一样,对这位太太/母亲的喊声充耳不闻,于是Jamie这个不到100斤的娇小母亲冲到了客厅,对着那群大男人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后,他们乖乖地跟着Jamie走进了饭厅,看到这一幕我禁不住哑然失笑。

 

晚饭已经不能只用美味来形容,这是我在洛杉矶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吃饭过程中我们轻松聊着天,聊体育,聊政治,聊经济,他们还问起了我家里人的事,也问了我“活动策划”的工作顺不顺利,我周全地回答了他们所有的问题,但没说破私局的事,这并不是说谎,我确实是某种活动的策划者。

 

整个晚上我们都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度过,看着Drew和他的弟弟们打闹,我心里暖洋洋的,本来就已经很喜欢他,可是今晚见到了他的家人,一个富有却又平易近人的家庭,和他们相处就像和自己家人相处一样自在,感觉自己似乎爱上了他,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组建一个这样的家庭。

 

喝完Drew父亲从酒窖取出的那瓶Brunello红酒后,时间已经挺晚了,弟弟们都回到自己房里做功课,Drew和他爸爸在客厅聊着生意上的事,Jamie在厨房笑着对我说:“Molly,看到Drew这么快乐我们看着也很开心,他真的很喜欢你。”

 

我笑着轻声说:“我也很喜欢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