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留在私局 他用“买入100%自己付盈利只拿50%”的条件把自己卖给了蜘蛛侠

时间:2018-10-29 09:39来源:未知作者:yj

导读


 
2013年,“扑克公主”Molly 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事件发生后,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比如蜘蛛侠、小李子、本·阿弗莱克等人,之后在2014年,Molly出版了一本书,名为《Molly’s Game》(茉莉的私局),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籍出版后,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拍成电影,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 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奥斯卡的影片,同时也是最卖座的电影之一。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可从未对外曝光过,直到Bradley 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告密,这个局才被捅出来。


 
FBI称,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她这份“局头”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


 
故事第1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7-1114-29375.html


 
故事第2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7-1128-29465.html


 
故事第3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故事第4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131-30007.html

 

 
故事第5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09-30081.html


 
故事第6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227-30174.html


 
故事第7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306-30220.html


 
故事第8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330-30382.html


 
故事第9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404-30407.html


 
故事第10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413-30489.html


 
故事第11章:
http://www.dzpk.com/news/yejie/cel/2018-0428-30605.html


 
故事第12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510-30679.html


 
故事第13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521-30751.html


 
故事第14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605-30848.html


 
故事第15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622-30989.html


 
故事第16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716-31151.html


 
故事第17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8-0727-31220.html


 
故事第18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809-31317.html


 
故事第19章:
http://www.dzpk.com/news/celebrity/2018-0815-31358.html


 
故事第20章:

http://www.dzpk.com/news/headlines/2018-0907-31558.html

 


故事第21章,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我没有任何办比赛的经验,但Diego有,他不仅有经验,而且各方面的资源很多,这期间我们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并且每一件事都必须办得妥妥当当才有可能让比赛成功。所有玩家似乎都很期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在开赛那天,Houston Curtis也来参加了,虽然那天晚上是他妻子的生日,他自己也为那晚的生日派对精心准备了很久,可Houston还是挤出时间来打比赛。

 

 

牌桌上的玩家利用筹码和底牌筹谋他们的胜利,而我则是利用他们来筹谋我的生意。那晚的阵容很华丽,就连Arthur Grossman也出席了,他到场后就直勾勾盯着那些女孩子,然后把我拉到一边悄声问我她们是谁。

 

“一些朋友。”听到我的解释后他又看了她们几分钟才走过去跟Tobey聊天。

 

上桌比赛后Arthur很快就被淘汰出局,当他坐上旁边的cash桌后,我看到比赛里的一些玩家开始疯狂挥霍自己的筹码,为的就是能够尽快出局到cash桌跟Arthur打牌。我完全理解他们的举动,毕竟在比赛中他们能够赢的奖金有限,可在cash桌上他们能从Arthur身上捞的油水就多多了。某局牌结束后,Arthur把我叫到身边说:“以后每个星期的局我应该都会参加,具体什么时候开始麻烦你到时再通知我吧。”

 

“好的,我明白了。”我装作很自然地回复他说,就像这不是一件什么大事,之前Arthur一直是时不时来局里玩一下的状态,可现在他却要每星期都来,这对我而言其实是天大的好消息,像Arthur这种玩家简直是局头梦寐以求的客户,因为他很有钱,很自负,玩得很大,但牌技却很烂,所以有他在局里,很多人会闻风而来。

 

比赛进行了几小时后,桌上的玩家只有Tobey一个人玩得不开心,可赛前我已经给他开了绿灯,让他根据自己的打法来设计这次赛制,所以这个赛制应该是对他有利的才对。可比赛开始后,尽管Tobey玩得很用心,但就是赢不了,可事情就是这样,有时候不是你用心了结果就会如你所愿,在牌桌上总会出现不管你多厉害但你就是赢不了的情况,碰上这种时候你就只能认衰了。不过Tobey这种玩家,只要连着输两手牌,他就能把这看成是他的“下风期”,现在他脸上表情阴郁,我知道他又要开始抱怨了。

 

Tobey最近对我很不满,经常批评我这做不好那做不好,他最看我不爽的地方其实还是我的“小费”,随着我在这个私局里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我赚到的小费水涨船高,所以他很是看不惯我拿到那么多钱,因此牢骚也跟着越来越多。

 

看到Tobey的表情,我有些担心,他是个有影响力的玩家,同时还很有心眼,我脑子里有个声音在提醒我Tobey不开心的话,我也会有麻烦,但我还是努力不让自己受到他情绪的影响,这个私局办得越来越好,它已经成为这个城市里的一个传奇,我对自己说只要我能一直让私局保持这种水准,那我在这个局里的地位就是安全的,不管Tobey多不爽,他都动不了我。

 

更糟糕的是,Houston Curtis也输了,他为妻子精心准备的派对是在9点开始,可当时针指向9点的时候,Houston没有离桌的意思,然后在10点钟时,我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Houston,你该走了,别忘了你还有派对要参加。”

 

“Molly,现在还不是离桌的时候。”他回复我说,但眼睛没有看我,而是一直盯着牌面。

 

游戏一直打到凌晨都没有散,10个小时过去,Tobey和Houston都输了50万,Houston已经完全错过他老婆的生日派对,我希望他可以就此打住打道回府,其实在过去几年的游戏中,他赢的钱完全够用来承担这50万刀的损失,他现在离开也是不亏的,但这两位之前从没输过的玩家都表现出一种非赢不可的阵势,好似短时间内是不打算离开的。

 

 

当时Rick Salomon和Andrew Sasson也都还在桌上,凌晨五点钟Tobey和Houston都输掉那么多的情况是很罕见的,所以他们看到这一幕似乎很高兴。Andrew是个挺活泼的英国人,以前他是给夜店看门的,后来慢慢靠着自己的学识、人脉以及口才在拉斯维加斯开了间属于他自己的夜店,听说最近他正在谈卖店的事,转手价是8000万刀。

 

我蛮喜欢Andrew这个人,虽说他脾气很坏,人也狡猾,但他一直都很尊重我,对我也很友善,他是个不怕得罪人的人,就连名人他也敢惹,他这种性格在洛杉矶这种地方挺珍贵的。

 

Rick这个人很糙,却很诚实公正,也看得开,别人给他起“人渣”这个外号他也不介意,所以我也挺喜欢他的。

 

看到Tobey和Houston输钱,Andrew和Rick很开心,然后一直拿话激他们,虽然Tobey的脸上挂着微笑,但他眼里完全没有笑意。

 

突然,Tobey宣布全下,Houston说了句“我跟”。

 

我看了看Houston,他有种输红了眼的感觉,他已经没了平常的自律,心态完全失控了,我很清楚他根本没有资本去跟这些人耗......Houston平时玩得很稳,他是个有技术,心理素质强并且很会算的玩家,不会像今天这样没有分寸,那么业余。

 

Diego把牌翻了过来,从两人的牌看,Tobey从一开始就压制着Houston,而Houston手里基本可以说是完全没牌的,他这是在用垃圾牌跟注。

 

我的脑子开始转起来,Houston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没有源源不断资金玩牌的人,起初我是不担心他付不起钱的,因为开始的时候是Tobey赞助他来局里打牌的,而他的盈利一直很稳定,不过当Houston赚了两百万之后,他就从Tobey那“赎了身”,因为他已经赚到了能够支付他到这个局里打牌的钱,所以他不想再把自己的盈利分一部分出去给别人。

 

 

过去两年里,Tobey从Houston的盈利里分到了很多钱,因此当Houston决定赎身的时候,Tobey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

 

这手牌之后Tobey就回本了,在今晚输钱的人就只剩Houston了,他现在亏损的数额已经到了100万,Andrew和Rick笑得像狐狸一样,局里不少玩家都挺不爽Houston这个人,不爽的原因是Houston从他们身上赢了很多钱。

 

回本之后Tobey立马站了起来,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他狠狠地拍了拍Houston的背,并对他说:“谢啦!好兄弟!”

 

Houston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怎么,你这就走了?!你才刚从我身上翻本,你就这么走了?!”

 

“是的,”Tobey回答说,语气中无半点歉意:“谢谢你,我走了。”

 

说完后他把筹码扔给我结账,然后用一种“你现在应该跟我一样放松下来了”的表情看着我,我对他笑了笑。

 

“挺不错的!”我说,以前我一直是站在Houston这边的,可今天我却有些庆幸Tobey从他身上翻了本,我讨厌这样的自己,太过于现实,但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毕竟我的饭碗能不能保住,我的私局能不能开好,这多半是取决于Tobey的。

 

“确实挺不错!”他回答说,然后笑得像我们是一伙的一样~

 

Houston可怜兮兮地问道:“不是吧!你是认真的?!你真要走?!”

 

“我累了。”Tobey说,一脸得意洋洋。

 

 

可我完全不信Tobey的话,他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看上去并无半点疲倦,但他确实有离开的自由。平常Tobey玩4个半钟已算是极限,可今天他却玩了10个钟,已经超出他极限5个半小时。我知道Tobey这么做是不想再输回去,虽然赢了钱立马离桌很没品,但他却有权这么做。

 

Tobey似乎很高兴,因为他几乎是蹦蹦跳跳地走出大门的,可这厢的Houston却惨了,他已经输完当晚的买入,而Rick和Andrew则是笑开了花。

 

Houston走近我说:“再给我来50万刀的码。”

 

我对他说:“我们过去谈一谈,”并示意他跟我走,我们走到一个安静点的角落。

 

Houston目前已经在这次的局输了100万,可过去两年他却从其他人身上赢了数百万,如果我不给Houston赊账让他上桌,Rick和Andrew将会很不满我的做法,毕竟Houston之前赢的几百万可是从他们的口袋里掏的,但我自己是打心底里不愿意把钱给Houston,他今晚不在状态,换做以前,这些玩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有本事把钱赢回来,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Houston不是那个人,即便我把钱给他,他也翻不了本,所以我处在两难的境地。

 

我对他说:“Houston,别打了,你今晚状态很不好,你已经上头了,失去了判断力,我从没见你打牌打得像今晚这么烂,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你为一手没有赢率的牌输了整整50万刀!”

 

“我知道那样做很不理智,”他说:“可我读出了一个信息,我一般是不会读错的,我很擅长读牌,可刚刚我却错了...Molly,你了解我的,我是会打牌的人,而且我上桌对你也有好处,我每次都会给你20%的小费,所以让我上吧!”

 

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让我别这么做,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从我账本里的信息看,他之前赢的钱应该够还我给他赊的账。

 

我说:“好吧,就50万,不过就只能这么多了!”

 

以前一晚上的局结束后,总有玩家向我抱怨,怪我让Houston上桌,让他有机会一直赢钱,而我清楚他如果再输的话,他也不会离开我的局,同时我觉得要是我现在阻止他再上桌,那对其他人来说也不公平,因为他们难得有机会从Houston身上赢回一点他们之前输掉的钱,我若把这机会剥夺了,那就太偏心了。

 

“我明白,”他说:“你放心,我可以赢回来的,我保证我可以,那些人都是些鱼,所以我可以的。”

 

我说:“别做傻事,别冲动!”

 

Houston拿着50万刀的筹码和我一起走回牌桌,我手机里有20条“非常疲惫”的Tobey发来的短信,以及两条Bob Safai的信息,Safai是两点左右离开的,但他现在想重新买入上桌。我了解这些男人,他们一旦闻到血腥味,就会想扑上来分块肉。

 

Houston坐上桌后,Rick和Andrew欢呼起来,Diego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没过多久,Houston就又把手里的50万输光了,重新上桌后他的打法依旧没变,我想就算再给他1000万,他还是会把它们输得一分不剩。

 

他垂头丧气地向我走来,问我可不可以再给他赊账,我说:“今天就到这里吧,Houston,你该回家了,回去陪陪你太太。”

 

他完全错过了自己老婆的生日,看着他走出门,我替他感到难过,心里有很强的负罪感,我以为可以让自己的私局避开赌博不好的一面,把它好的一面挖掘出来,可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过了几个星期,Houston告诉我说那晚之后他是跟Tobey借了钱才把欠我的债还上,为了还钱他把自己贱卖给了Tobey,那份“卖身契”签了一年,在这一年时间里,Tobey完全不用承担Houston打牌的支出,但却可以从Houston挣到的钱中抽取50%的盈利。换做其他牌手,没人会愿意签这种不平等条约,但Houston却同意了,虽然他可以很容易就找到会给他开出更好条件的老板,但他还是不得不选Tobey,因为Houston和我一样,我们都要靠Tobey赏饭吃,只有乖乖配合这位蜘蛛侠,我们才有机会继续留在这个局里。若Houston所言不虚,那他现在已经是Tobey的人了,而从那之后Houston就一直给人一种他压力很大的感觉,他要完全承担自己的买入,但赢了钱却只能得一半,更糟糕的是,在局里打牌的玩家中,他是唯一一个为还房贷打牌的人。

 

后来Tobey有一次在我们面前高声宣布:“我今年在牌桌的目标是赚1000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并不知道Houston已经把他们的交易告诉了我。

 

发生这件事后,在一段时间内Tobey似乎已经不再为我水涨船高的小费而刁难我,他开始更频繁地帮我约局,又表现得像我的合伙人一样了,从他的举动来看,我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但Houston却陷入了泥潭,一个很难很难脱身的泥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