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战牌手 Jimmy Fricke  VS  Gus Hansen
牌手手牌 Jimmy Fricke:Qd-6c Gus Hansen:Js-10c
盲注级别:60,000/120,000
牌手筹码数 Jimmy Fricke:大约600万 Gus Hansen:大约900万
翻牌前

Hansen在按钮位置溜进底池,Fricke在大盲位过牌。

Tony:我认为此处两人采取的都是标准的打法,不过如果Hansen在此处加注也不稀奇。[详情]

翻牌圈(Ks-2d-Qs)

Fricke过牌,Hansen下注12万,Fricke跟注。

Tony:Fricke在翻牌击中了中对带弱的踢脚牌。这个公共牌的听牌性很强。Hansen则击中了坚果顺子听牌带不错的后门同花听牌...[详情]

Celina:Fricke一开始可能认为他在单挑桌上拿着第2大的对子领先,Hansen则经常会在这样的翻牌圈持续下注。Hansen拿着一个可上可下的顺子听牌下注,这是很标准的掩饰打法...[详情]

转牌:(9d)

Fricke下注30万,Hansen跟注。

Tony:我喜欢Fricke这里的领先下注。Hansen会拿着大部分空气牌过牌,因为他知道Fricke不会拿着K或Q对他弃牌的。9d使公共牌的听牌性更强了,有两种同花听牌的可能,如果手里有J或10则会出现顺子。...[详情]

Celina:Hansen此时已经完成顺子了。Fricke下注时已经意识到公共牌的很危险,可能出现同花和顺子。同时,如果Hansen此时跟注的话...[详情]

河牌:(Ah)

Fricke牌,Hansen下注110万。Fricke跟注。

Tony:对那些在电视上看这手牌的人来说,Fricke的跟注非常糟糕。不过进一步考虑当时的情况,Fricke不认为Hansen拿着A高的方块同花听牌,因为Hansen打这类手牌会比现在强劲的多...[详情]

Celina:Fricke没有认为Hansen有A。如果Hansen在此处价值下注60万的话,Fricke可能会弃牌。Hansen已经跟Fricke打了一整天了,他已经明白了对手的这个...[详情]

这张桌子打得十分松散而且被动。这不太真实,因为总是有5人和6人溜进底池,而且桌上至少有3个玩家没有什么线索可循。 Tony “Bond19” Dunst也参与了这场牌局,他的的桌面形象是紧而激进的。

对战牌手 Tony  VS  Scott
牌手手牌 Tony:8s-5s Scott:未知
盲注级别:50/100
牌手筹码数 Tony:大约1.55万 Scott:大约1.65万
翻牌前

UTG(枪口位置)溜进底池,UTG+1溜进[详情]

Tony:这种打法对我来说非常标准。虽然我翻牌圈跟注打得很松,但是我有位置,对手都比较差劲,而且筹码又很深,所以我有机会击中一个大的迷惑性手牌...[详情]

Celina:在深筹码结构中,起始筹码不错的话,在有位置时打同花连牌是非常有利可图的。这个手牌是很有迷惑性的,有赢得大底池的潜力。Gus Hansen和Patrik Antonius最擅长打这种牌...[详情]

翻牌圈:(Qs-Js-4s)

桌上过牌到Tony,他下注1600。桌上弃牌到Scott[详情]

Tony:为了使听牌不那么便宜,同时在后面的街能建立底池,我下了一个底池比例比较大的注。所以我能从这手牌得到很多的价值。那么多过牌挺吓人的,因为底池的玩家比较多,公共牌又有很多的听牌可能...[详情]

Celina:翻牌圈都是黑桃,使Tony击中了同花。但是这是个很小的同花。翻牌前第一个加注的玩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进攻性,桌上弃牌到Tony...[详情]

转牌:(2h)

Scott过牌,Tony下注3600。这次Scott想了更久,跟注了

Tony:当Scott再次过牌时,我仍然选择了下注。如果说现在我的想法有什么不同的话,我会下注更大,可能会下4000。这能使河牌圈的全压更加自然...[详情]

Celina:转牌没有黑桃。在这里我会下注,因为大部分时候你的手牌在此时仍然是最好的。因为Scott又过牌了,所以他很有可能还在听牌。如果Scott此时过牌加注,我可能就会放弃了...[详情]

河牌:(Jd)

Scott过牌,Tony思考了大约10秒钟,全压。

Tony:很多人说我应该随后过牌,以防他拿着葫芦。老实说,我不相信会这样,因为拿着44或Q-J的话此时应该下注的,不过Q-J的可能性更大...[详情]

Celina:这里我比较喜欢随后过牌的打法。如果公共牌不成对的话,我可能会比较喜欢全压。同时,对手似乎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手牌,并且跟注了两条街,他可能有一手非常强的手牌。而且,Tony唯一可能...[详情]

Adam坐在Patrick的左边,在很多个下注圈一直平跟和反加注Patrick。因为Patrick几乎擅长任何东西,所以Adam预计他会采取很大的行动。

对战牌手 Patrick  VS  Adam
牌手手牌 Adam:Ac-Jd Patrick:5s-3c
盲注级别:150/300 底注:25
牌手筹码数 Patrick:大约45,000 Adam:大约60,000
翻牌前

桌上弃牌到CO位置的Patrick,他加注到1000[详情]

Tony:这条街的打法引起了很大的争议。Adam自己描述手牌时说,他觉得在翻牌前推那么多筹码到底池太浪费了。但是他感觉自己可能有最好的手牌...[详情]

Celina:Patrick采取的非常松凶型的打法在翻牌后迷惑了对手,很好掩盖了自己的手牌范围。Patrick此时的目的是偷盲,并且万一盲注抵抗的话,他就能在好的位置安全地打牌了。Adam拿着AJ反加注...[详情]

翻牌圈:(Qc-2s-4c)

Patrick全压34475,Adam犹豫了一会,跟注

Tony:许多人说这个跟注太自我了。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我认为当你慢下来思考Patrick的范围的话,Adam的跟注是很说的通的...[详情]

Celina:Adam知道Patrick的游戏风格,他会认为如果Patrick有Q的话,就会在翻牌圈过牌,而不是超额下注底池全压。Adam所考虑到的对方的范围包括完全的诈唬、顺子或同花方块听牌...[详情]

转牌圈:(8)

Patrik-Antonius

河牌圈:(A)

Celina:两位选手在进行每一步的打法时都经过了大量的思考。Patrick确实是顺子听牌,Adam跟注的打法也是对的,只不过Patrick在河牌圈击中了他为数不多的补牌,获得了胜利。两位选手都打得很好。不过如果不理解两位选手在这局牌采取的亚对策的话,可能只会觉得这局牌打得挺神经。[详情]

这手牌来自2008年APPT悉尼总决赛主赛事第一轮。Terrence和不知名的对手都是桌上进攻性最强和最活跃的玩家,缠斗过很多次。

对战牌手 Terrence  VS  对手
牌手手牌 Terrence:Qd-Td 对手:9-x
盲注级别:400/800 底注:100
牌手筹码数 Terrence:大约72,000 对手:大约70,000
翻牌前

桌上弃牌到对手,他在MP1位置。对手加注到2400[详情]

Tony:这条街看上去非常简单明了。Terrence知道对手习惯开放加注很多手牌,他持深筹码在有利位置拿着不错的同花,当然要探索一下对手。这种打法是很简单的。

Celina:两位玩家的筹码都很大,有很大空间在翻牌后继续打。锦标赛的结构是很深的,所以拿着90BB的话,可以在翻牌前拿着小口袋对、同花连牌等等跟注。Terrence拿着Qd-Td在此时跟注是很标准的打法。

翻牌圈:(Ts-8s-5d)

对手过牌,Terrence下注3600[详情]

Tony:当对手过牌时,Terrence下注看上去是很明显的。当他被对手过牌-加注时,可能会猜测对手拿着大对子、听牌或者是诈唬。他可以预计对手会拿着大部分...[详情]

Celina:Terrence做了一个标准的下注。在大部分情况下,他应该当即就可以拿下底池。对手可能已经预料到如果他过牌的话,Terrence就会下注,所以他会拿着空气牌、听牌或顶对在这里过牌-加注...[详情]

转牌:(9s)

对手过牌,Terrence随后过牌。

Tony:Terrence此时承受不起过牌-加注,因为这通常会打击他的手牌。所以他随后过牌,希望能跟注河牌的下注,击中一个安全的河牌...[详情]

Celina:Terrence此时正确的过牌了,因为他不希望底池太大了,这样两人才能坚持到最后一条街。此时,Terrence不知道自己是否仍然领先,所以如果在这里过牌加注是非常危险的。

河牌:(As)

对手思考了一会,下注14000。Terrence想了更久[详情]

Tony:对手想了很有一会才下注14000,Terrence现在认为对手可能在翻牌圈拿着A-J/A-Q/A-K这样的牌尝试诈唬,因为他相信翻牌圈的持续下注在...[详情]

Celina:当牌翻出来的时候,我站在那简直连嘴都合不上了。我当时正在跟朋友一起看这局牌,我们两个都在猜他们的底牌,我们判断说,河牌的行动意味着有人肯定击中了同花/暗三或者两对...[详情]

这手牌来自Phil Ivey和Paul Jackson的在蒙特卡洛的单挑赛。

对战牌手 Jackson  VS  Ivey
牌手手牌 Jackson:6s-5d Ivey:Qh-8h
盲注级别:12,000/24,000 底注:4,000
牌手筹码数 Jackson:大约100万 Ivey:大约400万
翻牌前

Jackson下注12000,Ivey加注到74000,Jackson跟注

Tony:Jackson溜进底池,Ivey加注大约3倍的底池。Jackson跟注。此时,列出Jackson全部的范围没有什么用,不过我们可以排除一些相关的手牌...[详情]

Celina:翻牌前,Jackson在小盲位拿着6-5在小盲位做了一个标准的跟注。然后Ivey拿着Q-8同花加注了。他在大盲位是没位置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选择加注或过牌。这取决于他想如何在没位置...[详情]

翻牌圈:(7c-Jc-Jh)

Ivey下注80000,Jackson加注到170000[详情]

Tony:我第一次看到这手牌时头感觉都要爆掉了。这对我来说完全是我无法想象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一年之后我再看这局牌时,感觉有点说得通了...[详情]

Celina:vey领先下注是很标准的打法。因为大部分高级玩家都会经常在成对的公共牌面领先下注。Jackson反加注Ivey,他知道在这种翻牌结构中他可以下注来显示一手强牌。翻牌显示了同花听牌和任何范围在2-2到AA...[详情]

Paul-Jackson

PhilIvey

这手牌来自参加扑克之星EPT多特蒙得主赛事的年轻小将Michael ”Timex” Mcdonald的一手牌。在赢得澳洲百万赛事的胜利后,Mcdonald继续发威,获得了EPT多特蒙得主赛事的冠军。

对战牌手 Mcdonald  VS  对手
牌手手牌 Mcdonald:A-K非同花 对手:未知
盲注级别:100/200
牌手筹码数 Mcdonald:大约3.4万 对手:大约1.5万
翻牌前

对手在枪口位置溜进底池,Mcdonald在枪口+1位置[详情]

Tony:翻牌前当然是非常标准的一条街。对手在枪口位置开放溜进底池,这意味着很多事情。Mcdonald做了一个很明显的4倍加注,其他人弃牌,然后对手跟注了。

Celina:对手此时的溜进可能是有点可疑的。经验告诉我,许多玩家会拿着所有的对子、A-x同花、A-10、A-J、A-Q甚至是A-K溜进底池。Mcdonald随之拿着A-K进行的4倍的加注则是一个隔离的打法。

翻牌圈:(As-9d-4c)

对手下注500,Mcdonald跟注。

Celina:翻牌的这个下注比较诡异。对手只下注了底池的四分之一,是个很弱的下注。这可以从两方面进行理解。第一,对手的牌可能超强,因为公共牌没有听牌性,所以他不介意给个免费牌。这一类手牌包括A-4、A-9、4-4。第二个方面,对手很弱,只击中了一对A,他的手牌可能是A-10、A-J、A-Q或K-9s,也有可能是A-K,甚至是K-K。Mcdonald可能想让对手继续下注底池...[详情]

转牌圈:(Kh)

对手下注3000,Mcdonald跟注。

Tony:Mcdonald在转牌击中了两对。对手下注3000,但他仅仅是跟注而已。这样很好,因为底池会比对手剩余筹码量小一点,而加注在正常情况下则会吓跑...[详情]

Celina:在这条街,Mcdonald会稍有停顿,并开始质疑玩家的动机。转牌让Mcdonald击中了两对,这在既无顺子可能也五同花可能的彩虹牌的公共牌面是非常强的手牌了。对手现在下了一个底池大小的注...[详情]

河牌圈:(7)

对手全压10500,根据Mcdonald所说,对手的表情[详情]

Tony:河牌的7完全是个无害牌,对手现在如此自信地全压了10500,是一个超过底池规模的下注。老实说,我认为这可能是这个系列的文章到目前位置最难决策...[详情]

Celina:很有趣,对手再次在河牌超额下注底池。这可能是个绝望的全压,对手的手牌可能是K-9s、A-9、A-10或A-Q。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对子此时可能不是最好的,他想诈唬Mcdonald,让他用更好的A...[详情]

这是1990年Stu Ungar跟WSOP主赛事上卫冕冠军Monsour Maltoubi在单挑桌上打的一手牌。当时Ungar在单挑50000万美元淘汰赛挑战Matloubi,以此证明尽管他被爆出锦标赛第3天的前一晚过量服用可卡因,还是能在锦标赛获胜。

对战牌手 Ungar  VS  Matloubi
牌手手牌 Ungar:10-9非同花(小盲位) Matloubi:5-4非同花(大盲位)
盲注级别:200/400
牌手筹码数 Ungar:大约60000 Matloubi:大约40000
翻牌前

Ungar在小盲位加注到1600,Matloubi跟注。

Tony:Ungar拿着10-9非同花公开加注4倍,这是完全标准的打法。Matloubi在大盲位置拿着5-4非同花跟注则是真正糟糕的跟注。这个选手只有100个盲注这么深...[详情]

Celina:Ungar有150BB,而Matloubi有100BB,所以两个选手的筹码都非常深。Ungar做了一个标准的加注。正常情况下,在有位置的情况下标准的加注是2.5到3倍,这取决于盲注级别、筹码量和玩家...[详情]

翻牌圈:(3-3-7)

Matloubi过牌,Ungar下注6000,Matloubi跟注。

Tony:处于某种原因,Ungar几乎下注了双倍的底池。这根本就说不通。如果他想创造弃牌胜率,只要简单下一个正常的大约2200,就能得到效果了...[详情]

Celina:翻牌的结构确实可以淘汰任何两端顺子听牌或同花听牌。Matloubi击中了内听顺子听牌,他觉得过牌-跟注Ungar的超额下注。Ungar下大注的目的可能是获取信息。虽然下注一半或2/3的底池...[详情]

转牌圈:(K)

Matloubi过牌,Ungar也过牌。

Tony:转牌是K,我实际上那个不介意看到Ungar第2次下注,我觉得这是OK的。对于这样可怕的牌,激进的玩家应该下注,因为他们如果真的需要在转牌击中K的话,会得到回报。Matloubi在转牌过牌是可以的...[详情]

Celina:两位选手都在转牌过牌,转牌K并没有真正改变局势。Matloubi过牌可能只是想过牌加注或得到免费牌。Ungar则可能认为Matloubi会第三次跟注,所以敲桌子了。

河牌圈:(Q)

Matloubi全压了大约32000,Ungar在几秒钟内跟注[详情]

Tony:河牌的Q又是一个吓人的牌,然后Matloubi全压了。这个全压实在太糟了。任何一个懂得思考会遵循常规的玩家都没法说的通,除非手牌是AA...[详情]

Celina:Matloubi全压了两倍的底池。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全压,可以把许多不会思考的玩家吓跑。Matloubi的思维过程告诉他,Ungar的手牌很弱,一个很强的下注就很可能让他弃牌...[详情]

在2007年WSOP主赛事,还有9名玩家幸存。有一局Phillip Hilm和Jerry Yang展开了争夺。Hilm在小盲位,Yang在打劫位。

对战牌手 Phillip Hilm  VS  Yang
牌手手牌 Hilm:8d-5d Yang:Ad-Kc
盲注级别:120,000/240,000 底注:30,000
牌手筹码数 Phillip Hilm:19,240,000 Yang:25,010,000
翻牌前

桌上弃牌到Yang,他加注到1,000,000。接下来[详情]

Tony:桌上弃牌到Yang,他公开加注了100万。这个加注比我想要加的大,差不多是大盲注的4倍。不过考虑到最终桌的深筹码,这也不是什么大的错误...[详情]

Celina:两位选手此时的筹码都很深,总体上看两人翻牌前的打法都是比较标准的。Hilm拿8d-5d对Yang做了一个松散的跟注,但是Hilm认为这手牌很有可能围困住Yang,使他在翻牌后贡献出较多的筹码...[详情]

翻牌圈:(Kd-Jd-5c)

Hilm过牌,Yang下注2,00,000。Hilm跟注。

Tony:Hilm过牌了。我觉得这是另一个错误。如果你看看他们的筹码量就会知道,Hilm此时正在一个绝佳的3bet全压Yang的位置。例如,Hilm可以下注130万来...[详情]

Celina:翻牌后的成败比:Yang:55.76%,Hilm:44.24%。Hilm得到了理想的翻牌。此时他应该领先下注160万至180万筹码。当Yang加注时,Hilm应该3bet全压。Yang此时拿着A-K...[详情]

转牌圈:(2h)

Hilm过牌,Yang下注4,000,000[详情]

Tony:转牌2h当然是一个无害牌。Hilm过牌,Yang下注400万,迫使Hilm全压。我认为Hilm的全压非常糟糕。除非Yang是个疯子,否则他不可能在这样的公共牌...[详情]

Celina:转牌的成败比为:Yang:70.45%,Hilm:29.55%。Hilm再次过牌后,Yang下注400万。Yang此时的大下注应该是在向Hilm表明,他的牌力很强。Hilm可能无法令Yang弃掉他的手牌...[详情]

河牌圈:(6c)

Yang把Hilm淘汰在第9名,之后赢得了主赛事。[详情]

对战牌手 Jaime Gold  VS  Sammy Farha
牌手手牌 Jaime Gold:未知 Sammy Farha:未知
盲注级别:300/600
牌手筹码数 Jaime Gold:大约391,000美元 Sammy Farha:超过391,000美元
翻牌前

  Jamie在UTG位置溜进底池。桌上弃牌到后面位置的Farah,他加注到4,200美元,Jamie跟注。然后桌上的谈话开始了。Farah说如果Jamie在黑暗中看牌的话,他就会在黑暗中下注。Jamie在黑暗中过牌了,于是Farah下注10,000美元。Farah称“Jamie不够勇敢”,不敢在黑暗中反加注他,Jamie反驳了几句,然后加注到30,000美元。
  Farah陷入了思索,然后说了几句话,加注到90,000美元。Jamie怨他肯定A,然后跟注了。[详情]

翻牌圈:(Td-5s-9c)

两人都同意在翻牌圈过牌,进入转牌。[详情]

Jamie-Gold

转牌圈:(4c)

两位选手争论了一会儿,然后Jamie过牌。两人又就是否过牌到底展开了很长时间的争论。Farah称他已经投入太多钱了,现在需要保护他的手牌,然后下注100,000美元,Jamie跟注。[详情]

Sammy-Farha
河牌:(Th)

两人继续就是下注还是过牌展开了讨论。Jamie威胁说,如果Sammy下注的话,他就会立即跟注。他一直重复说,“我会跟注,我会跟注,我会跟注。”一遍又一遍。Farah开玩笑说,如果他下注的话,让Jamie弃牌。最后,Farah决定随后过牌,两人摊牌。

Tony:我反复看过几次这局牌,最后我认为,讨论两个人之间的策略几乎没什么意义。相反,我会选择他们对话的片段,然后向大家解读他们其实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详情]